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0日星期一

干部被双规 谁保障其免受酷刑和为之辩护申冤?


近日,微信中流传一个帖子《谁来给万传友先生辩护?》,说2014年10月原湖南省司法厅副厅长万传友因涉嫌严重违纪被立案调查;2015年1月22日,湖南省人民检察院指定衡阳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受贿、贪污、私分国有资产罪对万传友立案侦查;2015年9月,因涉嫌受贿、贪污、私分国有资产在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目前,未见到该案宣判的消息。
 
万传友其人
    
公开资料显示,万传友现年54岁,湖南澧县人。
    
1983年7月,万传友从西南政法学院法律专业毕业后,进入湖南省监狱管理系统工作,历任湖南省第三监狱干部、省劳改局狱政处干部、省监狱管理局办公室主任、省司法厅法制宣传处处长等职。
    
2007年9月起,万传友任湖南省司法厅党组成员、副厅长,主管律师年检注册以及律所设立的审批工作。
    
为被双规受酷刑的干部申诉控告的蔡瑛律师与万传友副厅长
《南方周末》2014年11月27日载,湖南律师蔡瑛及其所在的湘军律师事务所,在当年5月份的年检过程中,虽按照流程填好各项资料,层层递交;虽经长沙市律协、长沙市司法局盖章认定为“称职”,但最终还是卡在了湖南省司法厅数月之久。当年10月,万先生被双规,蔡瑛得到通知,终于可以去司法厅盖章了。

蔡瑛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谈到,之所以未能通过“年检”,与其代理敏感案件有关。当时分管律师工作的副厅长万先生,曾告诫他应该专注做商业、民事等案件。

蔡瑛律师博文《谁能预测双规?一语成谶又如何!》一文透露:因为代理几起双规案,其本人2014年遭打压;万厅长以省厅领导身份,多次屈尊降格,对其当面训诫、会上点名,指示成立专门小组立案调查,不予年检,等等。

有一次万厅长再次训诫蔡瑛,要求其停止双规案件代理,不得为双规当事人发声时,蔡律师劝慰万厅,“万厅,你不要这样,双规的都是干部,如果有一天你被双规了,你被刑讯了,你希望有人为你说话吗?”

一语成谶。几个月后,万厅被双规了。蔡瑛律师说,我一点都不意外。
 
蔡瑛等律师曾代理的干部王秋平和肖疑飞在双规期间被酷刑申诉控告案
王秋平是湖南省宁远县工业园区原党工委书记,肖疑飞是该园区副主任。2011年、2012年,王秋平、肖疑飞以及被牵连进来的另外16人,曾被永州市、宁远县纪委双规、双指,其中王秋平313天,肖疑飞208天,最长的是农民樊期清,竞达414天。据当事人透露,这些被双规、双指的人员均受到不同程度的酷刑,其中以王秋平、肖疑飞受害尤深,王秋平在双规期间多次被殴打致昏死,更被连续120天不准睡觉,肖疑飞更是惨遭多种酷刑折磨,以致其写出了一本近20万字的《我的双规噩梦208天》详细记载自己所遭受到的酷刑。当时,经过一年多的双规调查,王秋平、肖疑飞没有被查出问题,所以永州市纪委、宁远县纪委对他们解除双规、释放回家。

由于无法接受平白无故遭此大冤而没有任何说法,王秋平、肖疑飞等人在被结束双规后,从2013年开始,将他们所受到的酷刑对待和对他们滥施酷刑打击报复的有关官员进行了反映和控告。
 
律师能否维护被双规干部的人权?
万副厅长用手中权力,打压代理双规案的蔡瑛律师。如此,谁来维护被双规干部的人权?是中国共产党吗?对干部双规,何尝又不是党的决定或以党的名义进行的呢?从律师在网络上公开的材料看,没有人因酷刑对待王秋平、肖疑飞被处理。

2014年7月19日湖南永州市人民检察院以“滥用职权、受贿”罪名将肖疑飞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同年10月18日,对王秋平以相同罪名指定居所监视居住。2015年6月二人被永州市人民检察院起诉到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9月,二人被永州市中级法院以贪污、受贿两罪名一审分别判处有期徒刑20年和13年,二审维持原判。

王秋平和肖疑飞一审后不服上诉,认为自己冤枉。真冤假冤不是本文要讨论的。众所周知,任何情况下酷刑和虐待都是违法、甚至是犯罪的行为。

代理双规被酷刑申诉控告案本是律师的执业行为,法律允许,何故受到打压?为了完成领导交办的任务,双规和司法过程中就可以不择手段,甚至酷刑?受领导指派,酷刑和虐待的实施者就可以不被追究责任?冤错案件会不出现吗?

对于涉嫌违法的干部提供有效的法律帮助的律师尚且受到打压,为敏感人士,包括被关押的律师提供辩护的律师的处境如何?局外人就不难想象了。那些现在被关押的709律师哪一个又不是以法律作为武器在为他人维权呢?在709律师和维权人士身上酷刑有,莫须有的罪名也有。对酷刑和虐待的实施者的控告同样不会有结果,所有反酷刑的国内法律法规和国际公约似乎都只是虚幻的文字,有效果的只是揭露其中的黑暗。揭露黑暗,指出体制的问题就被可能会被扣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或颠覆国家政权的帽子,或者有民众围观就是扰乱法庭秩序。不仅反酷刑的法律法规没有得到有效地执行,其它法律法规也没有得到很好地执行。在当下的中国,律师能有效维护当事人的权益吗?
 
中国司法的纠结
不进入司法程序的双规能有效保障干部的人权吗?纪委双规之后得到的证据和结论,司法部门是走过场还是实实在在再检验一次,有关司法工作人员敢推翻纪委的证据和结论吗?司法独立与不独立,还要不要辩论?

明规则不行,潜规则畅通。梅春来律师就2017年2月18日在武昌火车站附近发生一场恶性杀人事件延伸到整个社会现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当一个社会始终缺乏一个有效公正的救济渠道时,就能让处于这个社会中的每一个人都遭受到来自各自不同层面的焦虑,或杀人或被人杀,从感谢上铺同学的不杀之恩,到吃碗面的不宰之恩,再到政治人物的留我一条贱命,当司法参与社会治理的功能被有意弱化到扫大街的时候,法官也同样成了被别人宰杀的对象,这种悲剧性的结局,是我们二十四史都从来没有有过的现象。”

文章来源:民生观察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