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7日星期五

国际特赦“禁书”书店让人体验限制言论自由



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会,在中环闹市设立临时书店售卖“禁书”,让公众在铜锣湾书店事件后,体验一下言论自由受限制。有内地的网络作家认为,中国当局近年对敏感的定义范围扩阔,令民众接收资讯愈来愈困难。(李莱 报道)
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会一连2天(16及17日)的临时书店中,提供经过审查的“禁书”售卖,每本书售价27元,代表《基本法》第27条所保障,香港居民享有言论、新闻、出版等的自由。香港分会总干事区美宝对本台表示,书本由义工收集,当中部分内容被删除,变成“禁书”。她指以书局的形式较容易令公众体验言论、出版等自由所面对的问题。
区美宝说:如果我们以书局形式,似乎较容易让公众进来看那些书,那些书全都经过sensor(审查)。很多义工帮我们将书本sensor(审查),譬如有一些页数被撕出来、有一些页数被划,意味著如果我们没有表达自由,我们入到书局,每本书均是被撕去或划去,根本看不到内容。公众有这样的经验,较容易让他们理解表达自由的问题。
她指出,经过铜锣湾书店等事件,香港市民深深体会到言论自由正受影响,希望未来香港人会更勇于发声。区美宝认为,近年有部分题材的书籍愈来愈难出版或发行。
区美宝说:“敏感”是很模糊的(概念),基本上我们不知道何谓禁书,因为香港并无禁书,我们不知道甚么书不能讲、甚么书能讲。我们当然很反对这回事,最近很多出版作者,很难找到出版商出版,或者即使成功出版后,亦难找发行商发行。我们比较之前情况,的确较困难,即使出版不同类型的书籍都较难。
区美宝表示,除了临时书店外,将会举办关于言论自由的艺术品展览,吸引更多人关注。
除了香港的言论自由受挑战,近年中国对敏感资讯的管制愈来愈严厉,杭州网络作家昝爱宗向本台表示,当局不断扩阔敏感内容的定义,部分以往能提及的话题现时已被禁止,文化界只能透过网络翻墙,应付当局的资讯封锁。
昝爱宗说:舆论控制比以前要严得多,譬如说司法独立、三权分立、新闻自由、第四种权力,以前都能说的,现在不能说了,只要是不好的,听起来负面的,领导人不爽的,都不容许出来。那只要互联网翻墙,通过VPN、各种翻墙破网软件,你没有别的办法(接受资讯)。你譬如是纸媒体是难进入(内地),像苹果日报怎进入,1、2份或者可能,但几百份可能就带不来。
昝爱宗以报纸为例,称只有权力阶级有特权,而非全部民众都有机会接触境外资讯。
昝爱宗说:有1个中国图书进出口总公司,会专门订一些像台湾的中国时报,像这样的还是可以看,不会跟你删掉、撕掉,不会不给你送。特别敏感的可能分几类,像香港特别敏感的苹果日报就不给你订,亚洲周刊以前也可以订,现在收紧了,不给你订。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订的,有一些级别的,譬如当过县长县委书记、市长市委书记,他们是可以订的,但一般的老百姓是不可以订。
昝爱宗表示,现时中国所有出版物都经过严密审查,部分书籍以往通过审查,但再版时已被禁止,情况实在令人担心。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