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4日星期五

长平观察:多元包容,不准达赖喇嘛演讲?


Tschechien Dalai Lama in Prag (picture-alliance/AP Photo/D. Josek)

(德国之声中文网)漫长的队列,安静地移动。场面壮观,景象祥和。那是2003年9月的一个星期天,我和一些中国学生赶到纽约中央公园时见到的情景。据报道,共有6.5万人出席了当日的活动:聆听达赖喇嘛演讲。我的周围多是华人面孔。活动结束后,我整个下午都和中国学生在一起聊天讨论。很多人为能有机会当面听达赖喇嘛演讲感到高兴,也有人认为演讲内容浅显,觉得失望,但是没有人愤怒,更没有人抗议。
中国经济的发展没有带来更多的思想开放,而是更加全面而精致的洗脑教育。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中国留学生对达赖喇嘛感到愤怒。最新发生的一个事件,是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CSD)计划邀达赖喇嘛出席毕业典礼,该校中国学生团体随即号召抵制校方的决定。抵制无效的情况下,他们要求校方承诺其演讲不涉及政治问题。
不过我认为相信,希望有机会安静地聆听达赖喇嘛演讲的中国留学生,仍然大有人在。甚至这些表达抗议的学生,也没有真诚地愤怒。他们愤怒的理由,竟然来自中共的宣传用语,称达赖喇嘛"长期从事分裂祖国的活动",对他的邀请"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如果一个人对自己做的事情尤其是公开高调表达稍微认真对待,至少会除了读中共宣传材料之外,再去了解一下西藏的真实历史,藏人的真实处境,以及达赖喇嘛的真实诉求。
作为留学生,他们当然知道寻求苏格兰独立的英国人,以及鼓噪加州独立的美国人,都不是犯罪分子。中国的历史也是分分合合,兴衰沉浮。他们支持的中共,更是依靠外国势力,在中华民国境内建立苏维埃共和国,先后寻求或者支持过湖南独立、西藏独立、蒙古独立及大西北独立,最终成功颠覆中央政府夺得政权。也许他们认为中共建政后中国国情就变得特殊了,"领土完整神圣不可侵犯",不要说风景壮丽的西藏,就是荒芜的钓鱼岛也寸土必争。可是中共将中俄边界大片争议土地拱手让人,他们为什么一点都不愤怒?他们对这些黑纸白字的弃土条约无动于衷,却一再辛苦猜测查探期主张"中间道路"、"藏区自治"的达赖喇嘛的"真实动机"。显然,这不是认真对待自己主张的青年的作为。
文化相对主义是专制政治的挡箭牌?
这一次抗议事件中,出现了一个新的理由,引起人们的关注。抗议者称,阻止达赖喇嘛演讲是为了维护美国文化的多元和包容。听起来怎么那么别扭?原来他们说的是,既然多元和包容,就应该尊重中国人民不能容忍达赖喇嘛演讲的感情。
其实这种说辞并不新鲜。作为冷战时代的幸存者,中共放弃了"打倒帝国主义"、"解放全人类"的宏图大志,甚至对内也难以解释为什么要延续专制,于是转而拥抱文化相对主义,同时夸大中国文化的独特性,要求世界谅解、国人认同甚至支持其钳制言论、打压人权、殖民少数民族的政策。以前认同普世价值,先说社会主义是资本主义的高级阶段,已经领先;随后承认西方先进,但中国还需要时间追赶,先发展经济,仓廪实而知礼节;等经济发展起来,又宣传说中国文化特殊,坚决反对普世价值,永远不搞"西方那一套",严厉打击异议分子。
借用文化相对主义立场的"政治正确"指责西方干预十分有效。"尊重我们的文化",在西方主流社会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口号。去年10月,在捷克伊赫拉瓦国际纪录片电影节上,一位来自中国的观众,用流利的英语质疑一位纪录片导演歧视中国人,是一个种族主义者。反对种族主义是西方价值观,中国教育不仅长期宣传少数民族愚昧落后,而且从来不避讳"龙的传人"等种族主义说教。但是,种族主义在西方是一个严重的指控,那个导演不得不严肃对待,认真解释。可以想见,类似的指控会吓退一些中国批评者。
等待总领馆方面统一指示?
在多元和包容的社会,一个人不要说主张"中间道路",即便真的追求地方分治也不会被迫流亡;他完全可以在国内演说煽动,领导支持者到首都的广场上聚会抗议--那样的话,他的确可能没那么多时间去国外访问和演讲,也不必劳烦留学生出来捍卫"多元和包容"的原则了。显然,这些留学生也没有认真对待自己的这一主张,否则他应该支持达赖喇嘛到中国演讲。
Chinesischer Journalist Chang Ping (Imago/epd)
作者长平
中国社交媒体广为传播的一篇该校留学生文章说,自己交了上百万学费,毕业典礼竟然听达赖喇嘛演讲。看起来,这些学费的确是白交了。既然上了美国大学还这么没有逻辑,还不如留在国内上个三流大学好好爱国呢。不过,在国内上学可就没机针对政治敏感问题进行抗议,更不用说和校方谈判了。从这个意义上说,听达赖喇嘛演讲可能是这些留学生能上到的最好的一堂课。
我们很难相信这些留学生思维能力和人文基础如此低下。仿佛为了消除误解,自称非政府组织的UCSD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CSSA)在声明中直言不讳:"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已于事件发生后第一时间与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洛杉矶总领事馆取得联系,并等待总领馆方面统一指示。"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