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5日星期六

王军涛:中共统治才导致了民族分裂


中国研究院第25次研讨会:台湾再次变天,两岸前景莫测(6)

2016年元月16日,台湾民进党主席蔡英文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得票数超过国民党对手朱立伦近一倍,民进党在立法院的113个席位中,也赢得了68个席位。虽然台湾的第三次政党轮替早已在人意料之中,但是如此占压倒优势,仍然让全球瞩目,其前因、其后果,衆说纷纭。在美国创立的中国研究院2016年元月17日,在纽约举行第25次研讨会,专题讨论台湾大选。来自美国纽约、新泽西州、康州和麻州的十多位学者、律师、诗人、作家和媒体工作者,各抒己见。明镜记者贺兰若根据录音整理了发言纪要,并经发言者审订校正,现全文发表於下。

中共统治才导致了民族分裂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

我认为我们不必给台湾算命,也不必给国民党算命。当年,陈水扁赢得竞选的时候,连孟玄都说,将来陈水扁要和大陆谈统一,只有他能谈;到马英九大胜的时候,又有人说“民进党要没有了”;现在又在谈“国民党崩溃”,我觉得两党的存在与竞争是选举政治的规律,只要有选举就是如此,国民党也不会那麽快就没有了。

蔡英文当选後要面对很多问题,两岸现在走不到一起是个事实,渐行渐远也是事实,特别是台湾人心中的“去中国化”。不过,对这个趋势也不必过分解读。台湾人越来越像日本人。比如,在留美问题上,在美国的台湾人,就像日本人一样,读了书就回去;有的连读书都不愿意来,怕耽误自己在国内的发展机会。因为台湾有独自的特质,台湾和美国在文化上融合并不容易。相反,在美国的台湾人和在美国的大陆人走到一起很自然,随着在美国待的时间长了,中国人和台湾人是最容易走到一起的——在心里很文化上都有共同背景。因此,也不必特别担心去中国化的问题。现在两岸渐行渐远的是政治,就是大陆的这个政权,大陆的这个“赵家人”在捣乱。


王军涛

我看了台湾六场选举,我有两个观点:从1994年开始,台湾民主政治正在解决台湾担心民主会产生的问题,这就是政治中的仇恨和恶斗问题。其实在台湾刚刚开始选举的时候,蓝营有非常严的戒律,而绿营则宣称“敢拼才能赢”,当时他们有一种基於正义感的仇恨。但是经过了一场接一场的选举,再看今天的辩论,蔡英文和朱立伦的辩论多麽君子——辩论之前互相致意,决出输赢後,互相祝贺。那种血海深仇在一场一场的选举中被淡化了。

台湾人现在在统独问题上在走向共识。就施政的经济社会纲领看,国民党是半个社会主义党,民进党也拿不出太多的新东西,所以我觉得台湾岛内政治以後是越来越仪式化。仇恨正在慢慢消解,但是新的形形色色的问题——新产生的社会问题不能被这个宪政框架容纳。这个不光是国民党在面对,民进党也在面对。民主可以化解冲突,把其变为更文明的方式,进行表达和综合。

共产党的执政正在导致中华民族——如果以前有过这麽一个概念的话——逐渐分崩离析。共产党的专制导致台湾人、香港人、新疆人和西藏人离“一个中国”越来越远。他们希望赶紧把这个“赵家”推翻。赶紧让共产党滚出中国去。只要这个党还在,它还要用绑架铜锣湾书店人士这种方式去治理中国,去消除反对力量的话,他迟早会把一批又一批的中国人逼到不再认同中国。

搞民族主义研究的人早就说过,民族国家是基於心理认同上的;到最後,民族认同这种心理,才是民族国家的基础;而血缘、文化和人种并不是决定性因素——什麽“炎黄子孙”啊,什麽“龙的传人”啊,都是瞎编出来的。现在多数中国人都是五胡乱华时进来的,已经没几个是当时黄帝和炎帝的血缘後裔了。“龙的子孙”更是胡扯——但是这种民族认同的基础表明,我们当时都愿意做中国人,因此编了些美好言辞忽悠自己。

共产党的统治和暴行——尤其是以民族国家的名义行迫害,以维护国家统一安全的名义行迫害,导致一批又一批的中国人在情感上疏离中国。你可以看现在的访民,这种情况越来越明显。现在不是出来“带路党”嘛——什麽叫“带路党”,有人说现在要是列强再攻打中国,我们带路。

台湾的这次大选,如果放在台湾政策和两岸关系上看,就两条结论。一是只有民主和宪政才能解决中国人担心的问题——也就是民主宪政会带来的问题;二是这些问题,在中共一党专制下,只会越来越严重,只有把共产党暴政结束了,中国才有希望解决这些问题,台湾才有一天愿意和中国大陆人一起。(未完待续。选自明镜出版社《中国未定之天》)


文章来源:明镜博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