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3日星期四

高新:谁最可能是李克强的总理接班人?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孙政才入常还有戏没戏?》中已经说过,习近平在二十大上仍然不退的可能性如果已经在十九大上被显现出来的话,那么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内应该是党总书记的接班人不现身,总理接班人会现身。也就是说,假如习近平对十八大上安排的两个“六十后“接班人只在十九大上接受其中一个”入常“的话,那么应该是接受那个总理接班人的预选对象。孙政才还有没有可能在十九大上入常暂不讨论,但没有人会相信习近平会把胡春华当成总理接班人安插进十九届政治局常委会。不太好想象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内没有一位年龄上应该是“六十后“的总理接班人选。
去年三四月分间曾在海外中文网站读到一篇把胡春华、孙政才和陈敏尔并列为总书记接班人“竞争”对象的文章,源出自韩国中央日报中文网。该文中说:明年将是重要的一年,孙书记的一系列行为引起了注意。明年冬天即将举行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 。依照惯例,七位中央政治局常委将有五名更换,新当选的常委中将包含在2022年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中执掌下届政府大权的接班人人选。因为接班人需要在 五年内作为最高领导班子一员积累党政各方面经验。习主席与李克强总理被选为常委进行了五年进修就是很好的例子。依照惯例,在明年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之后,习主席卸任后领导中国的第六代领导人的轮廓会依稀显露。究竟谁会成为 中国第六代领导人?在揭晓之前任何人都不知道,但是有几个能够缩小接班人人选范围的根据。最有效的方法是看年龄。
中国共产党有 “七上八下”这一不成文的规定。就是说以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召开之时为准,67岁可以做常委,68岁则要隐退,满72岁则需要退休。考虑到中国最高领导人 连任一届工作满10年,因此可以得出结论2022年执掌大权的新领导人应该是“六零后”,即1960年以后出生的人。
现在在共产党的人才库中,200位左右的中央委员中有11人是六零后。这之中排除因反 腐败落马的和少数民族等可能性较低的委员,候选范围就更窄了。拥有担任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记经历的周强在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当时未能成功升入政治局,因此可以认为他已经被排除在竞争者行列之外。1967年出生的最年轻委员——黑龙江省省长陆昊今后也将担当重任,但是出任第六届领导人还为时尚早。
接着分析的下一个条件是公职经历与能力。习近平与胡锦涛等历代领导人都是从基层行政单位开始一步一步到省级和中央积累经验。以此为基准,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与重庆市市委书记孙政才的经历最为华丽。胡书记先后担任过西藏、河北、内蒙古、广东等边疆、内陆落后地区及发达东南沿海地区的领导者,也担任过拥有 8000万团员的共产主义青年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技术官僚出身的孙书记拥有在北京及吉林省的行政经历,也曾任 农业部部长。同时,二人都是仅次于中央政治局常委的中央政治局委员。
虽然不及上二人华丽的经历,但是贵州省委书记陈敏尔也是一匹引人注目的黑马。因为在习主席担任浙江省委书记时,他曾与习主席搭档成为心腹。他曾任省宣传部长,连续四年执笔每周习主席发表于地方报刊的连载专栏文章的初稿。他 只有在浙江省工作的经历,而习主席亲自指定他到被认为是领导者锻炼线路的贵州省担任书记一职。明年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将担任何职发挥能力,这将成为决定 陈书记未来的考验在此之外,也有作为航空专家升任河北省长的张庆伟、作为军需专家担任重庆市委副书记的张国清等六零后中央委员,但在经历上比胡、孙、陈等担任现任书记的三人略逊一筹。
如上文章虽然出自韩国人之手,但分析内容要比许多台湾、香港的“中国问题专家”靠谱许多。截止目前笔者读到的最不靠谱内容是去年底香港某报纸刊登的自称源自“北京消息”的关于习近平为李克强筛选接班人的分析文章。该文中说:世界上有两种权力交班方案,一种是普世价值式的权力世代交替,另外一种是有中共社会主义特色的交棒方案。据北京消息人士透露,从习近平在六中全会登上“党的核心”高𥧌后,他已决定出任“终身权力核心”。换句话说,习不但会留任到2027年的中共二十一次代表大会,如果健康许可的话他甚至会一直干到2032年。到时习不过79岁,而他的众多政治化妆师已放话,假如现年70岁的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干两届的话,他在退休时也会78高龄。
现在谈属于第六代(1960年代出生)或第七代(1970年代出生)的后起之秀,谁有机会当习近平的接班人意义不大。但中国的国情的确诡异:我们不能说六十有三的习总完全不关心栽培接班人,只不过他只有兴趣培养的是国务院总理的接班人而已!
