2017年2月19日星期日

方可成:特朗普向美国媒体宣战,他能赢吗?



就职一个月以来,美国总统特朗普延续了自己在竞选期间的诸多作风,比如大嘴开炮、推特治国,以及继续以主流媒体为敌。
就职典礼刚结束,他就对媒体关于“参与典礼人数不如奥巴马就职时多”的报导大发雷霆,并在第二天安排白宫新闻发言人召开临时记者会,宣读了一份怒气冲冲的声明。此后,他在推特上和新闻发布会上,接连批评各主流媒体的报导是“假新闻”,向媒体开炮从未中断。他的亲信、白宫首席战略官班农(Steve Bannon)明确表示:媒体就是反对党!2月17日,特朗普更是发出推特,将批评升级。他声称媒体不仅是他个人的敌人,还是“美国人民”的敌人。
面对“假新闻”的指责,媒体早就作出了诸多回应。例如,2月6日,特朗普在一次公开发言中表示:媒体忽略了很多恐怖袭击事件,有意不做报导。“他们有这样做的原因,你懂的。”随后,白宫发布了一个名单,列出了78宗“没有得到足够报导”的恐怖袭击。媒体的回应很直截了当——《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今日美国》《卫报》、BBC等等媒体纷纷整理出了自己对这78起恐怖袭击的报导。
更重要的是,被特朗普攻击的媒体,也一刻没有停止监督和批评特朗普及其政府。最近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弗林下台,导火索就是《华盛顿邮报》披露:去年12月,弗林和俄国大使通话时讨论到了制裁问题。如果没有媒体曝光,弗林不会这样快主动辞职。
作为手持美国行政大权的总统,特朗普向媒体开战,他能做些什么?这些做法能够奏效吗?

试图让媒体闭嘴?不可能

1月底,特朗普的亲信班农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媒体应该闭上嘴巴。”试图让媒体噤声,确实是带有威权主义思路的人的做法。不过,在美国,这条路完全走不通。
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对媒体和言论自由有着极高标准的保护:“国会不得制定关于下列事项的法律:确立国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剥夺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剥夺人民和平集会和向政府请愿伸冤的权利。”联邦最高法院在“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等判例中,进一步对媒体监督公职人员的自由度,给出了更加细化和确定的保护。要想推翻这些判例,重塑美国关于媒体言论自由的法制体系,绝非特朗普短短几年任期内能完成的事。更何况,美国政治文化的底色是捍卫公民权利、警惕公权力入侵,言论自由原则已深入这种文化的骨髓;大部分人即便再不信任媒体、再反感媒体,也不会支持对媒体的审查乃至查封。
当然,商人特朗普也可以采用经济方面的手段打击媒体。他在上台前就曾经威胁:会对《华盛顿邮报》的老板贝索斯(Jeff Bezos)进行打击报复。因为贝索斯同时也是亚马逊(Amazon)公司的老板,因此川普声称他会在反垄断和税务问题等方面去找亚马逊的麻烦,以回击《华盛顿邮报》对他的负面报导。
理论上来说,特朗普可以这样做。但是他将面临的巨大的压力和风险——前几天,特朗普在推特上抨击百货公司 Nordstrom 下架他女儿伊凡卡旗下时尚品牌产品,因而遭到了猛烈的质疑和批评。“以权谋私”的指控给很多人期望中的弹劾增加了启动理由。尽管目前由共和党控制的国会在特朗普面前表现得十分温顺,弹劾的概率还非常小,但是特朗普在运用手中权力的时候,也不得不产生忌惮。而且,贝索斯所代表的西海岸科技企业精英,是美国社会中的一支巨大力量,足以和东海岸政治精英抗衡。特朗普想以一己之力实施打击报复,恐怕很难做到。

