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0日星期一

香港回归20载 一国两制受重创



今年2月19日是中共前领导人邓小平去世20周年纪念日,今年也是香港主权回归20周年。邓小平提出的解决香港回归问题的“一国两制”,在当今的香港遇到巨大困难。有分析表示,目前仍在维持的一国两制的失败在于北京加强对香港的控制,采取了一系列被视为破坏一国两制的行动,在香港人、尤其是年轻人中催生出强烈的港独思潮。
香港明报星期天报道,曾任邓小平英文翻译、1980年代初中英就香港问题谈判期间任职外交部的高志凯表示,一国两制是“至高智慧”,落实得非常成功。不过,邓小平当年早已预料到“一国两制”不可能一帆风顺,但现在出现的问题都在可控的范围之内,只是“茶杯里的风波”,出不了什么大事。
香港城市大学退休政治学教授郑宇硕星期天对美国之音表示,一国两制在香港回归的最初一些年里,确实落实得非常成功,主要是北京真的尊重香港的高度自治,也赢得了港人对一国两制的信心。
郑宇硕表示,一国两制受到的第一次重大冲击,是2003年港府推动基本法第23条有关国家安全条例的立法。港人因担心人权和自由受到侵害,发起有50多万人上街抗议的七一大游行,迫使港府搁置立法计划。此后,北京对香港更加不放心,开始加紧对港控制,体现在选举上的操控,扩展和重金支持建制派基层网络。
郑宇硕说:“接下来,你可以说是,2013、2014年在(特首普选)政改问题上出现了摊牌的情况。北京明白它不能拖下去,他就对政改的要求,非常粗暴地说不允许了,要求香港人接受它对一国两制的定义,接受种种的底线,一国两制(对北京)也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郑宇硕表示,这主要体现在2014年6月国务院提出一国两制白皮书,限定两制从属一国,首次说明中央给多少权力,香港就享有多少权力。随后,人大常委会颁布对2017年特首普选的候选人加以限制的8/31框架决议,触发港人展开一系列争取没有筛选的真普选抗争,并以9月28日开始的长达79天的占领运动达到高潮。
郑宇硕表示,此后北京更加紧对香港控制,而尤其以内地执法人员2015年12月涉嫌将拥有英籍的铜锣湾书店股东之一的李波从香港劫持回内地,令港人和国际社会震惊,被视为直接破坏一国两制。而持有加拿大护照、在香港躲避多年的拥有多家上市公司和众多分公司的“明天系”集团的实际掌控人肖建华,今年1月27日“被带回内地”事件,更进一步削弱国际社会对香港一国两制的信心。
郑宇硕表示,香港回归 20年,港人不仅对一国两制信心大幅度下降,而且年轻人中产生强烈的港独意识,反映了一国两制在香港衰落到何种地步。
他说:“民意调查的确看到,一般人对香港一国两制信心在下降。更严重的就是香港的年轻一代对所谓一国两制的不满。对一国两制最大的冲击,就是年轻一代提出香港独立、香港公投自决等等的诉求。一国两制失败的地方,是广大的年轻人公开说,我不是中国人了。”
原香港大公报主笔、东方日报等报章的专栏作家、时事评论员王椰林星期天表示,港人和北京都从自己的角度认为,一国两制已经严重走样,一国两制的未来不容乐观。
他说:“香港人的看法和北京的看法不一样,认为在走样变形。香港人认为这个一国是过于强势,令到两制受到损害。北京认为两制是不把一国放在眼里,觉得它一国、中央权威受到挑战。现在大家基本看法不同,这就很难走到一起,所有的问题、矛盾都由此而生。这个矛盾现在确实难解决。现在双方都不乐观,北京不乐观,香港人也不乐观。”
据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12月22日发布的有关一国两制调查,目前香港人对一国两制有信心的为47%,已从2014年9月占领时期的32%的低位回升,但没有信心的仍占45%。
此外,香港民主党去年11月底公布最新民调显示,如果2047年无法实行立法会和特首选举普选,19%的受访者表明希望香港迈向独立,其中18岁以下和18至29岁的年轻人有接近62%认为,香港应该迈向独立。

文章来源:VO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