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9日星期日

张坚:中国痴梦:想当世界领袖



习近平刚刚在达沃斯论坛上吞吞吐吐的表露出要做国际贸易市场上市场秩序的维护者,没过几天,中国外交部国际经济司司长张军公开说“若中国被要求扮演领袖角色,那么中国会承担其责任”,清楚的表达了中国、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欲望。
 
没市场共识怎能当市场领袖?
 
上世纪中国毛泽东曾经几次想当世界领袖。斯大林死后毛泽东想当国际共产主义领袖,因为当时中国国力远不及苏联,毛泽东没有当成,为此毛泽东还在国内发动大跃进以图赶超苏联,结果饿殍遍野。之后,毛泽东还想当过世界革命领袖,第三世界领袖,都没当成,抱憾终身。
 
这一次,毛泽东红卫兵思想已经渗透骨髓的习近平觉得有机会当世界领袖,源出於美国新总统特朗普上台伊始,便签发行政令退出TPP,其贸易保护主义倾向溢於言表,其阵营中甚至有“美国退出联合国”的声音。鉴於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美国有不当世界领袖之意了,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中国想当世界领袖的想法油然而生,这对於极力提倡做中国梦的习近平来说似是理所当然的。
 
问题是这个梦做得成吗?
 
当今世界已经有一个民主自由公正和平的共识,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都承认这个共识,主要国家都已实行了这个共识的标准,没有实行的也在努力实行,可是中国政府根本不承认有这么个普世共识.
 
人家讲言论自由,中国讲删帖封号;人家讲司法独立,中国讲向司法独立亮剑;人家讲保护人权,中国讲干涉内政;人家讲开放互联网,中国用防火墙实行局域网.中国政府什么都得管。可是,民众吃什么,住哪里,生病了,小孩能不能随父母读书等等政府应该管的事情,中国政府全不管。
 
中国GDP总量的确是全球第二,但是人均GDP只排名第六十九位,全球税负排名第二,城乡贫富收入差距全球排名第一,卫生医疗公平全球倒数第四,官员清廉指数全球第一百七十八名,官员行政成本排名第一,全球收费公路有十四万公里,中国就佔了十万公里。
 
外资新政,外商仍无信心
 
或许在中共眼里,这些都是社会、政治方面的共识,中国现在想做的世界领袖是经济领域的,是想以经济来影响世界社会政治格局。
 
习近平在达沃斯表达了拥护和维护国际市场的市场经济、自由经济的意思。他在一贯主张自由贸易而现在却有保护主义倾向的西方资本主义世界面前,以自由贸易维护者自居准备充当世界领袖。
 
谁都知道,即使在经济领域,在中国加入WTO之后,中国对外开放仍然是不能令人满意的。大概为了呼应习近平的中国拥护经济全球化并有意充当国际自由贸易维护者的形象,中国国务院正式发佈“吸引外资二十条”。外资新政进一步放开制造业,取消轨道交通设备制造、摩托车制造、燃料乙醇生产、油脂加工等领域外资准入限制;允许外资更多的进入中国的银行类,金融机构,证券机构,包括证券基金、期货公司、保险及保险的代理机构等等;支持在华的外资企业,进入中国的股票市场,资本市场,包括主板市场,新三板市场等等;放宽限制,构建一个公平竞争的内外一致的营商环境。
 
所谓外资新政的二十条,其实中国是早就应该实行了。在中国加入WTO时就承诺,中国进入开放的世界市场,中国市场同样应该向世界开放。可是中国即使过了加入WTO时人家允许给予中国十五年的过渡期,中国仍然没有过渡完,在许多重要的领域依然没有对外资开放。
 
具体来看,构建公平竞争内外一致的营商环境,不仅是中国加入WTO的第一天就应该这样做的,而且是中国建设完善自己的市场机制所必须的。过去十五年不能做到,谁能保证今后就能做到呢?
 
外资新政开放一些制造业,既是应对美国特朗普重振美国制造业吸引制造企业回美国的措施,也是提升中国制造业档次的需要。然而,在当前的国际市场环境下,这能有多大作用?
 
至於放开对外资在金融领域的限制,目前还未见到实施细则,不知能够吸引多少资本进入中国。就资本大量流出中国境内还要维持相当一段时期的大趋势看,其作用可能相当有限,它可能只会吸引到一些短期的投机资本。
 
从实际效果看,中国外资新政发佈之后,外商依然乐观不起来。据中国美国商会年度调查报告称,八成企业感到,外商在中国不那么受欢迎了,只有一半左右的企业还将中国列入三大投资目的地。尽管习近平在达沃斯的演讲中称,中国的大门对世界始终是打开的,美国商会超过六成的成员对於未来三年中国市场的开放度“持很少或没有信心”。
 
正在失去改革开放的信誉
 
窃以为,外资对中国没有信心,可能更多的不是在中国许多重要领域的迟迟不予开放,譬如金融、通讯、能源等都被中国国企霸佔,而是对中国持续了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事业逐渐失去信心。
 
三十多年来中国的确不遗余力的招商引资,引进更多的境外资金和境外先进技术,可是这几年来,中国自以为国内资金富裕,新的技术和新的商业模式都已引进、模仿、抄袭成功,而中国经济持续不景气,人民币汇率操控则越发困难,钜额外汇储备流出,於是二十多年来一直致力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突然停摆,出现逆向倒转。
 
先是严格管制外资企业的资金流出,要求外国投资者每月汇出资金总额不得超过上年底境内总资产的百分之二十。在外资企业刚开张之初执行这个规定没有问题,在外企正常运营时执行这个规定也没问题,可是在当前大批外企撤离期间,这个规定不就是给外资撤离制造困难吗?
 
中国持续严格管制资金流出,今年元旦刚过,外汇管理局发佈了个人购汇六大禁令。今年春节前最后一个工作日一月二十六日(小年夜),外汇管理局还发出扩大外汇流入防止外汇流出的新规。
 
种种改革开放的倒行逆施,虽然在中国经济这么一个庞大的体量当中,吸收外资总数还是不小,但是在中国千辛万苦总算使人民币成为IMF的SDR(特别提款权)并且规定佔比百分之十点九二,据美元、欧元之后而高於日元、英镑以后,就在今年一月二十六日,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表示,与二○一五年相比,人民币国际支付额下滑了百分之二十九点五,在二○一六年各币种国际使用量排行榜上,人民币仅排在第六位。显然,中国的资本管制削弱了人民币的吸引力。
 
当今世界经济全球化正在退潮,其原因错综複杂,但是中国在全球化进程当中一面对外利用开放一面对内保护垄断,扰乱了市场规则和自由贸易的正常秩序,这肯定是本轮经济全球化退潮的一个重要原因。
 
这样一个搅局者,想当国际自由贸易秩序的维护者和领导者,不啻是对自由经济的讽刺,更像是癡人做梦!

文章来源:动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