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8日星期六

内蒙多伦农民被控寻衅滋事案开庭 政府被指非法征地截访警涉伪造签名


内蒙古多伦县农民王凤云一家三口因到北京上访,先后被当地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拘留。其中王凤云今年1至2月三次在多伦县法院开庭受审。她的代理律师表示,当地政府以先征地后审批的违法方式强占农民土地,并且非法截访,警方办案人员还涉嫌伪造当事人签名。

王凤云的妹妹王凤华2月17日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她的姐姐王风云因土地纠纷而到北京上访,去年8月5日遭当地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该案曾在今年一月,在内蒙古多伦县法院开庭,本周再度开庭:“2月13日及14日两天又开了庭。在开庭期间,所有的证据都证明我姐姐是无罪的。因为公诉方拿出的证据完全是我们要找的证据,都是不犯法的证据。比如说,我姐姐在2016年5月份去北京带我姐夫看病。被北京警察查身份证的时候,把我姐姐和姐夫扣留了,强制送到马家楼(访民中心)。后来我们地方政府把他们强制带回多伦,就把我姐姐拘留了;比方有些人的证言都是公安局做的假证据”。

王凤云因为家中的土地遭到政府强占,上访多年。去年,包括她父亲在内,一家三口因为上访而遭羁押。王的两位代理律师,在法庭上,为当事人做无罪辩护。王的辩护人王飞律师2月17日对本台说,他已向法官提出休庭,等待新的证据:“休庭的原因是因为我们发现在案卷中显示一些政府人员和公安机关在征地,以及对于老百姓在上访过程中实施了一些涉嫌违法或犯罪的线索,我们两位律师也同时向多伦县检察院提出举报和控告。希望检察院能够切实履行法律监督职责,把征地过程中涉嫌违法犯罪的情况查明,以及对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违法截访的过程中实施的一些强制行为,进行调查”。

王飞律师说,他们在案中发现,当地政府征地修建公路的行为发生在2011年至13年,但是征地批文却在2015年6月16日下达,显然是先征地后获得审批:“根据相关征地法规,政府实施征地必须要先有批文,先经过审批,然后才能进行征地。我们认为这是违法行为。另外,政府多次对老百姓实施截访。我们认为,政府不具备截访这样一个法定职责的,更没有权力在没有合法手续的情况下,对公民实施强制截访的行为”。

王律师还说,庭审查明,政府人员在截访王凤云以及他家人时,没有合法手续。而且采用强制手段,也涉嫌违法:“在王凤云的案卷里面,多伦县公安局不仅与这个事件有利害关系,另外没有管辖权,涉嫌违法立案。抓捕王凤云时扣押了她两部手机,但是这两部手机又不是本案的证据,而且扣押物品清单上写有王凤云三个字,但是经过王凤云确认,这三个字不是她本人所签。就此我们也申请对于是否是她本人所留笔迹,进行申请鉴定”。

王律师说,如果鉴定结果显示王凤云三个字非她本人所写,那么是办案人员涉嫌做伪证。目前,多伦县法院决定对该案终止审理,待鉴定结果再恢复审理。

有分析认为,中国政府对地方民众上访实行扣分制,地方官员为保护乌纱帽,往往以关黑监狱,甚至拘留、判刑等手段,千方百计阻止民众上访。王凤云一家三口被拘留,就是一典型的例子。王凤云的妹妹王凤华对记者说,警察在征地纠纷中,阻止她家人上访,还打伤了她的外甥女。她姐姐逐级上访,但每次均被公安抓走拘留。去年9月,多伦县公安局逮捕王凤云和她的丈夫张树丰后,其父亲王兴举不甘女儿和女婿两人被拘留,到北京上访,最终也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逮捕。12月13日,张树丰和王兴举两人的案件被警方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

王凤云说,其父亲王兴举在看守所遭到不人道对待:“我父亲这些在看守所里很不好,因为我父亲的气管有病,看守所里的人告诉他药很贵。而且也没有吃药治疗。每天只有几个馒头,也没有咸菜。咸菜要靠自己花钱买,也很贵,每一包咸菜要花4元5角。所以我父亲和我姐夫在里面的情况很不好”。

该案审判长孙志民17日接受本台查询时称,律师正在调取新的证据,等鉴定结果出来后恢复庭审。他表示会公正宣判。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