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日星期四

茉莉:看美国人把总统权力关进笼子里──民主制度制衡特朗普之办法



如果一个国家不幸让一个糟糕的领导人上了台,专制国家的人民除了自认倒霉别无他法,因为专制就是“皇权至上”,人民的权力被关进笼子里了。等了两千年也没有等到投票权的中国人,这一次破天荒地被允许观看美国大选这出激越连续剧,他们看到了各方竞争的热闹与娱乐性,也看美国社会的多重矛盾与人们的撕裂阵痛。
俗语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这次大选真正值得注意的是:一方面,美国人承认选举结果;但在另一方面,眼看一个反智反民主原则、挑动族群对立的人当上总统,深感危机的美国人,开始穷尽民主制度制衡权力的各种可能性,以制衡、驯化并调教曾在竞选时蛊惑言辞的新总统。
一直追踪观察美国大选,笔者深感人们认识世界的能力何其不足,即使是高度民主的国家也免不了选择失误。但是,比较起顽固的独裁专制制度,民主国家比较容易纠偏纠错,具有自我修复的功能。那么让我们继续观察,看美国是依靠什么人、通过什么方式纠错,将新总统的权力关进什么样的笼子里。

%e7%99%bd%e5%ae%ab胜选者继承败选者的政策

这不是什么新鲜事,执政党把其竞选对手的政策据为己有。前些年,瑞典的左翼社民党就指责右翼保守党,说他们自称“新工人党”要保护社会福利,抢走了传统左派的选民。而一旦社民党上台,他们也毫不客气地将右派的一些政策顺手拿过来。
两个大党互相“剽窃”对方的政策,在身为瑞典公民的笔者看来,是完全可以理解的。首先,瑞典两大党都是中间派——中左和中右,这些年双方政策都往中间走,不像川普属于美国极右派,其政策大都与左翼民主党针锋相对。其次,瑞典竞选整个气氛都很温和,双方表面上客气不伤面子,若是哪一方被对手拿走政策,另一方嘟哝几声也就算了。
从色彩学角度看,瑞典的左右两党有着相近的色彩,可视为“调和色”。而美国蓝红两党的色彩却反差很大,是造成视觉冲击效果的“冲撞色”。然而,在胜选后短短几天里,立场强硬好走极端的川普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他放软身段拾起他的政敌——民主党的老政策,这种巨大的转折颇具戏剧性。

政策由深红掺蓝呈现中间色

虽然从未有过执政经验,但商人川普却是政治色素变换迅速的人,他很快就把共和党右翼的深红掺进左翼民主党的蓝色,变化出一种中间色——灰紫色来。这种令人眼花缭乱的色彩变换,翻脸如翻书的180度大转弯,可在如下事例中看到。
其一,美国国内最重要的大选议题是奥巴马医改法案。之前,川普曾指责医改是“一个彻底的灾难”,要坚决废除。但一旦当选,川普突然说他“很喜欢”奥巴马医保的两个关键条款,要保留下来,他只对奥巴马版本做一点修正而已。
其二,对竞争对手希拉里,川普在竞选时曾声嘶力竭高喊要把她“送进监狱”。但当选后,川普说自己没多想调查希拉里,也不优先考虑。川普还在演讲中说“我们都欠她一个大大的感谢”,还破天荒地赞扬克林顿一家人“非常有才能”。
其三,对亚洲盟友,川普曾说,他如当选将考虑撤走驻日韩的美军。然而一当选,他便致电南韩总统朴槿惠,承诺他将维系美韩双边的协防关系。而后,川普又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纽约会晤,商量在互相信任的基础上合作。
其四,在选战中,川普曾有不少赤裸裸的排外和种族歧视言论,其竞选网曾于2015年12月7日刊登“禁止穆斯林进入美国”的演讲。在川普当选后,该网站迅速删除有关反穆斯林的言论。新总统说,对出现的一些针对少数族裔及穆斯林的恐吓事件,让他很难过,他要对此说“住手”。
其五,对在2015年已判决合法的同性婚姻,川普曾计划任命反堕胎的大法官,以推翻该法案,这使他获得不少白人福音派基督徒的选票。但新总统在当选后说:“可以接受同性婚姻合法化。”
其六,竞选时,川普宣称在美国和墨西哥之间的边界修筑墙壁,以阻止非法移民。当选后他说:“暂时不修筑高大、漂亮的美墨边境大门,部分边境会用栅栏式的围墙代替。”在竞选后期,川普就放弃过去主张大量驱逐移民的立场,而表示只驱逐犯法的移民。
除了以上几点,新总统在其他国际事务方面的态度是否变化,还有待于观察,例如,是否退出巴黎气候协议,是否会“撕毁”伊核“协议,是否放弃TPP,……。但无论如何,这个完全没有政治常识与外交经验的新总统,开始收拢他满嘴跑火车的大嘴巴,学着扮演一个温和而彬彬有礼的绅士了。

