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5日星期六

美智库:世界重现大国竞争局面



华盛顿的一个著名智库星期五(2月24日)公布新的报告称,二战后,美国创建和领导的国际秩序遭遇重大挑战,世界再现大国竞争,特别是美、中、俄三国的竞争局面。报告建议川普政府不要摒弃现行秩序,打造“实力现状 ”(Situations of Strength)”, 以保持美国的领导地位。
世界重陷大国间竞争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星期五公布最新报告“打造实力现实--美国新的国家安全战略”。 报告作者之一、布鲁金斯学会国际秩序和战略项目主任托马斯·怀特 ( Thomas Wright)在报告的发布会上介绍报告的新发现:
“我们最主要的发现是,在我们所面临的各种挑战、威胁和其他问题中,最重要的一个发展是国家间的竞争重现,大国之间的竞争,特别是中国和俄罗斯分别在亚洲和欧洲的发展。 另外,中东也出现了这样的状态,特别是‘阿拉伯之春’后。这些与20多年前,前苏联垮台后的状况不一样。”
报告说,俄罗斯和中国从来都没有真正对美国领导的国际秩序感到满意过,但是,随着各自实力的增加, 两国越来越有能力抗衡美国。 俄罗斯2008年入侵格鲁吉亚,中国2010年后在南中国海的咄咄逼人的行为,都显示两国都企图改变二战后的秩序。
报告说,美国二战后以盟友体系、开放的国际经济以及对民主和人权的支持为特征的秩序经历了三个阶段的发展。 第一阶段是二战结束到1989年前苏联倒台; 第二阶段是1989年到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爆发,美国的力量有所衰弱。第三阶段是2008年到现在,现在是第三阶段的早期,充满了竞争和对抗。
这份“实力”报告由华盛顿几个智库的著名专家以及美国政府前任官员历时一年半时间共同撰写的。布鲁金斯学会主席斯特罗布·塔尔伯特(Strobe Talbott) 在发布会之前介绍说,报告的目的是建议川普政府采取行动,扭转二战后每况愈下的国际秩序。
中俄领导的秩序将以势力范围划分
报告说,如果川普政府放弃现行的国际秩序,最可能出现的一个结果就是大国在全球内重新划分势力范围。报告说,这样的选择对美国来说是一个战略性的错误。在这样一个秩序中,中国将主导大部分的东亚地区;俄罗斯主导东欧和中欧的大部分地区; 而美国的影响力将会退缩到自己所在的半球以及西欧地区。
但是,布鲁金斯学会的怀特说,这样的一个划分会导致全球不稳定。
“划分势力范围以及任何以势力范围为基础的国际秩序都存在内在的不稳定,这主要是因为划界的模糊。从我们现在的秩序向那个秩序发展,将非常成问题,非常困难,因为基本上没有任何途径告诉我们如何让这样一个秩序稳定发展。”
报告强调说,中国和俄罗斯其实有所不同。 俄罗斯已明确表示要建立完全不同的世界秩序, 以势力范围的划分为基础, 而中国则从现行的国际秩序中受益。虽然中国对现行秩序中的人权和民主价值有所担忧,因为这威胁着执政党的地位,但中国目前并不打算推翻现行秩序,包括安全秩序和经济秩序。
如果美国退出,中国很愿意接替美国来领导这个世界秩序。另外,中国希望在现行秩序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并希望有机会为秩序增加新的内容,比如中国建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并推出“一路一带”的计划,报告认为,这是中国合理的要求,美国应该尽量的配合。一旦中国在这些努力受挫,有可能促使中国向俄罗斯、伊朗以及其他国家靠拢,合力建立新的替代秩序。
报告说,川普总统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建立良好关系,迎合俄罗斯的做法,会让中国担心。中国认为,美俄两国的友好关系以牺牲中国为代价。
报告特别指出,虽然中国可能不希望把美国踢出太平洋地区,但是中国确实希望主导东亚地区,特别是取得南中国海的有效控制。一旦中国成功,这实际上有效削弱美国在亚太的地位,从而,削弱以制度为主的国际秩序。但报告说,中国主导亚太秩序不会稳定,因为区域大国日本和越南是不会接受这样一个现状的。
美国民众对现行国际秩序不满
报告认为,美国二战秩序遭受的第二个重大挑战是美国国内对现行世界秩序以及美国在全球地位的不满。
布鲁金斯学会国际秩序和战略项目主任怀特说,这样的不满已经很久。他说:“特别是2008年2009年的金融危机后,人们本来认为,这样的秩序会应该会促进繁荣和增长的。”
正是因为美国民众对美国领导的国家秩序的不满,宣扬“美国优先”的总统候选人川普在2016年获得民众支持,最后成功当选。报告还提到,在欧洲和亚洲这样的民族主义情绪也在高涨。
报告认为,川普总统要完成“将美国利益摆在第一位”的目标更要维护现行的秩序,因为这是完成这个目标的最佳途径。星期五,川普在美国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上再次表示,保守派运动的核心是将美国人放在第一位。
打造“实力现实”,维持军力优势
报告认为,川普政府要做的不是摒弃现行秩序,而对体系做出改革或是革新。比方说,报告认为,川普总统要求欧洲盟友增加军事支出的要求是合理的。
报告建议,川普政府应该像杜鲁门总统时期的国务卿迪恩·艾奇逊(Dean Acheson)所说的那样,打造美国的“实力现状”。
布鲁金斯的怀特说:“我们应该与志同道合的国家一起在安全领域里建立一个威慑机制,威慑东欧和东亚的修正主义者。在中东遭到平衡点。”
报告最后建议,美国应该维持优势军力。报告说,因为军力,以及经济实力,是美国力量和国际秩序的基础。维持军力优势还意味着在必要时动用军力保护美国的利益和盟友。报告说,美国的军力优势不仅让盟友放心,同时也威慑了敌人。军力优势也允许美国在全球开展行动(包括维持海上航道的畅通、打击恐怖主义以及进行人道援助)。军力甚至也为开放的全球经济背书。报告说,世界变得越来越具有竞争性,对美国军力的要求也会更高。
报告建议取消限制国防开支的国防预算法案,并帮助美国盟友军事现代化,更新威慑体系,并保持核威慑能力等。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报告作者告诉美国之音,报告建议的打造“力量现实”与川普总统的“以实力谋求和平”的政策有很多类似之处。

文章来源:VO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