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日星期四

唯色:一个有关承诺的故事



两个月前,两个去欧洲旅行的北京友人,从德国带回一本摄影集送给我。并在扉页上这样写道:“亲爱的阿佳(藏语意为姐姐),在徕卡总部看到这本摄影集,第一个念头就是想立刻送到你的面前。多么希望有一天,你能在有尊者的拉萨,自由快乐地生活!”
hundert-tage-tibet
《Hundert Tage Tibet》(百日图伯特)的摄影集。(唯色提供)
这本名为《Hundert Tage Tibet》(百日图伯特)的摄影集,2014年国家地理杂志出版,收录了上百张照片。拍摄者是德国摄影师York Hovest。实际上今年初,我从网上读到过这位摄影师去西藏拍照片的故事,这不是一个平常的旅行图像记录,而是一个有关承诺的动人故事。我当时还从Google上搜索了不少他拍摄的照片,大致了解了他的生平及这个故事。原来York Hovest本是一位时尚摄影师,整日拍摄的都是美人和风尚。2011年6月,33岁的他在法兰克福第一次见到尊者,并担任了三天的摄影师。是缘分也是注定,他突然生起一个特别的愿望,为此做出一个大胆的承诺:他要去尊者达赖喇嘛的故土拍照片。他在给尊者的信里写道:“我不想只是说说而已,我想把TIBET带给你。我要走遍TIBET,为你捕捉这片土地与人民的美和苦难。”
说到做到。2012年和2013年, York Hovest用了一百多天,在TIBET的许多地方,徒步、骑摩托车或租车行,总计五千四百多公里,拍摄了九千多张照片和十多个小时的视频。除了带去专业的摄影设备,他还冒险使用了一个隐蔽的相机。
他去了被雪覆盖的神山冈仁波齐,去了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下面的村庄与寺院,去了纳木措、雍布拉康等等许多地方。当珠穆朗玛沐浴在美丽的月光下,York Hovest站在这座世界最高的山峰前已挨冻了半个多小时。“我做到了,”他在日记中写道:“我一生中最好的照片。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我必须等待这一刻,最后的压力消失了,所有的努力,所有的痛苦。”而在拉萨,他想去拍摄尧西达孜,那是尊者达赖喇嘛的父母及兄弟姐妹的家,可是房子成了废墟,入口处被锁住,且贴着禁止入内的标志。还有一次,他的“进藏批准函”被中国士兵当着他的面撕碎,“出去!”士兵用手指着边界的方向。
2014年,国家地理杂志出版了他的摄影集,很精美,也沉甸甸的。他于是立即动身去达兰萨拉,将这本摄影集献给了八十岁的尊者达赖喇嘛。当尊者笑呵呵地翻开每一页,看着照片上久违了半个多世纪的TIBET,一次又一次地紧握York Hovest的手,并说:“你真的表现出了很大的承诺和决心。”是的,这位年轻的德国摄影师,用行动实现了他对尊者的诺言。
据介绍,York Hovest在第一次见到尊者之前,刚读完了海因里希·哈勒(Heinrich Harrer)写的《Sieben Jahre in Tibet》(西藏七年),这是我知道的第二个因为这本书而来西藏的德国人。另一位是曾经当过德国总理的赫尔穆特·科尔(Helmut Kohl),他在中国的邓小平时代,即1987年7月访问拉萨,为的是实现他在年少时因《西藏七年》而产生的梦想。
哈勒是奥地利登山运动员,1944年至1951年在西藏生活过,还曾教过少年达赖喇嘛学英文。他的这本名著于1952年出版,随后被译成三十多种文字,包括中国译本和台湾译本。我读过两个中文译本,台湾译本如实翻译,但中国译本有删减和篡改。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