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3日星期四

东方无忌: 从亮剑到人权



亮剑可以碰撞出什么火花

时文:《意识形态斗争要亮剑》──二○一七年一月十八日《北京日报》

插嘴:中共领导核心在达沃斯论坛上发表指导世界经济的讲话《共担时代责任共促全球发展》,指出“大家从四面八方会聚这里,各种思想碰撞出智慧的火花,以较少的投入获得了很高的产出。”一天以后,姓党的《北京日报》发表上文论证“意识形态斗争就是要亮剑”。如果该党媒意在诠释该大大的指导讲话,难道那四面八方资本家们“各种思想”即各种意识形态的“智慧的火花”是用杀人武器“碰撞出来”的吗?

探索的严肃和不严肃

时文:中央纪委驻中组部纪检组组长喻红秋:绝不允许在课堂上对党和国家的大政方针妄加评论,绝不允许发表违反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违反中央决定的错误观点。不能把严肃的政治问题等同于探索性的学术问题,不能打着学术争鸣的旗号,在公开场合发布与党的方针政策相违背的思想言论。 ──网易新闻中心:《中央党校这个“大动作”,与一位女组长有关》二○一七年一月十四日

插嘴:这位大官不知见过“学术问题”没有,居然说“探索性的学术问题”不如政治问题“严肃”。查古今学术问题诚然都是“探索”,但学术探索自有严肃的规范规矩,一讲证据二讲逻辑三允讨论四可证伪,才能引导人类从野蛮走向文明。而所谓“政治问题”的探索则总是摸着石头过河,从利害出发的多,说变就变的多,左一鎯头右一棒子,找得出什么“严肃”的东西吗?所谓“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不是前三十年一套后三十年又一套、两者又各分互相对立的前后若干年吗?中共中央的很多着名决议,例如《关于在农村建立人民公社问题的决议》、《为保卫党的总路线、反对右倾机会主义而斗争》的决议、《关于以彭德怀同志为首的反党集团的决议》、《五·一六通知》、《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关于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罪行的审查报告》等等,都曾自命伟大光荣正确,事实上哪一个是“严肃”的?哪一个不是被后来的中央“在公开场合”妄议来违背去的?

依剑治国

时文:周强:要敢于向西方“司法独立”等错误思想亮剑。──《中新网》二○一七年一月十四日

插嘴:身为最高法院院长的这位先生,居然公开主张司法不独立,其义搞笑多于无知,我懒得评了。只是近来不断听到各种要人的“亮剑”之声,包括周院长主管的中国法院网也堂堂宣布“对错误思想亮剑是我们的历史使命”(一月十七日),我倒想说一句:“亮剑”属于军事动作,作为军事用语而出自盗贼或将军之口,那很自然;只是不宜用来讲道理更不能用来讲法律。凡对道理和法律亮剑,就叫依剑治国,结果还用问吗?

改造思想就是消灭知识

时文:(周有光说)“共产主义国家都有知识分子问题,知识分子问题是共产主义搞出来的。……共产主义的阶级斗争是要消灭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属于资产阶级,所以也是要消灭的。消灭是改造的方法之一。知识分子是改造不好的,……改造就是消灭。” ──马国川:《逝者周有光:“知识分子没有被收买”》,二○一七年一月十四日《爱思想网》

插嘴:刚刚逝世的一百一十二岁智者周有光先生对于“知识分子思想改造”的上述言论,或许是世间对该现象的最简明最确凿的诠释。“知识分子”的特点在“知识”,而知识就是真伪是非,真伪是非来源于自由的探索和独立的判断。如果对它加以“改造”,只讲“立场”不讲道理,只亮刀剑不依逻辑,就不是知识而是知识的灭亡。以“改造世界”为目标的共产主义的为何总以知识分子为敌,就是因为对于知识,“改造就是消灭”也。

撸起袖子会干什么

时文:只要我们十三亿多人民和衷共济,只要我们党永远同人民站在一起,大家撸起袖子加油干,我们就一定能够走好我们这一代人的长征路。 ──《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新年贺词:大家撸起袖子加油干》,中国新闻社二○一七年一月一日
插嘴:看到以上号召,使人想起人民公社生产队长带领社员薅秧打谷的场景,热闹是热闹了,可是我们的“长征路”到二○一七年都还是走在薅秧打谷的阶段吗?人类已经进入信息社会,社会和国家发展靠的是人的智慧而非气力,发挥智慧的基本条件乃是独立的精神自由的思想,不务于此甚至千方百计堵塞此道而去提倡“撸起袖子”,无异南辕而北辙,越“征”越长了。半个世纪前的“大跃进”中人民和衷共济和党站在一起“撸起袖子”干出了什么,不可忘记啊。

教育部长发现秘密敌对势力

时文:教育系统是我们党意识形态工作的前沿阵地。……敌对势力对我们的渗透首先选定的是我们教育系统,是校园。……应当看到,“文化大革命”对意识形态工作造成了巨大破坏。──陈宝生:《敌对势力渗透目标首先选定的就是教育系统》,《紫光阁》杂志二○一六年十二月

插嘴:上文作者是去年六月上任的本国教育部长。管教育的部长一上任就把教书育人之部当做你死我活的“战线”,就关心属于国防部和公安部的事务,调查清楚了内外“敌对势力”的“渗透目标”,准备打仗,令人叹服。只是他为何接着就点出“文化大革命”的破坏来呢?他认为毛泽东亲自发动和领导的大革命就是敌对势力的渗透吗?他是想透露毛泽东就是和“西方敌对势力”勾结起来实行“渗透”的秘密内奸吗?这位邮电局机线员出身的部长,好像真有一点内部信息方面的专长呢!

人权是最大的政治

时文:联合国安理会九日开会讨论朝鲜人权问题,中俄等五国表示反对。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刘结一称,安理会不是审议人权问题的场所,更不能将人权问题政治化。──《安理会讨论朝鲜人权中俄等五国反对》,中新社二○一六年十二月九日电
插嘴:“不能把人权问题政治化”,这是有中国特色的外交语言,频繁用于为自己及其它专制独裁的兄弟政权压迫杀戮自己的人民作辩护,听得耳朵都生茧了,却少听人问个“为什么”。查任何一个文明政权,莫不是把自己人民的权利当做最大的“政治”,人权就该“政治化”!人权都不保,要那政治何用?要你政权何用?自然中国政权有自己的特色,人民不过是它的劳动力生产力战斗力“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力,它的政治是绝不“人权化”的。不过把它当成外交语言,要求世界各国都行无人权政治反人权政治,不像猴子跳进人堆里,谴责人类“衣服裤子服装化”,责令大家都打光屁股吗?

文章来源:动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