让记者吃闭门羹?也许不是坏事

如果关不掉媒体,那么闭起门来,不接受媒体采访,或者只接受支持自己的媒体采访,行不行?
实际上,特朗普政权已经在这样做了。竞选期间,他给多家媒体下达了黑名单,不接受他们的采访。当选后,他在新闻发布会上直接拒绝CNN记者的提问,白宫新闻发言人给了右翼媒体更多的提问机会。从2月13日开始,传播了很多谣言和阴谋论的右翼网站 Gateway Pundit 正式加入了白宫例行记者会名单。
美国媒体界还进一步流传着这样的担心:特朗普可能会取消每日发布会的制度?或者至少把不喜欢的媒体赶出发布会?可能会拒绝接受白宫记者的采访?甚至可能会把白宫记者团整个赶走?
出于这样的忧虑,美国职业记者协会(SPJ)发出一封致特朗普的公开信。信中强调:希望特朗普政府能够保证记者可以和政府雇员直接互动,可以报导总统活动,保证联邦信息公开法案(FOIA)的效力。
如果用一个词概括这些担忧,那就是“access”,也即保证媒体可以接触到、采访到被报导对象。“Access”是美国新闻自由的要素之一,因为,不管你发表什么报导,前提总是你能采访到关键的人。给不给采访机会、给多少采访机会,往往是衡量一届政府透明度的关键标准。
不过,媒体界也在反思:access 真的那么重要吗?有不少人提出:有了 access,并不一定能做出好报导,没有 access,也不一定就做不出好报导。特朗普就任前两天,白宫记者团给他写了一封公开信。在信中,记者们说,“有 access 当然更好,但它并不是关键……我们非常善于通过其他方式获取信息。其实,竞选期间我们做过的一些最好的报导,恰恰来自被你下达禁令的媒体。”与之类似,路透社总编辑在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中也强调:我们很擅长在那些无法采访政府的国家工作——比如土耳其、菲律宾、埃及、伊拉克、中国、俄罗斯,等等。在这些国家,记者甚至会遭遇人身威胁。与之相比,特朗普限制采访机会又算得了什么呢?
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一篇文章也说,限制白宫记者的access,反而可能对于媒体来说是好事。为什么?因为 access 和 transparency(透明度)不是一回事。甚至,在某种程度上,白宫新闻发布会和采访总统的机会,反而会降低透明度,因为它们都给了掌权者设置议程的机会。特朗普是设置议程的高手,他的推特就是最好的例证,现在他是否会通过发布会和白宫记者团来继续设置议程,让媒体记者绕着他的议程团团转,而忽视了真正的新闻?很有可能。
所以,他要是真的不搞发布会,不接受采访了,反倒让记者们从中解放出来,可以去做更多实实在在的调查报导:特朗普的政策对人们的生活产生了怎样实实在在的影响?他和他的政府有哪些值得密切关注和监督的丑闻?这些都不是单纯依靠参加发布会可以得到的。
《哥伦比亚新闻评论》的一篇文章表达了类似的看法:放弃对access的执念吧。“特朗普令人意想不到的胜利告诉我们,过去那种依靠access驱动的新闻,既没有增加公众对国家政治的了解,又没有提高公众对记者的好感。”
确实,白宫记者们依靠在发布会上被“喂料”、渴求专访机会,其实是将设置议程的权力拱手让给了政客,在一定程度上丧失了自主性。也许,特朗普对access的限制,反倒会成为记者们反思和改变的契机。

拉低媒体公信力?危险

特朗普对媒体的真正威胁,不在于让媒体关门大吉,也不在于限制记者采访,而在于打击媒体的公信力。
特朗普上台之前,美国民众对媒体的信任程度已经处于历史低点。在竞选过程中和上台之后,他对媒体持续攻击,又进一步使信任度持续走低。2月初,爱默生学院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虽然很多人不信任特朗普,但是比起媒体,美国人还是更信任这位大嘴总统执掌的政府。有49%的人认为这届政府值得信任,只有39%的人信任媒体。
当然,我们也可以找到反例。比如大选之后,《纽约时报》等媒体的订阅量出现了激增,ProPublica 等非营利媒体的捐款也显著增长,这表明有很多人对媒体的信任并未减弱,而且愿意以实际行动支持。然而,这些人可能只是全社会中的一小部分,而另一部分人则活在特朗普和极右翼媒体创造出的“另类事实”里,拒绝接受主流媒体的信息和观点。
美国媒体当然有许许多多的问题,需要被改造、革新,但特朗普对媒体的持续攻击,创造出了一个割裂的美国:人们完全活在不同的信息环境中,彼此之间丧失了对话的基础。这也削弱了作为“第四权力”的媒体对公权力的监督力度,特朗普的发言不需要经过媒体考察,就可以直接传达到他的忠实支持者那里——即便媒体做了辨析和核查,这些支持者也会视而不见。
所以,在和媒体的战争中,特朗普不需要将媒体噤声,也不需要关闭信息渠道,他只需要让媒体变得无关紧要——至少对于一部分人来说无关紧要,便获得了战争胜利。因为媒体需要得到受众广泛信任,才能正常履行它的功能,所以他只需要将媒体拉到和他差不多的信任度,便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避开媒体监督。
媒体是美国民主制度运转的基石之一,现在这一基石正在被动摇。从这个意义上说,即便特朗普被弹劾,或是四年之后连任失败,他对美国媒体、美国社会的深远伤害,也可能远远超过他的任期。
(方可成,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在读博士、原《南方周末》记者)
文章来源:端传媒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