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3日星期六

彭明预留遗嘱“意外是被陷害” 家族声明要进中国见遗体

资料图片:中国异议人士彭明。(博讯网)
资料图片:中国异议人士彭明。(博讯网)
彭明写于1998年被捕前的一份说明。(家属提供/记者乔龙)

中国著名异议人士彭明11月29日在湖北咸宁监狱突然身亡。据监狱负责人称,彭明在看电视时突然倒地昏厥,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自由亚洲电台获得彭明被捕前于1998年在中国预留的一份遗嘱,称“如果我出现意外,一定是被人陷害、栽赃”。彭明在海外的家族全体成员12月2日发表公开声明,要求中国政府准许他们回国奔丧,并准许国际法医验尸。
著名异议人士彭明11月29日在咸宁监狱猝死,当天公安向家属出具的死亡证明被强行收回。因此,海外亲友无法回国料理善后。彭明在武汉的哥哥彭章明见过弟弟的遗容后,见其已被整容,面容安详。
自由亚洲电台12月2日独家获得一份彭明于1998年11月24日被捕前预留的遗嘱,其中写道:“如果本人失去人身自由或及出不测事件,请我的父亲、母亲、哥哥章明、妹妹彭星等代表亲属处理有关法律事务。该份有彭明签名的“说明”还称,“如果我出现意外,一定是被人陷害、栽赃。中联发的事业是得人心的,是一定会成功的,别有用心的人决不敢公开指责我所从事的事业”。
2004年5月,彭明在缅甸被中国特工秘密诱捕、绑架回中国后,于05年10月被武汉法院以“组织和领导恐怖组织罪”判处无期徒刑。彭明否认控罪。他被羁押期间,哥哥彭章明辞去工作,每月到监狱探访一次。
彭章明12月2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说,他还在与当局交涉,尚未取得死亡证:
“我现在正在检察院办事,我确实没有时间(接受采访),不好意思。我现在办一些法律手续。另外,我初步跟监狱方商量,(遗体)先保留10天,因为要考虑到海外的亲友要回来,要有一个过程。就是遗体保留10天,现在监狱在那个地方(殡仪馆)专门有人守护,其中还有好几个武装警察守在门口”。
记者:您现在看了监控录像了吗?
回答:我现在没看,我等他们(海外亲属)来一起看。
彭明家族在海外的全体成员于12月1日(北京时间2日)发表一份声明称,“彭明12年前在缅甸被绑架进中国,我们采取低调,彭明被判处‘无期徒刑’,我们低调。彭明受虐待,我们低调。这一切‘低调’,只有一个卑微的目的:希望彭明能够活着回家。但是,‘低调’并没有能盼着彭明活着回家”。家属向中国政府提出四点要求,包括尽快给全体家属进入中国的签证,见彭明最后一面;要求具有公信力的国际法医验尸。在上述两项基本人道要求没有达成之前,保留彭明遗体。
彭明的妹妹、旅居美国的彭星当天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目前正在安排彭明的孩子的签证事宜,非常繁忙:
“我很忙,我现在又在跟中国方面联络,要协调一些事情”。
记者:死亡证明拿到了吗?
回答:没有。我现在忙有关小孩要签证的事,还有关于要给他做尸检的事,究竟怎么死的。这些事情很复杂。到时间不给(当局)火化,(遗体)还能停多久等,这些事情都在(与当局)进行协商。
咸宁监狱方对彭明的哥哥说,彭明是在29号早上八点多,看电视时突然摔倒,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属于猝死。
安徽异议人士沈良庆认为,彭明家属提出的要求是合理的,因为很多维权人士或异议人士以及普通民众在当局监控或羁押期间猝死死亡,如李旺阳等。他说:
“彭明的情况比较特殊,他跟王炳章一样,由特务把他绑架回国重判。所以我想会不会有这种可能制他于死地,至少不能排除这种可能。这种怀疑是完全合理的”。
沈良庆说,往往被捕者家属采取低调处理的方式,换取当局改善被羁押者环境,但实际上,低调不利于引起国际社会对被羁押者的关注:
“在国际社会有更多压力的情况下,有可能让他不至于太胡作非为,他对此多少有点忌讳,即便不会改善环境,至少不会更差。彭明之死,我想是一个教训。所以我一听到彭明死讯,我就想到王炳章,但是王炳章家属这一点做的比彭明家属好,舆论关注更多一点,但是我感觉还是不够。尤其是国际社会,特别是西方国家的政客的压力不够。这方面,我想谴责西方政客”。
彭明原为中国航空航天部航空通用电气集团总经理。他于1998年6月组建以独立知识分子为主要成员的“中国发展联合会”,后被当局取缔。彭明于2000年9月逃亡,后在美国组建民运组织“中国联邦发展委员会”,致力于实现自由、民主、普选,结束中国大陆“一党专制”。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