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4日星期五

王德邦:刀枪构建不了和谐社会!



2006年10月8日至11日中国共产党第十六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在北京举行,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了“坚持以科学发展观统领经济社会发展全局,按照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安定有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总要求,以解决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为重点,着力发展社会事业、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建设和谐文化、完善社会管理、增强社会创造活力,走共同富裕道路,推动社会建设与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协调发展。”决议还指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要遵循以下原则:必须坚持以人为本,必须坚持科学发展,必须坚持改革开放,必须坚持民主法治,必须坚持正确处理改革发展稳定的关系,必须坚持在党的领导下全社会共同建设。”同时还强调“要加强制度建设、保障社会公平正义,完善民主权利保障制度、法律制度、司法体制机制、公共财政制度、收入分配制度、社会保障制度。”
从这个《决议》来看,展示出良好的社会愿景,反映出时代一定的心声,为此中国社会问题专家秦晖教授都在《南方周末》上撰文认为这是中国社会多年来难得的共识。然而当我们把目光从《决议》的优美言词转向中国的社会现实时,我们又惊异地发现:
11月5日,山东济南张庄村因村民维权代表被公安以扰乱社会秩序罪名拘捕而激起近千名村民包围街道办事处,并且软禁了两名官员,结果地方当局出动十多辆装甲车,数百名手持防暴装备的武警,以及大批狼狗来到张庄村镇压,驱散村民救出两名官员,导致三十多名村民受伤,七名村民被捕,至今公安仍然四处搜捕维权代表,亦不容许村民探望受伤的示威者。
11月8日,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三洲村的大型现代化粮仓举行开幕仪式,当天下午,近万名三洲村民到粮仓请愿,要求解决土地被征用的赔偿问题,并将前来参加奠基剪彩仪式的各级政府官员及外籍华商约300人围困。9日,广东当局出动两千多名防暴警察到达现场,使用警棍及发射催泪瓦斯驱赶村民,导致多人受伤。
11月11日,四川广安发生大规模警民冲突,原因是广安人民医院在11月7日对一个误食农药的孩子因医药费不够而延误抢救致人死亡,从而引起死者家属的不满并上门索赔,当地医院与政府对此处理不当,导致以中学生为主体,市民参与的大规模的抗议,当局出动了数百名公安武警,打死三名学生,打伤了数十人,抓捕了近十人,目前武警巡逻车仍对广安全面戒严。
11月12日,福建省莆田市新度镇顶厝村的农民,因反抗政府征地建变电站,遭到上百名手持警棍及盾牌的武警镇压,十几人受伤送入医院,其中一名55岁的郑姓村民需做开颅手术,情况危机。
11月16日,去年曾发生“12.6血案”的广东省汕尾当局派出约千名防暴警察、公安、消防队及汕尾官员包围了东洲村,并分别驻守了东洲邮电大楼和供电大楼,随时有如去年底一样突然侵夜冲入村中镇压抓人的危险。本次事件的直接起因是11月10日东洲村2000多村民到村办事处抗议,要求释放日前被抓的村民维权代表陈签。由于当局一直不予回应,村民软禁了办事处8名职员。双方僵持7天后,当局出动公安武警镇压。
在这些大规模动用暴力镇压公民维权事件发生时,中国还从政策法规上为军队参与镇压公民群体维权作了准备。
