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8日星期六

刘飞跃狱中“亲笔信”传出 民生观察有话要说




民生观察工作室创办人刘飞跃于去年11月17日被湖北省随州市公安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拘后,他的代理律师文东海在2月13日收到了刘飞跃从看守所发出的回信,信中提到自己被刑事拘留接近3个月以来,在讯问过程中,获保障聘请律师等相关权利,并没有遭受刑讯逼供,又声称在看守所内,人身安全受到保障,没有被羞辱和殴打,温饱没有问题,身体状况也正常。信中还要求代理律师为其进行无罪辩护。

刘飞跃被刑拘后,引起海内外舆论的广泛关注,包括美联社、BBC等世界著名媒体都作了报道,由刘飞跃创办的民生观察一直关注和捍卫权利的各地访民更多次上街举牌要求释放刘飞跃。所以,在近三个月的时间里一直拒绝代理律师会见刘飞跃的要求后,官方罕见地允许刘飞跃写信给代理律师,可视之为在舆论的压力下不得已而为之。

刘飞跃的信件虽然称自己的相关权利得到保障,然而,众多的案例表明,在近几年的高压政治下当局对在囚良心犯基本使用了隔绝信息的手段以使他们屈服于专政手段,在起诉前辩护律师并不能依法行使权利得予会见当事人已成为普遍的事实。所以,即使官方被迫让刘飞跃写信以减轻舆论压力,但在严厉的检查下,任何可能导致官方陷入被动的事实陈述都是不可能被如实表达。

况且,近几年良心犯大面积遭受非人道虐待已成为常态,如最近“709大抓捕”受难者之一的维权律师李春富在被关押期间遭受非人道虐待导致精神异常事件震惊中外。因此刘飞跃的回信并不能减少外界对他在囚期间可能遭受羞辱、虐待、刑讯逼供等非人道手段的忧虑,而他的原辩护律师张科科在武汉市司法局明确要求不要代理刘飞跃案的压力下不得不解除对该案的代理,这种以权力野蛮干涉司法的状况更加深了外界的疑虑,在他不能会见律师作真实意愿表达的情况下,完全不能排除他是在刑讯逼供的压力下被迫写了不符合事实的回信。刘飞跃在失去自由的状态下任何的表述,都不能视为当事人真实意愿的表达和事实的真相。

退一万步来说,即使刘飞跃在信中所说的确是事实,并没有遭受刑讯逼供,人身安全受到保障,但是对他的抓捕本身就是赤裸裸的政治迫害。刘飞跃从事的一直是捍卫和推动人权进步这崇高的事业,他所创办的民生观察工作室以“关注民生,替民说话;依法维权,理性抗争”为宗旨多年来坚持不懈对中国人权事业贡献卓著。抓捕刘飞跃,是当局试图通过司法手段,将对他的政治压迫合法化。所以,本案的焦点是当局必须要立刻无罪释放刘飞跃,而不是他在看守所是否得到人身安全保障。

刘飞跃的信件内容有一点是确凿无误的真实意愿,也是他回信的目的,即是要求律师为其进行无罪辩护。这是一个人权捍卫者对他所从事的光荣事业的坚定信念所系,也是对近几年来当局用更严厉手段控制言论、压制思想自由、压制民间社会的抗议。言论表达不是罪,捍卫人权不是罪,有罪的是一个视自由、民主、人权、宪政、思想、言论为罪的政权。

因此,民生观察工作室再次强烈要求当局立即无罪释放刘飞跃,并追究参与实施这场人权迫害的有关部门与人员的责任。同时我们呼吁各国政府、人权组织和新闻机构对刘飞跃的处境保持关注和施压,直到确认他获得真正的自由。

民生观察 2017/2/18 发布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