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3日星期四

陌生的历史:俄罗斯二月革命100周年



儒略历2月23日(公历3月8日)是个无法忽视的日子:俄罗斯正低调筹备二月革命100周年的纪念活动。许多俄罗斯人不愿回忆这段历史,因为那是一个国力衰弱、困顿不堪的时期。
Russische Revolution 1917 Februarrevolution (public domain)
(德国之声中文网)尽管总统普京去年12月下令筹备纪念活动,但这显然太迟。俄罗斯对二月革命的纪念十分低调。因为100年前的俄国困顿疲弱。沙皇尼古拉二世被迫退位,俄国一直到布尔什维克掌权后才重新成为大国。
今天,许多俄罗斯人都是这样的想法:凡是让俄罗斯强大的,都是好的,无论是罗曼诺夫王朝,还是斯大林。而革命破坏了国家的持续性,是不好的。多数俄罗斯人甚至对十月革命的前奏--二月革命一无所知。
回顾这一历史篇章:100年前的俄国濒临崩溃,直接的原因是一战、饥馑和经济的烂摊子。1915年起,俄军开始撤退,西线溃败,士气跌到谷底。1916年一年就有约150万俄军士兵投诚。俄国民众则深受饥饿、寒冷之苦。
1916年至1917年的冬天特别寒冷,人们又缺少木柴和火炭。工业生产以军用物资为主。物价飞涨,1916年底涨了四倍。俄国85%仍是农业,但少数工业中心爆发罢工抗议,特别是在彼得格勒,也就是后来的列宁格勒,今天的圣彼得堡。
早在2月23日前,大型军工厂就发生工人抗议。与此同时,夜晚人们就开始在面包店前排队。数千人高喊:"我们要面包!"
那些丈夫在前线打仗的女工也参加了抗议。警察受到群众的殴打,军队还犹疑不决。沙皇发电报要求镇压彼得格勒的抗议,第二天60名示威者死于枪弹之下。但随后,整团的军队士兵与抗议者站到同一阵线上。
工人与士兵很快成立了自己的组织。莫斯科的工人和士兵也效仿彼得格勒的例子。与此同时,市民中的自由派知识分子包括教师、医生、律师、法官等也参与了抗议。
沙皇尼古拉二世完全误判形势,2月26日致电杜马主席,要求解散议会,受到拒绝。一天之后,杜马成立一个委员会,以恢复公共秩序。议员接管政府部门。街头抗议集结成一场真正的革命。
军方将领表现出默许的态度。这并非由于他们对自由派意识形态感兴趣,而是因为俄国的防卫能力、战争的继续符合他们的利益。半年多之后的十月革命在政治上作了了断,布尔什维克掌权。直到1922年才成立了一个新的多民族国家--苏联。至少因为俄国再次成为一个大国,俄罗斯人更愿意怀念这个日期,而不是二月革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