绝望时刻需要绝望措施:抗议

有人说,当家才知柴米贵,新总统执政后不能履行选举诺言是常事。然而,川普离去白宫当家还有两个多月,昔日粗鲁吹牛、刚愎自用的大富豪突然纡尊降贵地改变口气,对自己的选举承诺不是变卦就是打折扣,甚至向着其对手民主党的蓝色方向跑。如此不正常做法,可以说是世界民选总统中创历史纪录的第一个。
我们由此看到,民主制度有战胜人的丑陋本性的可能。毫无疑问,令川普的态度发生急剧转变的,主要是大选后美国各地爆发的大规模示威游行。愤怒而悲伤的示威者包围了川普大厦,高喊:“他不是我们的总统!”一个多星期来,美国的抗议运动烽烟滚滚、四处开花,其参与者誓言要持续到一月二十日总统就任之后。
就像香港的“雨伞运动”一样,人们将美国发生的抗议视为一种“新民权运动”。尽管选举程序合法,但川普并没有赢得大多数人的选票。示威者指责川普在竞选中鼓吹的种族歧视和性别歧视言论,散布阶级仇恨心理,其恶毒言论伤害了很多美国人的感情,给社会造成了极大的心理恐慌与绝望。
为此,纽约市长白思豪高调呼吁全国民众继续抗议,以保护妇女和同性恋人士等的权益。这是一种传统的非暴力抗争,其目的是为了抵抗、矫正民主体制下重大的不公义。示威者除了要求川普下台之外,喊出了一个最响亮的口号:“爱战胜仇恨! ”
%e7%be%8e%e5%9b%bd%e7%a4%ba%e5%a8%81缺少人权观念的新总统先是本色出场,在推特上抨击抗议者,指他们是“被雇佣的专业水军”。但几个小时后他就换了口气,赞扬示威者“为了我们伟大的国家所展现出的热情”。他还说希望所有人能够团结起来,整个国家能够“互爱互助”。川普似乎搞明白了,是他首先挑起种族偏见与社会仇恨,现在必须由他来承担弥合的责任。
比较起来,香港“雨伞运动”虽然可歌可泣,却因为面对的是一个顽冥不化的专制政权,即使坚持够久也没有带来应有的政治效果。而美国的抗议者借示威游行表达不满,很快就见成效。这种合理合法的政治参与,是民主体制健全的一个标志。
尤其令人感到欣慰的是,这次有大批青少年踊跃参加抗议川普的游行示威。可见,美国半个世纪来兴起的平权运动,产生了一代有反种族主义观念、继承了启蒙理性的新人,他们为维护美国宽容自由的传统而站出来抗争。

