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2日星期三

详述中国人权恶况 国际特赦组织报告篇幅达六页



【博闻社】中国的人权状况向来为国际社会所诟病,国际特赦组织在22日公布的《全球人权报告》中,中国的人权现况也以横跨六页的篇幅,与叙利亚并列最受关注的国家。
国际特赦组织详述包括维权人士受到监控抓捕、铜锣湾书局事件、中国政府对网络与媒体持续高压控管,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及藏族聚居区,更以“反恐、反分裂”之名实施宗教压迫。
“法治”下的噤声
国际特赦组织称,中国政府在2016年起草并实施了多项与国家安全相关的法律,但其内容却是赋予官方更大的权力,压制异议、限制或审查资讯、骚扰并指控维权人士。如2017年1月1日生效的《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表面上看来是管理与保护境外非政府组织,但却让本已受到限制的言论与集会自由更加紧缩。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在2016年11月7日通过了《网络安全法》,强制要求在中国营运的公司审查内容、在中国储存用户的数据,并实行实名注册制。该法禁止利用网络“危害国家安全”、“扰乱社会秩序”、“危害国家利益”,但这些模糊的用语也是限制言论自由的利器。人大同一天通过的《电影产业促进法》则规定,电影不得包含危害国家安全、煽动民族仇恨及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的内容。
新疆无界网倒习公开信事件,不了了之
目前包括脸书、 Instagram和推特在中国依旧被禁,政府甚至进一步加强互联网审查。2016年3月,网络上出现一封批评习近平主席并呼吁其辞职的匿名公开信,至少20人因此遭到羁押,其中16人是“无界新闻”的工作人员,因为该网站在3月4日开出这封公开信。信中批评习近平试图建立“个人崇拜”、舍弃集体领导制。
被抓捕的中国律师
国际特赦组织表示,中国的司法制度在与审判不公、审讯中的酷刑与虐待,以及法律制度本身的缺陷。像是中国当居偏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做法,让被监管者遭到事实上的软禁。这种非正式羁押可能长达半年,被羁押者也无法会见家人与律师,许多维权人士都常陷于此种困境,甚至律师本身都是中国司法的受害者。
709大抓捕家属
去年曾引起国际媒体关注的“709大抓捕”,也被列入中国的“年度人权状况”。报告称,当时至少有248名律师和相关人士被国安人员询问或羁押,至少12人以涉嫌国家安全犯罪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被羁押者的家属遭到警察监控、骚扰和被限制行动自由。包括律师助理赵威及律师王宇分别在7月初及8月初取保候审,她们的行动、言论与结社自由,仍然受到严格限制,为期一年,而且继续面临被起诉的威胁。 
8月3日及4日,胡石根及律师周世锋被认定触犯“颠覆国家政权罪”,分别被判处7年半及7年徒刑。律师江天勇在11月21日失踪。他的家人12月23日才接到通知,表示他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遭“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被认罪、被失踪、被自愿
国际特赦组织注意到,中国当局精心安排的电视“认罪”日益增加,在电视上“认罪”者包括维权律师周世锋及王宇、活动人士翟岩民、香港书商桂民海,以及于羁押后被驱逐出境的瑞典籍非政府组织工作者彼得・达林(Peter Dahlin)。
此外,数名在中国境外失踪的记者与活动人士,也被怀疑在中国遭到羁押。记者李新在媒体报导中披露,中国官员要求他作为线人举报自己的同事和朋友,他在巨大的压力下于2015年逃离中国。2016年1月,李新在泰国失踪。2016年2月,李新在电话中告诉妻子,自己是“自愿”返回中国协助调查,自此之后杳无音讯、不知去向。
2015年,唐志顺和幸清贤在协助两名被拘维权律师之子的过程中于缅甸失踪。在2016年5月发出的通知书中,2人被控“组织他人偷越国境”,中国当局并未解释为何拖了大半年才作出通知。2016年5月,民主活动人士姜野飞及董广平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与“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遭到羁押。虽然两人均有联合国难民署赋予的难民身份,仍被泰国遣返中国。
宗教和信仰自由 
