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9日星期日

王金波:中共党票还有多少吸引力?



前不久,我听一位已有20多年党龄的中共党员说,他已有3年未缴党费了。他在军队里想方设法加入中共,后转业到某国有企业,前几年下岗,从此再未有人向他收党费。他认为,现在连组织生活这种形式都不走了,“党”已完全成了一个虚的东西,而且“党”给他的“待遇”是下岗失业,缴党费纯粹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凭什么还缴党费?即使要他退党也无所谓。
而另一位在某基层事业单位工作的中共党员则主动拒绝缴纳党费。他认为,虽在事业单位工作,收入也还可以,但他觉得党并未给他带来什么好处,因此党不党的就无所谓了,那张党票已完全成了累赘。
另一位同样在某基层事业单位工作的中共党员的“党员”经历则有些奇特:因他与某领导人关系不错,有一天他突然被宣布为已是中共党员,而此前他从未写过入党申请书。就这样还不算,他还曾稀里糊涂地被选为基层“党员代表大会代表”,被评为“县优秀共产党员”。当然,他从未缴过党费。
某国企老总三十几岁就成了一把手,可谓青春得意。有一次我问他党龄多长了,他说再过20年他的党龄就10年了。原来他对加入中共一事毫无兴趣,尽管前任老总和主管局的局长多次动员他写入党申请书。他认为,只要自己有本事,入不入党都能吃得开,而中共党员的形象很差,何苦给自己加一道紧箍咒呢?
通过对中共基层党员状况的观察,我得出一个结论:除党政机关、军警和一些农村地区外,包括一些事业单位在内的其他所有基层领域,中共党票在人们眼中已贬得一钱不值。
这种状况的普遍化,据我了解至少已有两三年的时间,并且有增强的趋势。
这是因为中共基层党员对中共的信任已完全丧失。一些深受中共贪污腐败之苦的中共党员不再相信中共是“最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代表”者,而另一些中共党员则抱着“不捞白不捞”的信条将“中共党员”的招牌完全当成了升官发财的梯子,公开卖官鬻爵的报道早已屡见不鲜。
根据历史和经验,基层党员对党的忠诚程度是判断一个已建立专制统治的政党的统治能力的大小的温度计。一旦出现基层党员对党普遍丧失信心的情况,也就是说这个政党统治大厦的基础已基本“沙化”的时候,这个政党的专制统治肯定不会长久。
我记得林牧先生在谈到他第3次被中共开除党籍一事时曾说,前两次他还回到了共产党内,现在请他回去他也不回去了。
如果中共现在进行一次党员自愿重新登记,我相信中国将出现大批具有“前中共党员”身份的人。
2001年5月5日,于山东莒南
【作者注】
本文写完4天后我即失去自由4年多。整理时略有改动。
2005年6月3日,于山东莒南
《北京之春》2006年2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