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3日星期四

何清涟 : “代码291案卷”中隐藏的瑞典



2月19日,英文媒体几乎都在报道“瑞典昨晚没发生骚乱”。如此新闻,实让人感到奇怪,一查之下,才发现是川普总统2月18日晚在佛罗里达演讲时提到瑞典惹的祸。瑞典政府也理直气壮地向美国政府讨说法。不幸的是,2月20日,瑞典斯德哥尔摩郊区的移民居住区Rinkeby发生了“现场有如战场”般的暴乱,起因是警察抓一位移民毒贩遭到难民干扰,扔燃烧的汽油瓶,导致警察不得不开枪。刚吹嘘过“瑞典秩序与治安良好”的瑞典当局与一众媒体只得停止言语嬉闹。
其实,瑞典政府与西方一众媒体并非不知瑞典的现状,只是“逢川必反”的习惯,让他们情愿用一块红布遮住眼睛。
瑞典政府隐瞒了什么事实?
川普在佛罗里达州的集会上向支持者演讲时,条列了一份欧洲部分地区的恐怖攻击清单,说“看看昨晚在瑞典发生了什么事情!”(Look what happened in Sweden last night!)但17日晚间瑞典并没有相关报导。遭到质疑后,川普19日下午发布了一则推特,提到他声明的资料来源是美国FoxNews关于瑞典移民的报导。媒体抓住昨晚这个话茬大玩文字游戏,说这是“瑞典躺着中枪”,还有人趁机宣传北欧的安定与秩序。
瑞典外交大臣瓦尔斯特伦(Margot Wallström)听到川普在民众集会上的讲话后立即表示,民主和外交“要求我们尊重科学、事实和媒体”。瑞典媒体用数据反驳川普总统和FoxNews的所谓移民/难民犯罪纪录片:瑞典上次暴恐发生于2010年,死亡一人(嫌犯);接纳16万难民的2015年犯罪同比有增加,但相当于2005年水平;强奸同比减少12%(After Trump’s ‘Last night in Sweden’: Here are the errors in Fox News' report on Swedish immigration)。
对待川普关于瑞典接纳移民的政策已经失败的说法,瑞典驻华盛顿大使馆19日表示,“我们期待就瑞典的移民和融合政策向美国行政当局提供信息。”
这次西方媒体与瑞典政府及官方人士充分发挥了小聪明,以瑞典2月17日晚上没发生恐袭为由,回避瑞典现在强奸案高发、16万难民中只有不到500人就业的灰暗现状。以张扬女权为最高职责的瑞典政府不肯正视《瑞典:99.7%避难者失业》中揭示的情况:自难民轮奸瑞典女子并在脸书上直播后,对“融入社会的样板国家”开展了广泛的讨论,现实是:自1975年瑞典社民党对大批移民开放边境后,犯罪率升高300%,强奸率增高1472%;在瑞典,至今只有494位难民去工作,99.7%的难民处于失业状态。(Schweden: 99,7% der Asylwerber arbeitslos
220Rinkeby暴乱实现了川普“预言”
就在瑞典政府要求美国政府就川普讲话给出解释之后不到一天,Rinkeby这个位于斯德哥尔摩西北郊的小镇发生的暴乱狠狠打了瑞典媒体与政府的脸。这个小镇1万5千居民,90%是移民或移民后代。这次因警察在地铁站逮捕从事毒品交易的该区居民,引发该地移民暴乱,30-50名暴民焚烧十数辆车辆,抢劫多家商铺,向警察投掷石块,导致数名警察受伤。2010年6月此地就发生过攻击警察的暴乱,2016年该地居民两次袭击到当地采访的外国记者,因以上种种,该地被瑞典民众视为“No-Go-Area”(不宜进入的区域)。
对这场暴乱,一些刚玩过“瑞典昨晚无骚乱”口水游戏的媒体将暴乱现场形容为“现场看起来像战场”。《芝加哥论坛报》在相关报道的开头幽默了一回:“就在川普总统关于瑞典的言论招惹全世界两天之后,暴乱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北部郊区的主要移民社区爆发”。
德国《法兰克福汇报》刚发表《对川普言论的震惊: 瑞典?恐怖袭击?他抽了什么烟儿?》,尽情嘲笑川普总统的“昨天骚乱”,面对不到两天就发生的暴乱,其评析有点不知所云。在《 瑞典的骚乱:小青年在斯德哥尔摩的骚乱》(Krawalle in Schweden Jugendliche randalieren in Stockholm)一文中称:“可能这是那些川普生造出来的瑞典言论所指的事件”。英文推特圈对此的幽默有点高冷:川普总统说“昨天的骚乱”不存在,却准确地预言了瑞典将要发生的事情。
瑞典政府的“代码291罪案”与“仇恨言论”罪
瑞典发生了这么多强奸贩毒暴力袭击罪案,瑞典政府用什么办法让瑞典人不知道这些信息?《代码291:瑞典警方掩藏的数千宗罪行:强奸,攻击,恐怖威胁等被保密》(CODE 291: SWEDISH POLICE COVER-UP THOUSANDS OF CRIMES INVOLVING “REFUGEES”, Rapes, assaults, terror threats kept secret,Feb.5, 2016) 揭示了其中奥秘。