中国总理因为不是第一把交椅,尤其是由于习近平四年来把所有经济与社会政策的决策权,收归党中央的十几个由他本人统领的中央领导小组与委员会后,总理权力的含金量大打折扣。但总理毕竟是政府首长,李克强这位历来最弱势的总理,假如在明年的中共十九大连任常委的话,到2022年二十大亦要退出政治局。
北京的最新消息是,习近平已初步筛选了“三”」作为总理接班人。他们是不久前提升江苏省委书记、浙江前省长李强(1959年生);辽宁省委书记李希(1956年生);与两月前由湖北空降到天津直辖市的书记李鸿忠(1956年生)。三个人选当中李强明显佔优,他在习近平於2002到2007年掌管浙江时先后出任温州市委书记、浙江省委秘书长,是习的左右手。
李希虽然比李克强只小一岁,但他当过陕西省委常委和延安市委书记,可说是习近平的半个同乡;而且习在上海出任市委书记时,李希是市委组织部部长,习对他工作能力充份肯定。至於跟习没有多少渊源、曾当深圳市委书记的李鸿忠,则是过去四年最出位奉承习近平的地方官员之一,仕途看涨是他死心塌地拥护习核心的“愚忠”感动了习帝。
中共自1921年成立以来山头林立,派系斗争越演越烈。习近平因为要在短短四年建立强有力的“习近平派”,提升人才的标準不是政绩、年龄或是群众的拥戴,而是对习核心的绝对忠诚。六中全会刚开完便有中央办公厅的干部宣布“七上八下”作为晋升政治局常委的年龄限制只是“民间传说”,这不但为习总的太子党盟友王岐山多干五年常委开路,更重要的是说明贵为“永远核心”的习近平,没有必要选拔年轻有为兼有改革抱负的接班人。因为习总已把自己的历史地位确立为“二十一世纪的毛泽东”,而无论谁在二十大接任总理都只不过负责稳住习帝的丰功伟绩而已!
笔者之所以说如此所谓“北京消息”最不靠谱的理由之一是即使习近平已经下定决心连任到2032年,就更应该让国务院总理职务仍然按照现行宪法规定至多连任两届。在此前提下为李克强安排的三个接班人比选对象怎么也应该是六十后,以利在接班李克强之后连任十年。而从年龄上勉强说得过去的李强仅比李克强年轻四岁,另外两位都是只比李克强年轻一岁。
其二,无论是李希还是李鸿忠均是习近平亲信毫无疑问,即使国务院总理接班人选也不要继续考虑“年轻化”的问题,李鸿忠在十九大上一步登天直升政治局常委的可能性不是没有。但此人和李希都是以党务工作见长,安排出任国务院总理接班人实属乱点鸳鸯谱。
其三,李强不过是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而且刚刚从省长升任省委书记,所以他在十九大上顺利进入中央委员序列没有问题,跳升政治局委员的可能性等于零,更何谈升入政治局常委充任总理接班人。
总之,目前已经外界媒体提到的李克强总理接班人选中,李强、李希和李鸿忠的可能性均为零或者零以下,最可能进入十九届政治局常委会的胡春华和陈敏尔又不是以经济工作见长。比来比去,还是孙正才的可能性最高。 

文章来源: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