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日星期四

北京警方借故拒提供江天勇资料美国国务院表关注


中国人权律师江天勇“被失踪”已经9天。其父亲委托的律师前往北京西站派出所查询立案情况,对方突然拒绝履行职责提供任何信息。北京警方曾提出江天勇的父亲必须开出父子关系证明才肯提供江天勇的任何信息,而其家乡派出所却拒绝提供这一证明,由村委会开具的证明又被北京警方认定无效。与此同时,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敦促中国政府公布江天勇下落。

江天勇律师到湖南长沙探望“7.09”被捕律师的亲属,遭遇7.09大抓捕中被捕人士相同的“被失踪”命运。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11月30日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两位律师到北京西站派出所向办案警官查询有关江天勇失踪案的最新情况,遭到刁难:
“11月29日,陈进学律师和宋玉生律师携带江天勇父亲开的父子关系证明,再次来到北京西站派出所,要求调取监控录像,用了一个小时找到了警官杜军。杜军说,村委会开的父子关系证明,证明力不够。一定要户籍所在地派出所出具证明。北京西站派出所警察声称没有发现关于江天勇的信息。说江天勇最后失踪的地点是长沙南站,让我们去长沙南站派出所开取江天勇是否上车的证明”。

江天勇的代理律师陈进学对记者说,公安除了要求提供江天勇户籍地派出所提供江天勇与父亲关系证明,还借故要求律师自行调查江天勇的下落:
“他就说江天勇失踪的地点在长沙,要我们去长沙南站开上车证明,说现在不能确认江天勇在长沙南站有没有上车。他说要我们自己去长沙南站派出所开证明,证明他是否已经上车。他这是推卸责任。北京西站派出所既然受理的报案,并给了回执。他完全可以向长沙调取资料。我们还是坚持要求北京西站派出所给一个说法,交代这个人到底去了哪里”。

中国警方在处理江天勇案中,明显给律师及家属设置各种障碍,包括江天勇户籍地派出所拒绝履行职责,为居民提供亲属关系证明。宋玉生律师说:
“江天勇他爸爸去当地派出所要求开证明,但公安不给开。只能去村委会,找村委会配合,村委会开了父子关系证明。当地派出所根本就不配合。我们还在努力”。

11月25日,关注事件的“国际特赦”组织发出紧急声明称,有鉴于江天勇律师因从事捍卫人权工作,多年来屡遭中国当局骚扰、拘禁及人身伤害,此次失联事件更可能使他面临酷刑及非人道虐待的危险。两天后,中国六十多位律师、“7.09”案被捕人士亲属以及江天勇的妻子发表联署声明,敦请相关公安部门立即对江天勇失踪一事展开调查。德国副总理加布里尔对江天勇的处境感到震惊和担忧。德国联邦经济部的一位发言人曾表示,如果需要、如果有帮助,加布里尔愿意为江天勇的命运而努力。

此外,美国行政当局和国会中国委员会(CECC)将于下周举行听证会,江天勇案将是该听证会的一项内容。美国国务院东亚事务局发言人亚当斯(Katina Adams),于11月28日敦促中国政府尽快公布江天勇的下落,同时要确保他的安全,让其尽快返回自己的家中。

45岁的人权律师江天勇于11月中旬到长沙探望“7.09”被捕者谢阳的妻子并了解相关情况。21日晚间,他在长沙南站与外界失去联系,其过程与7.09被捕者极其相似。他的妻子金变玲希望国际社会继续关注其丈夫的处境。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