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1日星期三

陈佩华:Walmart罢工──中国工运的新模式



编按:2016年5月中,沃尔玛(Walmart)在中国分店实行“综合工时制”,即弹性上班制度,引起工人罢工及示威,数月未停。此文由中国劳工议题专家陈佩华(Anita Chan)所撰,原刊于“无国界社运”,经授权编修转载。
图为2016年4月30日,安徽省淮北市,沃尔玛超市人民路店。
图为2016年4月30日,安徽省淮北市,沃尔玛超市人民路店。摄:Woo He/Imagine China
近几年来,中国经历了越来越多的罢工,其中沃尔玛(Walmart)的工人运动现已达三个月之久,足以标示毛泽东后的工人历史现正踏入全新的阶段。

“沃尔玛人”的身份建构与网络动员

沃尔玛的工人运动展示了几项特点。第一,过去所有罢工都只在单一的工作地点发生,而今年,组织起来的罢工却同时于四间沃尔玛店舖爆发。第二,这些罢工,以及于其他沃尔玛店舖出现的示威运动,都由工人自行发起、自行组织,事前没有与任何劳工团体联系。第三,运动透过互联网组织,运用了两名中国沃尔玛员工于2014年设立的网上平台。两名创立人给它起了低调温和的名字──“沃尔玛中国员工联谊会”(Walmart China Workers’ Association),并管理网志及讨论区,给工人提供平台作资讯交流之用(尤其关于法律知识)。网上讨论让工人们建构了同为沃尔玛员工之共同身份,使这个网络虽没有整全的组织架构,但却成为了强大的组织工具。
问题就是:为何现在差不多全部中国工人都有手机,但其他同于中国的罢工或抗议却都只於单一工作地点进行呢?其实分别就在于,沃尔玛员工有一种特殊的共同身份之感,因为他们于不同沃尔玛店舖都面对非常近似的问题,连最细微的事都极度相似。他们的身份建构,就是沃尔玛独特企业架构以及其管理手法与作风的成果。多年来,沃尔玛不断尝试建立员工对其创办人山姆・沃尔顿(Sam Walton)的个人崇拜。所有店舖都有一模一样的组织架构、数目同样的工作层级、一模一样的规则条例;所有员工都被给予英文名字,每天都要一起大叫相同的沃尔玛欢呼口号,不断被灌输同为沃尔玛人之信息。
虽然很多员工都不满公司权威式的管理手段以及微薄的薪酬,但都从作为沃尔玛员工一份子的身份角度去想。沃尔玛对其员工所作的社会教化(socialization),的确凑效,然而其发展结果(居然方便了工人维权),却不是沃尔玛公司所愿见的。这种沃尔玛身份在美国也能找到——美国的沃尔玛员工自行组织了一个抗议团体,并称之为“我们的沃尔玛”(Our Walmart)。而在中国,“沃尔玛中国员工联谊会”的成员也有近似的经历,讲同一种沃尔玛语言。
沃尔玛罢工浪潮的导火线,是公司新的制度。5月中,沃尔玛宣布将会采取“综合工时”制度,与美国沃尔玛的“开放式工时”制度极为相似,并会容许非常弹性的工时。对此,中国沃尔玛员工感到羞辱,因为他们将失去标准的工作时间,并须随时候命上班。瞬间,联谊会的会员人数就上升到10000。

沃尔玛工运如何萌芽

事实上,首次组织起中国沃尔玛员工的,并非联谊会。2006年,美国最大的工会联会“全球服务业员工工会”(Service Employees International Union)主席安迪・斯特恩(Andy Stern),曾发起针对沃尔玛的国际行动,而当时中国的官方工会“中华全国总工会”(All-China 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s,简称全总)也有参与其中。当年,全总曾受中国政府大力压制,要求解决国家越来越多罢工运动的问题。
为争取工人间的影响力,全总决定去做它自从1950年代也没有再做过的事:组织工人。全总尝试悄悄地组织起沃尔玛的员工。两个月内,在沃尔玛公司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全总经已能够开设近二十个民主选举而成的沃尔玛工会支部。可是,当全总把它所做的事公开宣布,并要求沃尔玛公司依照中国法律接受这些工会支部时,沃尔玛却随即与全总达成协议。全总与沃尔玛签定谅解备忘录(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以沃尔玛公司的积极参与为前提,于过百间沃尔玛店舖全部设立工会支部。自此以后,沃尔玛的工会支部便一直由公司的人力资源经理掌管。
虽则如此,2006年原初的民主工会支部选举,却带来意想之外的后果。曾经参与这些选举的员工依然于沃尔玛店舖工作,而且很想回到他们的工会。毫不惊讶地,今天联谊会主要的工运人物,年龄都介乎四十余岁。而其他沃尔玛员工都知道他们工作的分店有工会支部,并且对工会制度有一定的认知(虽则他们的支部都被公司的管理人员掌控)。随着沃尔玛越趋恶化的工作环境与工时问题,有些沃尔玛员工尝试于工会参选。沃尔玛的管理机关于官方本地工会默认的支持下,为员工带来了各种各样的阻挠。
由于全总十年前曾协助工人于各工作地点设立民主的工会支部,联谊会于今次十分坚持争取各级全总(全国、省城市层面)的支持,以助他们对抗沃尔玛公司。
在联谊会的压力下,《人民日报》以及广东省总工会均宣布,指如沃尔玛般的零售店,并不符合采取综合工时制的资格。但是,地区层面的工会和劳动监察机构仍然不断无视这些公告,这是因为在中国的政治架构中,他们真正的上级是本地政府,而本地政府只关心吸引外来投资的事,因此与工厂老板串通。然而,这两次的公告却给沃尔玛的工人抗争带来了正当性。现在,参与运动的工人正把案件带上法庭。联谊会正向国际的工人社群告急,务求争取支持去打这场硬仗。
(陈佩华,Anita Chan。中国劳工议题专家,现于 The China Journal 担当编辑,并于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作客座研究员。关于中国的议题,曾出版九本书籍以及过百份学术文章,所著书本包括《沃尔玛在中国》(Walmart in China))
文章来源:端传媒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