11月14日新华社电:经中央军委批准,《军队处置突发事件总体应急预案》日前颁布实施,人民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参加突发事件处置行动有了纲领性文件和准则。《预案》规定,处置军事冲突突发事件、协助地方维护社会稳定、参与处置重大恐怖破坏事件、参加地方抢险救灾、参与处置突发公共安全事件等5大任务,是军队参加处置突发事件行动的基本任务。紧急情况下,师团级以上部队可以越级报告情况,上级也可以实施越级指挥。
由此可见,中国当局从两年多前提出和谐社会建设,到本次六中全会隆重推出《决议》,应该说对和谐社会的建设是有过深思熟虑的,但是在近一个来月,中共当局现实的所为却与和谐社会建设口号相背离,那么究竟该怎么样来建设和谐社会?对此当局与社会的理解与希望是有差距的,甚至可能是截然相反的。
从近一个来月的中国社会现实来看,老百姓所理解与期待的和谐是和平、理性、协商、公正来处理各种被侵害的权利赔偿问题,至少不再是暴力镇压,所谓和谐和谐,就应该是和平协商的双方,或多方的相互认同。然而从中共当局对一系列群体维权的处置方式所注释出的和谐看到统一、一个声音、一种诉求,一种力量,一个组织,这才是他们所倡导的和谐。而为了达成这种和谐,他们不惜动用暴力,将一切不符于它们要求的声音禁绝、力量消除、抗争平息。于是刀枪成了他们构建和谐社会的杠杆,暴力成了他们打开和谐之门的钥匙。
从人类社会的历史来看,和谐大而统之可分为两种完全不同的情况。其一,萨达姆时期的伊拉克,金正日统治的朝鲜,卡斯特罗统治的古巴,曾经及现在都表现出高度的统一与“和谐”。萨达姆没下台时伊拉克的总统选举那是百分之百赞成票,金正日与卡斯特罗的选举也差不多,全国高度的一致,除了欢呼与赞美,外界听不到其他声音。如此举国上下讴歌,谁能说不和谐呢?若不是现代信息的发达,让世界可以了解到这些国家表面背后的真实情况,我们实在可将这些国家视为人类理想的天堂,为和谐社会的典范。
其二,美国及西方一些民主国家,它们几百年没有什么大的社会灾难,社会各种矛盾出现后都通过民主程序,以和平协商方式一一化解,社会在平稳、融洽、祥和的氛围中前行。这些社会中多元共存,相互协商谈判,甚至各派上街抗争,都是常有的事,从外表来看这些社会常常呈现出矛盾冲突的不和谐样式,然而在这种不和谐的外表下深藏着和谐的内核。
今天人类文明的历史已经证明,第一种如伊拉克、朝鲜、古巴之流的所谓“和谐”是极权政体下人为制造的假象,是屠杀带来的恐惧,恐惧衍生出的死寂,绝不是什么真正意义上的和谐。从这些极权政体来看,它们达成这种虚假和谐无不是倚仗暴力,凭借刀枪。他们信奉“胜者为王败者寇”,膜拜“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种暴力造就的“和谐”是以扼杀社会生机,铲除社会异己,消灭社会多元为前提的。当然历史也一再证明着这种极权制造的和谐是不会长久的!看看地球上近半个多世纪来所上演的极权政体,苏联倒了,东欧变了,南亚非洲也在归向文明了,目前仍坚守在极权坟墓中的也就是那么几个了。这些靠暴力营造出的和谐社会,在他们短暂的生命中,除了给它国民制造些悲剧,给历史编制些笑料,最后什么也不会留下。
人类社会的历史已经一再昭示,一个社会的真正和谐首先是多元共存,没有多元的平等存在就无所谓和谐的存在,和谐是多元存在的最优形态;其次是和平协商,和平协商是通向和谐的必然路径,是建造和谐的工具,一个没有提供和平协商解决问题路径的社会是永远没法达到和谐的;再次是宪政民主,宪政民主是和谐社会的制度保障,只有宪政民主才能保证社会和谐状态的持续。
从中共提出构建和谐社会,到今天现实暴力镇压群体维权事件,我们看到中共要构建的和谐是与文明世界的和谐相背的,与它自身书面的口号与精神相左的,因而是逆历史、背道义的自欺欺人之举。如果它是真心想构建符合人类文明理念的和谐社会,就应该赶紧悬崖勒马,放弃暴力镇压公民维权,尊重社会不同群体的利益诉求,以和平协商对话的方式来达成各方认同,广泛支持社会各种利益组织的产生与成长,真正启动中国政治改革。惟有如此,才能尽早实现构建和谐社会的目标,否则要么是欺世盗名,要么是南辕北辙,结果只能是误国害民。
在此我们强烈呼吁中共当局放下暴力,开启和平协商对话的机制,真正为构建和谐社会添砖加瓦!
2006-11-18于北京
首发议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