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8日星期六

三表龙门阵:你有什么资格同情金正男



金正男死了,评论家的结论来的比马来西亚警方还要早,可又不能明着说,毕竟邻居的手很长,某个以姓氏、数字、体态为组合的关键词就被屏蔽了。所以,大家只好开始史海钩沉,借古讽今,用李世民、汉文帝、胡亥等弑兄高手来说事,读者也心领神会,洋溢着一派「你懂的」的祥和气氛。
作为被宫斗剧奶水养大的国人,自然会对金正男的遭遇发出「奈何生于帝王家」的感叹,这同室操戈、骨肉相残,封建社会的事怎么能穿越到现代社会呢?我倒是觉得「封建社会」还好,再怎么折腾也是兄杀弟、弟屠兄的家事,其他人无非是考虑膝盖弯向谁,一句话不说是坠吼滴。
「现代社会」有比「封建社会」好多少吗?在不正常的国度,「世袭罔替」的制度虽不复存在,但权力斗争的残酷性却不见消退,我说的是前苏联。
斯大林死后,马林科夫、赫鲁晓夫、贝利亚展开了接班人之争,他们都不是皇亲贵胄,但是为了至高无上权力,不惜在党的高级会议中发动突然袭击,擒下政敌。最终落败的贝利亚,斯大林的好学生,一个从苏联蓝翔技校走上权力二号位的大元帅,胜利者给他编织了「叛国」的罪名,枪决于野外。接下来「幸存」的马林科夫在与赫鲁晓夫的battle中落马,被打成了「反党集团」,流放到哈萨克斯坦一个发电厂当厂长,惨度余生。
所以说,在现代社会的不正常国度,「奈何生于帝王家」之叹过时了,「奈何站错队」才更步步惊心呐,「宫廷剧」变「无差别大清洗」,以政治理念、阶级成分鉴别一个人,你就不再是围观宫斗的吃瓜群众了,而是等待审判的一分子。
金正男一死还暴露了很多人的幼稚病,譬如认为他是「一个正常的人」,譬如认为他思想开明若能继位定会改变朝鲜,譬如他支持改革开放、反对世袭制的言论让人耳目一新。当初他们对喝了几年洋墨水的金正恩也是同样的憧憬满满,结果被朝鲜用更保守的政治气氛狠狠打了脸。
有句老话:「谁上台都一样,不要相信在野党。」一个颠沛流离的落魄皇子当然会用更出位的言论来为自己争取舆论的同情分,为自己抹上一份「改革者」的色彩。这是一种技术性的话术处理和姿态展示,当他处于注定归国无望的境地中,他能做的就是在史书中留下一笔光辉的政治遗产,走向金正恩的对立面是失败者再正常不过的选择了。
我是从来不相信一个铁幕禁锢的国家会诞生一名豪情断腕的「王子」,尤其他还是「皇权体制」的既得利益者,一个饱饮西风,养尊处优,拥有诸多情人的胖子,决绝没有断自己奶的道理。一群在澳门买不起房子的中国吃瓜群众却对一个在北京、澳门有房产,经营赌场,儿子在巴黎政治学院就读,新加坡还有新欢的「流放亲王」发出「无情最是帝王家」的感叹,不滑稽吗?
把他催这么胖,养这么欢实的钱不是朝鲜人的民脂民膏吗?是爱的供养吗?就因为他表演式的、看起来中听的话语,就忘记他其实也是喝着专制狼奶长大、享受专制福利的特殊身份了吗?话可以说的漂亮,但骨子里的基因难变。
一个人横死机场当然很惨,更惨的是,我们不知道还有多少人死在了那个王朝的阶梯上。你若同情他,说明你已经习惯跪着了。 

文章来源:网络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