该文援引瑞典媒体Svenska Dagbladet的消息,指出瑞典警方将5000多起发生在庇护者接收中心的罪案保密,该文举例,在从2015年10月开始的4个月内,瑞典共发生以难民为犯罪者的559起暴力袭击、194起攻击、4起强奸案和2起恐怖袭击案,共计5000多宗。所有这些罪案都归入291号警察规则保护之下,不得公开。该文称,瑞典警方大约从2015年10月开始执行这一规则(注:这正是欧洲难民潮初起之时)。另外,警方也接到命令,不得披露任何关于外国罪犯的信息,以免被看成是种族主义者。据该文披露,欧盟许多国家都有类似规定。
关于代码291犯罪案卷的消息,2016年12月8日,德国电台曾以《瑞典的难民犯罪 媒体缄默》为题报导过。该报道说:在德国,如果没有必要,在媒体中不提嫌疑犯来自国家的背景,而瑞典在这方面走得更远:凡有难民参与的罪案,警局不准对外泄露。该报导特别提到,这规定在瑞典本国也受到争议。
不公开犯罪者族裔的做法,始自2005年。瑞典犯罪预防理事会(BRÅ)在2005年的统计报告中研究了从1997年至2001年警方记录的所有犯罪案件,统计对象是1997年在瑞典注册居住的15至51岁居民 :该报告是瑞典官方最后一份公开的含有嫌犯的出生地背景国家信息的报告,同时也写了嫌犯父母是否为瑞典人或外国人,此后公开的报告再也不写嫌犯出生地了。(Brottslighet bland personer födda i Sverige och i utlandet
有了相关保密规定,如果内部人向外泄密怎么办?瑞典政府出台了一条法令,仇恨言论罪。最近中招的就是一位资深警察。2月3日,一位住在瑞典厄勒布鲁省(Örebro)的警察彼特·斯普林格尔(Peter Springare)豁出去了,违反组织纪律在facebook上大吐苦水,说出自己一个星期内接触的各种恶性案件:强奸、抢劫、谋杀……,而犯罪嫌疑人的名字,分别是穆罕穆德、阿里、阿里、穆罕穆德……
这位瑞典警察透露自己的身份是厄勒布鲁的警队小队长,负责恶性犯罪案件的调查。他说,“我实在是太累了!我接下来写的内容,是政治不正确的。我是冒着失业的风险跟你们说这些话的,因为作为国家公务员,按纪律是不能向纳税人透露这些的。这些案件,是瑞典国家预防犯罪委员会(BRÅ)和左派党不会在公开辩论中提到的。”
2月9日媒体消息,这位从事警察工作47年的老警察目前正被以仇恨言论罪受到瑞典当局调查。(Swedish Cop Who Spoke Out About Migrant Crime Investigated For "Hate Speech"
瑞典人民切莫忘记自己的知情权
瑞典堪称世界上高福利社会民主主义国家的典范,但这种控制特定信息的方法与专制的中国政府异曲同工:先出台政治法规控制相关信息,如果有人敢于触犯政府律令,则以“仇恨言论”治罪。
请注意,上述一切都发生于川普总统2月18日佛罗里达集会发言之前。网络上关于瑞典的强奸案高发、瑞典的移民/难民犯罪有太多的信息,瑞典政府与媒体批判川普发言时那么坦然,不是因为这些消息的存在,而是因为川普作为美国总统将这些信息说出来了。据说瑞典人民对川普总统的言论非常愤怒,但我认为,瑞典人民对川普总统表示愤怒之后,不妨冷静下来,到那位瑞典警察彼特·斯普林格尔先生的Facebook上看看,从这位警官所说的“瑞典一直活在一个宏伟的童话世界中”走出来,利用民主国家保证人民的知情权这一公民权利,要求本国政府将代码291案卷的内容公诸于众。毕竟,瑞典人民生活在这个国度,你们可以因别人批评你们热爱的母国而愤怒,但更重要的是不要忘记你们有权了解自己脚下的土地正在发生什么。
自1974年加入德国基民党、从1990年直到今天都任职联邦议员的艾丽卡·施泰恩巴赫(Erika Steinbach)女士不满本党领袖默克尔总理在难民政策上的所作所为,今年1月15日宣布退党。她在Twitter上写道:“事实既不是左的、也不是右的,而是事实!” (Fakten sind weder rechts noch links, sondern Fakten!)她这句话值得瑞典政府以及一切意识形态优先、罔顾事实者借鉴。
生活在一个国家,起码的常识是:如果该国的治安、刑事案件由某一特定族群经常性所为,该国政府却回避掩藏这一事实,只能证明这个政府对人民极不负责;如果媒体不报导这一事实,是媒体的严重失职,它们不配称之为自由媒体;公众如果回避这一点,则是愚蠢盲从;政府禁止人民谈论,是言论管制;作为个体的社会成员禁止他人谈论,是干涉他人的言论自由。
(本文德文资料由德国网友野罂粟@WilderMohn 女士翻译并核查,瑞典文资料由网友散装薄荷糖‏@MarkSpearmint提供,特此鸣谢)

文章来源:VO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