浙江省政府2013年开始拆除教堂及十字架,截至2016年底,至少有1700座十字架被移除,这也引发了一系列抗征行动。为受影响的教堂提供法律协助的律师张凯,2015年被以涉嫌国家安全犯罪及“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遭羁押,稍后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2016年2月25日,样貌消瘦的张凯出现在电视上、录影“认罪”。2月26日,浙江省京华市的牧师包国华及妻子邢文香因侵吞教徒奉献款 及“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被分别判处14 年及12年徒刑。包国华曾在反对拆除教堂十字架的活动中积极发声。
2016年9月7日,中国当局发布的《宗教事务条例修订草案》,强调该法为国家安全“遏制渗透、抵御极端”,但藏族佛教徒、维吾尔穆斯林与不获官方认可的教堂方面,都可能因为该法受到影响。法轮功学员也继续受到迫害、包括任意羁押、审判不公、酷刑虐待。
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色达县的五明佛学院(Larung Gar)是世界上最大的藏传佛学院。中国地方政府下令,为“整顿清理”,将该佛学
院的逾万僧众减少至5千人。2016年7月,政府开始拆除喇荣五明佛学院的大部分建筑,数千僧侣与信徒面临强制迫迁。新疆伊斯兰教协会副会长阿布都热克甫‧土木尼亚孜(Abudulrekep Tumniyaz)则表示,新疆境内所有地下讲经点已被全数取缔。 
死刑 
聂树斌的姐姐展示当年的姐弟合照
中国政府在2016年9月发布的白皮书中宣称,中国当局“慎用死刑”,确保死刑只适用于极少数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分子”。但死刑相关数据被列为“国家机密”,外界难以确知死刑判决与执行的数量。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2016年推翻了“聂树斌强奸杀人案”的死刑判决,认为下级法院认定此案时并无确实证据。但聂树斌已在1995年被执行死刑完毕。
少数民族
国际特赦组织表示,藏人目前仍然遭到歧视,而进行个人抗议的形式在藏区日趋普遍。过去一年,藏区至少有3人在抗议镇压政策时自焚,2009年2月以来的自焚事件已增至146起。2016年1月,(Tashi Wangchuk)因倡导藏语教育并接受 《纽约时报》的采访,被以涉嫌“煽动分裂国家”羁押和起诉,目前他仍在羁押中。
藏族博客作者周洛
藏族博客作者周洛(Druklo)因在网上发表有关宗教自由、达赖喇嘛及其他西藏问题的帖子与收藏禁书《天葬》,2016年2月被以“煽动分裂国家罪”判处3年徒刑。2015年进行个人抗议而被警察拘押的藏族僧侣洛桑札巴(Lobsang Drakpa),2016年8月在一场非公开审判中被判处3年徒刑。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内的多个地区,去年要求所有居民将护照上交警察。此后,所有新疆居民需要于出境前提供DNA样本及身体扫描图像等“生物识别信息”中国政府继续羁押维吾尔族作家及维吾尔语网站编辑。汉族维权人士张海涛,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及“为境外提供情报罪”判处19年徒刑。张海涛的辩护律师认为,他对民族问题的评论可能是重判原因。 
香港特别行政区 
林荣基8日参观“第25届台北国际书展”
5名于2015年底在泰国、中国大陆及香港失踪的书商,2016年初在中国的电视节目现身。桂民海、吕波、张志平、李波以及林荣基均曾于巨流传媒共事,这家香港公司以出版中国领导人及政治丑闻的相关书籍闻名。林荣基于6月返回香港,并召开记者招待会。他在会上表示自己在羁押中受到虐待及被强迫“认罪”。
香港学生黄之锋、周永康及罗冠聪因其于2014年9月在政府总部外的行动受审,正是这一行动触发了支持民主 的“雨伞运动”。2016年7月,黄之锋 与周永康被判“参与非法集会”罪名成 立,罗冠聪则被判“煽惑他人参与非法集会”罪名成立,而《香港公安条例》 得相关条文被认为措辞模糊。
来自香港青年新政的“港独”派香港立法会议员当选人梁颂恒、游蕙祯,2016年10月12日宣誓就职,但加入被认为是“辱华”的言辞,立法会秘书长陈维安当场拒绝监誓。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11月7日通过对香港《基本法》第104条的解释,各级香港公职人员以任何“不真诚、不庄重”的方式宣誓,即属拒绝宣誓,其公职即告丧失。香港高院其后裁定游蕙祯、梁颂恒议席取消,并强调裁判结果不受人大“释法”影响。
风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