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1日星期三

裴敏欣谈《我的奋斗》畅销与中国毛泽东热



多家媒体日前报道说,纳粹独裁者希特勒的反犹太宣言《我的奋斗》再次在德国成为畅销书。据说,此书自2016年1月再版以来已经销售了8万5千册。与此同时,毛泽东最近几年在中国也成为许多民众热捧和怀念的人物。每到毛泽东的诞辰日,总有许多毛泽东的崇拜者们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颂毛泽东,重弹毛是“中国人民大救星”的老调。德国的“希特勒热”和中国的“毛泽东热”升温的深层原因是什么?两者是否有某种关联?对独裁者的崇拜升温给现代社会和国际秩序带来什么影响?美国东部时间1月10日美国之音VOA卫视《美国观察》邀请美国加州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教授裴敏欣博士来分析这些问题:
《我的奋斗》在德国热销有两个原因
裴敏欣表示,希特勒《我的奋斗》一书在德国热销有两个原因:一是希特勒《我的奋斗》这本书70年没有印制过,过去70年这本书的版权是归巴伐利亚州政府拥有,禁止重印这本书。你现在重印,一定有人对这本书好奇。这次印的《我的奋斗》这本书,和70多年前的那个版本是完全不一样的,现在这本书的两千多页,里面有专家批注、注解、解释这本书里希特勒说的话害处在哪里,有很好的批注;二是德国并不是处于政治真空状态,现在欧洲大陆右翼兴起,德国的右翼、极右翼以及新纳粹主义势力最近有所抬头,这对于这本书的销售一定有所影响。另外一点,这本书是网络销售,不排除其他国家的读者买了这本书。据裴敏欣根据他对欧洲政治的了解所做的分析,这本书的畅销最主要的原因可能还是读者的好奇。德国这本书畅销,但是希特勒像并没有畅销,而且书商卖这本书不敢做广告,是偷偷摸摸低调在卖,另外德国的主流政治人物没有一个公开称赞希特勒,这些都说明德国人并不是怀念希特勒。
“毛泽东热”和《我的奋斗》热销没有可比性
裴敏欣认为,中国的“毛泽东热”和德国《我的奋斗》一书的热销没有可比性。理由是:第一,中国官方从来没有真正进行过所谓“去毛化”,没有真正否定毛泽东,始终把毛泽东作为中共的历史核心人物,而且中国的领导人,尤其是当今的中国领导人,经常引用毛语录和毛的诗词。这与德国没法比,德国是经过去纳粹化的,纳粹的核心精神、核心价值都是被抛弃的,是被公开否定的;第二,在中国民众当中,毛的画像到处可以看到,在德国是看不到希特勒画像的。这说明这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现象。
中国底层毛粉和精英层毛粉有紧密关系
裴敏欣分析说,据他的观察,现在中国的毛粉有很多是毛泽东时代政治运动的牺牲者,他的朋友同学当中也有大量毛粉。他认为,中国底层的毛粉和精英层的毛粉有紧密关系。如果中国的最高层以鲜明的态度表明自己不是毛粉,那么在中国民众当中对毛的崇拜热度会大大下降;在中国的民众当中,很多人只知道自己经历的毛泽东时代,并不知道毛在中国历史中的地位;还有很多人是对现实不满,他们是通过崇拜毛来表达对现实的不满。民众对现实的不满最主要在于现实社会的不平等,以及官员的腐败。他们认为,毛时代是贫穷的平等,而且官员不敢腐败,因为经常有群众运动;再有就是和中国民粹主义思潮的兴起有关,实际上毛泽东代表的是中国的民粹主义。这些人的心态和毛的核心价值观是融为一体的。
文章来源:VO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