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1日星期二

余英时:悼念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


“拼音之父”周有光110岁生日。(苹果日报)
“拼音之父”周有光110岁生日。(苹果日报)

周有光今年走了, 前后活了111岁。这样的长寿可以说是人瑞了,很少见。 更难得的是他80多岁以后开始写很多关于中国现代化,批评政府,批评党的文章,非常出名。可是他早期的成就不在这方面。我们现在知道他,全世界都知道周有光这个人是因为他从1955年开始就主持中国文字改革。他最主要贡献就是把中国的拼音系统完全建立起来了; 另外一方面因为他在语言学上所建立的地位。中共的党也不敢随便动他。他自己不怕被抓、被关,但是毫不畏缩。所以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中国知识人的一个典型。所谓中国知识人的一个典型过去就是士。

一方面要有真实的学问,真实的成就,比如说他文字改革所取得的成就,但是仅仅是专业还不够一个士,或者我们现在叫做真正的公共知识人,还必须对整个社会表现出无微不至的关怀。这样的人就特别受到重视的。中国过去在一个君权之下还能维持一个相当合理的社会制度、政治制度。虽然有毛病但是就靠士,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知识人。周有光就是这样的一个典型。可是他一生重要的目标是要进行中国现代化的建设。因此几乎到了他晚年80岁以后还在发表很多政治评论,盛名远扬全社会。甚至是100岁以后还写了很多批评时政的文章集结成书。

他认为中国共产党所走的路是不对的。他不能公开批评但他很明显地表示中国的现代化是很重要的。他对毛泽东跟邓小平的批评就可以看出来他的意向所在。对于毛泽东他讲不出一句好话来,完全是否定的,完全是破坏而不是建设,跟他完全相反的,对于邓小平他认为经济建设是比较务实的一个办法,可是不是最主要的。咱们中国人最重要的不是有钱,发财,而是能够过一个合理的生活。这个合理生活他用两个字概括,就是要民主。中国社会必须要有民主化。在民主这个大的号召之下他当然注重自由,注重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尤其注重人权方面。所以他对人权方面说了许多话。因为国内有许多人权问题 。只有人权律师过去有勇气说话。可是其他人一般知识界的学者虽然心里不满意,但都只有不说话,不发言,心里面是向往民主、自由、人权,可是不敢说出来。

而且有些在国内有些在国外,把这些文章都集起来先后有10本以上,从这一点来看他可以说是中国现代公共知识人的一个典范。我希望他在国外受到这样的重视程度能让国内知道就是你要做一个公共知识人主持正义到底最后会得到理应得到的尊敬,而不是短期拿一点政府的钱,拿一点党的钱就可以满足的。中国过去都靠的是敢说话的知识人。他们不断地说话所以中国历史上学生运动从汉朝一直到明朝的东陵学派都是敢言的志士,虽然不是跟现代民主一样可是他们是代表社会的正义。这个传统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