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5日星期六

胡少江:一个红二代对香港法治的恐怖威胁


两年前,在驱散“占中”的示威者时,有七名警察涉嫌殴打示威者曾健超。十天前,香港的一家区域法院对该案件进行了裁决,七名涉案警察均被裁定“袭击致造成身体伤害罪”,其中一人另被裁定“普通袭击罪”。随后,法官杜大伟宣布对七名警员的量刑:全部判刑两年,不可缓刑。这个判决在香港引起了决然不同的反响,一部分人支持有罪裁定和量刑,认为七名警察执法犯法,损害香港声誉,应该受到法律的惩处。另一部分人认为,警员在驱散占中示威时,承受巨大压力,七名警员虽然违法,但是两年的刑期过重。

在一个法治社会,人们对由陪审团进行的裁决和法官依据法律的量刑有不同意见很常见,被告也正在依据香港现有的法律进行上诉,绝大多数香港人都会等待和尊重上诉法庭的审理和判决。对于这个案件,最值得注意的反应来自中国大陆。大陆的官方媒体几乎异口同声地批评香港法院的判决,指责法院和法官对警察的判决助长了他们口中的“骚乱分子”和“港独势力”的气焰,打击了执法者的士气。更有甚者,一位名为蔡小心的大陆红二代公然在网上发文,用一万元收买打手去殴打对七位警员作出量刑的英籍“杂种法官”杜大伟。

大陆官方的反应和绝大多数香港市民的反应背道而驰,这一点并不出乎人们的意料。在香港,即使是认为判刑过重的人,绝大部分也认为七名警察的确违反了法律,应该受到制裁,只是认为量刑过重而已。可是在大陆的官媒中,一个纯粹的法律问题则变成了一个供炒作的政治问题,变成了一个煽动民族主义情绪的机会。这充分体现了大陆离一个真正的法治社会有多远,也体现的大陆官方媒体的法治观念究竟有多差。至于那个煽动对法官进行恐怖主义袭击的蔡小心,更是表现出了执政党内一部分“红二代精英”无法无天的流氓嘴脸。

香港的成就来自于香港社会所享受的高度自由,而这种高度自由背后的保障则是香港的法治,一个独立于各种党派之外的,只是根据现有的法律对社会进行规范的司法体系。正是这种自由和法治,在香港缺乏政治民主的的条件下,曾经创造了香港的繁荣,而且至今仍然保持了香港的发展。香港的这种繁荣和法治不仅为香港市民带来了福祉,也为中国大陆的发展提供过不可或缺的帮助。邓小平在香港主权回归时提出“一国两制”的方针,是对香港自由和法治的信任和推崇,但是种种事实表明,现在的大陆领导人正在日益背离这个方针。

近年,来自大陆的对香港的自由和法治的侵蚀日益明显,红二代蔡小心在那篇煽动对香港法官进行恐怖袭击的网络文章中,更是代表他背后的那些人公开宣布:“未来将加速收回香港司法权等许可权,不会拘泥于‘五十年不变’。” 联想到近两年来大陆当局在政治上日益强硬,甚至多次越境执法,蔡小心的言论更应该看作是大陆政府内的强硬派对香港法治发出的赤裸裸的蔑视和威胁。掌了权就变脸,一扩就变脸是当今大陆执政党被中国近代史证明了的本性,对此香港市民对此绝对不能够掉以轻心。

香港从来就没有真正的民主,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香港的法治秩序是在英国殖民时期建立起来的。英国人之所以能够在香港建立法治,则是以当时的宗主国国内的民主和法治作为保障。香港回归之后,由于它的母国中国本来就不是一个民主法治的社会,因此香港的法治前景令人堪忧。为了维持香港的自由和繁荣,香港的法治是一道不可或缺的防线。当这道防线遭到来自自己的统治者的践踏的时候,香港的自卫能力实际上是非常有限的,这正是香港自由和法治的脆弱所在,也是香港市民争取民主、通过民主制度来保障法治的重要意义所在。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