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1日星期二

高智晟:"指定监视居住"就是中共的私狱



2017220jiansijuzhu.jpg (500×333)
指定监视居住地(网络图片)

周强新近为世人唾骂的不堪现实证明着独裁活难做,他不过说出了心里话。周得了的被嚣嚣诅咒待遇证明,煞有介事骗子嘴脸的日常保有于骗子是顶要紧的一一倘使彼说出得不是心里话,照例是一袭"依宪治国"咧,"以法治国"咧的骗子鬼话,便定能得了天下太平的局面。早已习惯了于稳定的骗局里过活,人民大家的吧望并不高的!

独载活难做不仅仅因为它是世间最背弃人性、道义的脏活,明白经营着地狱的事业却偏不肯以实在的鬼相示人,额外添加上许多的负累,"指定监视居住"就是一幅地狱的装潢。

中共伪法律体系中并无"指定监视居住"这一说,人极易将之与其伪刑事诉讼法中的"监视居住"相混淆,这正是黑帮淆乱世人视听的成绩。

看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评估它制度的人道品质及人权保障情形最理想的判识标志是刑事被告的处境和监狱现状(美国联邦宪法之人权法案,大部分是专门为保障刑事被告之程序权利而设,最著名如宪法增修条文第4条、第5条、第6条之规定无不如是)。中共国这些环节是人间活地狱的去处,但较"指定监视居住"的野蛮及毒辣比,其挂牌监狱算是好地狱。

一个合法的政权,法律是其正当及有序治理的基础和保障。保卫法律及其所代表的价值是世间任何正常政府的最基本本能,除非组成政府的那群人是强盗。强盗最不乐见的就是法律秩序及法律有了正常功能,贼惯有的这种心理最近被周强表现的淋漓尽致,这却在情理中。

作为妆饰鬼相的一重要步骤,共产党制定并公布了法律规矩,而强盗本性决定了它对"法律规矩"的恐惧及厌恶,"指定监视居住"即是这种恐惧及厌恶下本能的产物。

中山装时代关起门来耍流氓究竟方便的多。大略上,贞节牌坊也会使妓女心仪的,强盗们要"依法治国"了,独载者的负累从此开始。但魔鬼自视避光有术,"指定监视居住"就是使人眼花缭乱骗术中最著名的一伎。

共产党有一样使世人另目相看的能耐:它的厚颜无耻,厚颜无耻的心知肚明而心安理得,任何语言文字在这等无耻气魄面前尽显苍白无力。你看它的官员履新竟也向"宪法"宣誓,这直比魔鬼响歌天使曲、妓女高诵贞操诀更其滑稽不堪。这些一提宪政二字便抖作一团、一生把反动宪政当成铁了心肠事业的东西,个个将这无耻的庄严弄得人模人样。羊皮下露出的狼脚更显其丑陋。

强盗是更精于利害计算的。伪法律既已作了"监视居住"的规定,何故还非弄出个"指定监视居住"不可,它好就好在于强盗们便当,这是有许多实证的。

"指定监视居住"六个月使李春富律师成了今天的他,虽是本人的莫大灾难,家庭得了莫大的痛苦和不幸、人间添了一例鲜活悲剧,却于党的黑暗事业有益,它等于干脆消灭了一个具体的劲敌,是它近年里于"指定监视居住"中得了的一个终于的"成功"范例。

王宇等人的电视认罪、赵威等人的终于认罪结果证实了(不自证己罪,是因应人性的自然法则,是法的人身自治权范畴,可被认为是举世普遍的文明法则,如美国宪法增修条文第5条,战后《日本宪法》第38条,联合国《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4条第3项第7款等都有"不自证己罪"规定,全世界仅遗中共等极少数几个流氓政权作了这人类共有文明的例外),"指定监视居住"的反人性压逼是时有斩获的(我们永不可忘了她们曾经的付出和仍继续着的痛苦坚守!迄今对她们铁桶般的严密监控表明,黑帮心知肚明的是,她们的认罪非出自心底)。

