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8日星期二

维稳花销曝光截访变生意 “特勤耳目费”引关注


网上日前曝光一张内蒙古多伦县政府截访费用情况说明,指为阻止访民王凤云一家“非法”上访,5年来当局共支出33万多元,而明细中还列出了“特勤耳目费”一项,引发舆论哗然。(受访者提供)
网上日前曝光一张内蒙古多伦县政府截访费用情况说明,指为阻止访民王凤云一家“非法”上访,5年来当局共支出33万多元,而明细中还列出了“特勤耳目费”一项,引发舆论哗然。(受访者提供)

目前中国正值北京两会期间,各地政府对访民的维稳达到了空前的力度。网上日前曝光一张内蒙古多伦县政府截访费用情况说明,指为阻止访民王凤云一家“非法”上访,5年来当局共支出33万多元,而明细中还列出了“特勤耳目费”一项,引发舆论哗然。有网民指,难怪维稳费比军费还多,各地如此乐此不疲地截访,俨然成了一桩生意。
内蒙古多伦县农民王凤云一家三口因到北京上访,先后被当地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拘留,案件正在审理中。日前,多伦县当局为了证明王凤云一家上访给政府造成的“巨大损失”,向法院发出了一份《政府接访费用情况说明》,指4年多来,当局共耗费了33.5万元费用,用于阻止王凤云一家上访,当局更公开一项“特勤耳目费”,5年共耗费4万元。
这一证据被人拍下后在网络上被广泛转发,引发舆论哗然。
有网民惊呼:“对待征地上访都用上耳目和特务了!”还有网民直呼这是“国家恐怖主义”,还有网民讽刺道:“奸细的工资挺高啊!”、“维稳经费原来是这么花的,哪里集中的资金量大,哪里就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商业行为。”有曾遭遇截访的访民指,这些“奸细”还利用维稳费游山玩水、吃喝玩乐;关注事件的内蒙古维权人士新娜在网上写到:“内蒙古公安厅在恼怒追查吧,这算什么问题?泄露国家机密吗?”
王凤云的代理律师王飞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称,收到当局邮寄的这一所谓的“证据”后,他也感到非常惊讶,4年多来,政府为了对付几个访民,竟然支出数十万,而这么明显的政府违法行为的违法支出,竟然堂而皇之地让纳税人来买单,令人感到不可思议:
“这个证据是根据我们的申请,法院调取的证据,是法院给我复印邮寄过来的。这个证据让我们很惊讶,第二我是觉得非常荒唐,明显违法,花了这么多的费用来截访一个公民,政府的财政预算里面不可能有这样一个所谓的特勤耳目的费用。这是长期存在的一种潜规则,一些地方政府为了阻止老百姓的上访,去培植耳目,监视这些人。”
记者就证据中的内容致电多伦县政府查询,但对方在得知记者身份后拒绝接受采访。
而县信访局的值班人员则表示,这一事件要向上汇报后才能回复媒体查询:
“这个你跟我说有什么用?我要汇报一下,回来再跟你沟通一下。”
但直至记者当天截稿时止,县信访局仍未能给出答复。
关注事件的访民周先生认为,这是中国特色荒诞剧,截访的闹剧与悲剧周而复始、丑态百出地在中国大地上上演:
“街道、市局委都在做这方面的工作,如果访民去北京上访,可能街道的书记就要受处分。现在访民打压这块很多都非常荒唐,因为上访被迫害、因为上访被精神病、被劳教、被拘留、被判刑。”
此外,鄂州市纪委日前通报,太和镇花贺村村民于去年12月非法上访,要求修改鄂咸高速“路线图”,多名村干部因制止村民非法上访不力、没有当场制止、及时汇报而被处分。
网民秀才江湖对此评论道,村干部被处分,反映了一个中国特色的荒唐现状,地方官员对上访畏之如虎,打压上访不遗余力,无所不用其极,各地官府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明目张胆公开说“严禁上访”,于是他们就在字面上下功夫:禁止缠访、闹访、越级访、重复访,而这些所谓的“非法行为”,最终解释权都在地方政府,他们可以根据需要任意拿捏、套用。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