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4日星期五

杜耀明:林郑当选之日 民运起动之时


跟林郑月娥交谈过后,有些高等教育界选委朋友开始明白,为何在她身上总会接二连三发生公关灾难。

她的超级自信总是技惊四座。你告诉她要给告密的吹哨者法律保护,她便反指告密事件很多是由人事冲突引起,部分内容更是子虚乌有。但证据呢?没有说。你又说香港大学近年事故频生,扰攘不休,她会质疑这是否事实,还只是你个人观感,好像大家不在同一个香港生活。

再看,港大校委会主席李国章的作风、表现有目共睹,那么林郑他日上任后,是否应该给他一个了结?但她却说自己用人唯才,而李国章正是要留用的人才。至于会否检讨由行政长官担任大学校监,增加校董会的民选教职员代表比重,她只说“不会”二字,斩钉截铁,没加一句解释。

听她一席话,不难发现大家原来生活在平行空间。林郑说话看来无须理会事实,更不要说体会高教界中人的感受。我们不必苛责林郑,也不必计较她的个人品格,单看她那个风吹不倒、地摇不动的大靠山,也庶几可明白她为何人到有求,依然胆大妄言。

在中联办全力发功下,林郑已经离开取得五、六百票提名不远,眼下区区三十票的高教界,怎会当是一回事。更何况这是民主派的阵地,向中联办不会说不的那份谦卑、对政经权贵的那份恭敬,当然无用武之地,也不怕显露真章,摆出“好打得”的架势。

只不过,别人亲历的那些令她或感不便的事实,到了她眼前,都给她幻化为没有真假的个人观感。这份神奇力量,怎也不能低估,若非故意指鹿为马,就是完全活在唯我独尊的世界当中,可凭自己的想像,扭曲或替代对人对事的理解。

林郑带住这副德性去谘询民意,比起五年前梁振英竞选期间的表现还更不如。她最后可以拿到民主派一票提名的话,相信是个神迹。不过,林郑就是林郑,她不是不计较公众观感和民望,但数十年如一日,错的总不在她,那些读了她政纲不支持她的选委,她认为他们需要向公众解释。

因此,即使暂且不论她对北京唯命是从,也不论她甘于接受中联办背后替她发功,单单是人未上任已对不中听的意见反白眼、打呵欠,便令人望而生厌。林郑从不承认梁振英好勇斗狠路线有何过错,她做特首也不是为免社会进一步撕裂而疗伤治病、改过迁善。她日后的施政,由每年五十亿元额外教育拨款、中产置业计划到小企业减税,都是要广施恩泽、锦上添花而已,根本无置啄的馀地。尽管教育界要求全面检讨教育制度而不只是增加拨款,青年人需要住屋而不是置业,香港企业需要产业创新及大陆以外的经济机会,而不仅仅是减税,在林郑眼中,只要溢出她的政策主张,都只会充耳不闻。

换言之,反对林郑,除了是反西环操控、反傀儡政府,更是反强横管治。目前泛民选委应可支持胡国兴、曾俊华两人入闸参选,如果成事,首先便打破中联办的封锁,在海内外舆论打响头炮,暴露大陆对香港的干预,违反《基本法》第廿二条的规定,偏离“一国两制”的国策。

入闸后,无疑林郑的提名票可以高逾五百张,但泛民选委人数不到三百三十却可推出两人参选,形成林郑在往后的任何辩论中,䧟入以一敌二的先天劣势。胡、曾两人若能左右夹击,对准林郑的死穴(如全民退休保障假谘询、西九故宫博物馆偷步、凭靠西环操控选举)猛轰,她的民望只会进一步下滑。

到了投票,民主派投给胡或曾也没所谓。他们票数总和过半的话,选举宣告流选,反操控便大功告成,再怎样乘胜追击,大可从长计议。若两人票数不过半,阻不了林郑当选,也是意料中事,民主派该把握时机,团结建制内的反对声音,站在道德高地,以强大民意,尽速把低民望甚至低票数当选的林郑变成跛脚鸭,也顺势打开香港民主运动新的一页。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