我在被转囚党国挂牌监狱前,累计有过四年多的被中共黑帮"指定监视居住"经历。记忆中,迄今总犹似梦中经验,恍若隔世事。它所有的设计悉针对着人性中最敏感及脆弱的部分。惊心动魄的酷刑,绵密恶辣的精神煎逼,着意营造了的与世隔绝。选就一间阴森潮湿而永远密不透气的地下室,夏之焖热冬之酷冷的煎逼之苦被人为刻意放大。又专挑选一群丧尽人类感情的人格流氓,每班次两人两小时一轮替,全天候执行着对你的骚扰。你坐着,他们一边一个膝盖顶着你的腿也坐着,对着你的脸吞云吐雾(每班每人被主子赐上一包特供烟),你若站起来,他们一前一后贴着你站着,便在睡觉时床头还一边坐上一人,永不能摆脱,永不见尽头。头几月里,人真至一种求生不得欲死不能的绝望(贪官陈韶祖发明的这套被"国保"称为"魔鬼式看管方法"迅速得以在全国推广,终于有一天,他本人成了这"魔鬼式看管方法"的受害者。据士兵言,说他自己对这种"巧合"有万端的感慨)。

我所知悉的被"指定监视居住"次数最多、为这种"魔鬼式看管方法"祸害最久、祸害后果最惨烈的算是黄燕女士。她是这个时代我最钦佩的硬骨气女性之一。"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楚人的血脉,基督徒的信仰,作了她铁骨的根脉。黄是我一家的挚友,在中共黑帮打压最恐怖、是疯狂时段,她是那时满北京仅有的坚定支持、并频繁硬闯来关注我一家困境的两个人之一(另一人是李和平律师),屡施迫害,百折不回。她的直言天秉于任何人都不藏情,从不拐弯抹角,尚连性喜直言的我亦偶有不适。无疑,这天秉在这国多得的是碰壁待遇,于与独立人性为天敌的专制政治的冲突就必不得免了。

"指定监视居住"是魔鬼于这几年得了的新画皮,是这些年邪恶的新长进。黄燕这些年被暴力绑架、被以极背弃人性的方式秘密囚禁的经历可谓骇人听闻,而与今天之"指定监视居住"是同出一模,但那时还没有了这个飘亮面具。屡屡的地狱经历给了她骇人的牺牲,她付出了一个女人、一个妻子最沉重的代价,数次被折磨流产,终于没能圆上养儿育女的人伦梦!广东黑帮最近一次的野蛮绑架正值其确诊患癌症急待治疗时,面对她本人和她亲人要求治疗的不断声诉及外界的人道呼吁,丧灭天良人伦的黑帮铁了心肠继续非法囚禁她,终致癌细胞扩散的恶果(释放后,依然公开阻堵她寻医治疗,老大一个中国,竟无一家医院敢接治她,黑帮反人类罪恶再添一历史新记录)。

国家的出现,是人类文明付出的一个价值极复杂的代价。能够肯定的是,国家机制的出现,是迄今人类文明进化中出现的一个最危险的机制一一不是之一。迄今人类所有震骇天地的人祸灾难无不缘它而生,这也便是人类终于发明了宪政机制之根本肇因。

宪政,就是实施宪法,就是执行宪法的规矩,它不是洪水猛兽。世间一切正常人都不会反对宪政价值,便是罪犯,宪政保障下的公正审判攸关其身家性命,但绑架了国家政权的强盗定会是例外。它是无法无天者的克星,是强盗面前的森罗壁垒。因为,宪政基本权利在于,它是保障人民对抗国家机关不法行为的合法利器,确保人民之基本权利不受立法、司法、行政机构之不当侵夺,其普世的核心价值自应在保护人民之考虑,而非自维持国家机构决定或行为权威之思量。

闭目塞耳静候不来理想世界。今日世界,稍像点样的国家无不建立了自己的宪政。泱泱大中国,著名文明数千年,迄今不能建立起人类文明最基本规矩,这实在是个令人哭笑不适的荒诞奇迹!

2017年2月10日于陕北村里。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