三权分立制约糟糕总统滥权

西方主流媒体大都认为,川普上台吓坏了全球。美国著名政治思想家福山悲哀地指出:川普的当选意味着美国政治的失败,自由世界次序受到攻击,民粹主义源于社会分裂,对国际安全体系威胁极大。英国评论家菲利普也绝望地说:历史从此偏离正轨,“西方失去了守护者,民主失去了倡导者”。
但我们应该看到,美国在200多年间发展出来的成熟的民主制度,其三权分立的政治体制和文化,具有稳定性和连续性。孟德斯鸠提出的“权力制约权力”理论,使美国政治有一套互相制约的制衡体制,足以制衡最糟糕的总统滥权。因此在川普执政后,美国在内外政策上可能有一些变化,但不会发生很大的灾难。
首先是国会的参众议院制度。国会掌握立法权,总统的内政和外交政策,都要受到国会的制约。总统提议的政策可能会被国会否决,参议院甚至可以对总统对外缔结的条约行使否决权,例如《凡尔赛和约》。其次,是独立的司法制度,美国最高法院可判决总统签署的法律文件或决议因违背宪法而无效。
再次,是被称为“第四权力”的新闻媒体。作为无冕之王,美国媒体在反映民意 、制约权力上战果辉煌,曾报导过著名的民权运动和水门事件。此外,还有与媒体互动的公民社会。公民社会包括独立于国家权力之外的各种民间组织,他们有较大的活力与能量改变政府的政策。对于上述种种制约,只会经商赚钱的政治白丁川普是不太懂的,但他所依赖的有执政经验的精英团队应该知道。
如果狂妄的川普拒绝妥协,美国人能找到一千种办法让他投降,有各种法律令他就范。例如,众议院享有对总统的弹劾权。目前已经有一位美国教授,预言川普将会被他自己的共和党所掌控的国会弹劾。当年,尼克松总统就曾在国会弹劾过程中灰溜溜地辞职。以川普的个性和为人处事,他能授人以柄的丑闻不会太少。例如,原有三桩有关川普大学涉及“诈骗”的官司,一直拒绝让步的川普在当选后惊人逆转,支付了2500万美元与对方和解。

聆听开国元勋温暖人心的言辞

这样各方制约的结果是,川普在竞选时开出的一大堆治国药方,如反移民,反自由贸易,孤立主义,都必须经过他所蔑视的建制派审慎检验,也会时时处在民间社会的严密监督之下。笔者相信,川普的一些玩民意、煽激情的荒唐药方大都会被抛弃,而由此反映出来的社会缺陷,例如美国社会不平等扩大化和经济停滞等问题,却会引起重视,人们会致力于找到解决问题的良方。
如前所述,被关进制度笼子里的美国总统不管怎么强悍,也无法像暴君毛泽东一样翻天揭地任意胡为。但至今为止,川普蔑视自由、平等、宽容、法治与人类尊严等基本价值的态度,他的那些粗俗、鲁莽和挑衅的言论,已经损害了美国在世界上的信誉,败坏了世道人心。就像打开潘多拉的魔盒,美国不同种族、不同阶级的人民之间长出仇恨的种子,产生社会分裂、混乱与对抗的迹象。
一场选举导致世界遭受重大的挫折,给我们带来巨大的困惑与焦虑。但这一切并不意味着民主制度的失败。相反,这次大冲击迫使人们重新思考坚守基本价值的问题。美国之伟大,在于它的民主政治文化里有自动纠错机制,能将趾高气扬的新总统成功地关进笼子,并套上紧箍咒。
就在笔者截稿时,即将离任的美国总统奥巴马说:美国在维护世界秩序、确保和平与稳定方面的作用不可或缺。如果他信仰的核心价值受到威胁,他将作为普通公民站出来发声。
%e5%8d%8e%e7%9b%9b%e9%a1%bf
最后,让我们聆听美国开国元勋华盛顿总统那温暖人心的言辞:“美国的政策将会以纯正不移的个人道德原则为基础,而自由政府将会以赢得民心和全世界尊敬的一切特点而显示其优越性。”
二O一六年十一月二十日

文章来源:争鸣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