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日星期五

高新:“垂帘听政”是未来习近平最不坏的选择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王歧山十九大是否连任与习近平二十大何去何从》中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分析了无论王歧山在十九大上下还是不下,习近平到二十大时“下”的可能性应该是大于坚守在总书记或者党主席位置上续任第三个甚至第四个五年的可能性。当然这里说的“下”仅仅是指党总书记或者说党主席一职,届时的习近平效法胡锦涛把党权和军权打包交出,一次性“裸退”到底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一段时间以来,关于习近平连任第三届甚至更长时间的外界评论报道文章层出不穷,一篇署名“杨子”的题为《习近平连任三届的操作步骤》的文章称,习近平想学普京,要主宰中共政坛30年。要做到这一点,连任两届的时间是不够的。他现在才成为“核心”,不可能只当五年。起码要十年吧。十年后由自己的“接班人”掌权,再影响政坛十多年。
习近平现在的策略,就是分三步走,逐步实现他的梦想。
第一步,扫清制度障碍。在中共“十九大”上,确立以70岁入常委为限,在制度上,他可以顺利在“二十大”上连任。那时他只有69岁。
第二步,造成非他莫属的势态。“十九大”上不培养“接班人”,或不明显指明谁是“接班人”;“二十大”时没有明显的替代人选,就可以造成他继续留任的天时。
第三步,众星拱月,造成留任的人和。“二十大”之前,会有文章厘清,两届不是制度,退休年龄才是制度等。然后有“民间”的声音,官员的呼吁,要求习再干一届。
以正式拥戴习近平“核心”的领袖地位为主要内容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召开之前,已经有香港媒体分析指出,此次第18届六中全会,是明年中国十九大的前奏,对强化习近平权威、建立“习氏帝国”十分重要。六中全会前,官方又掀起新一轮为习“造神”运动,甚至有“民间舆论”发公开信或提案要求习“延长任期”,大有民国初年袁世凯想称帝、儿子造势“劝进”之状。
今年1月开始,地方诸侯开始发声,使用“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这个不同寻常的称谓。
临近此次六中全会,造神声浪再起。10月18日,官方人民网属下人民论坛发出标题为“大国崛起呼唤强大领袖核心:当前公众的核心观念与核心意识调查报告”,打着“民调”旗号,实际上为习做“核心”推波助澜。
报告称调查逾1万5000名受访者,得出五大结论,显示“强化核心意识、明确领袖核心”势在必行,习近平有“大国领袖特质”,而且“得到广大干部群众由衷认同”,“社会各界对进一步明确习近平总书记的核心地位高度期待”。更有甚者,内地民间开始出现要求习近平“延长任期”的呼吁。
香港媒体认为:这些对习近平的“劝进”舆论,诚如民国初年的袁世凯,想做皇帝,于是其儿子袁克定专门印制一份假的《顺天时报》(袁世凯日常阅读唯一报纸),天天刊载社会各界“拥护帝制”的消息,令袁世凯终下决心“顺应民意”登基称帝。可惜的是,袁的皇帝梦只做了83天,便一命呜呼!
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10月24日至27日在北京召开,27日闭幕当天,官方发布公告,宣布在本次会上确立了习近平的“核心”地位。
10月31日,中办调研室巡视员邓茂生在传媒座谈会上表示,“十九大”政治局常委人选并非今次六中全会主题,中央领导层不是终身制,是否退休,会按照实际情况灵活处理;所谓“七上八下”的规定,只是民间说法,不足为信。
此言一出,外界媒体更有理由认为这分明是在为习近平连任两届后仍不退休做舆论准备。
六中全会召开之前,中共体制内专家、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已经多次分析称,中国也可以借鉴总统制的一些制度形式,但如果实行总统制,必须进行系统性改革,要从国家元首、政府首脑的职责许可权、政治体制、司法体制、行政体制等多个方面,进行系统化设计。
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胡星斗附和说:未来的中国可能变成总统制,到那时习近平个人的权力将更大。
海外的网路杂志〝纵览中国〞专栏作家郭宝胜、《纽约时报》前记者赵岩,及一些海外媒体的评论人士均相信,习近平可能在未来5年后将实现总统制,习近平有望再任10年新总统。
按照如上观点,习近平必须是赶在自己任满两届国家主席之前强行修改宪法,在“法定”实行了“总统制”的同时,或是不在宪法条文中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总统”的任期,意即可以由在位者灵活掌握。此其一。
其二,仍然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总统”只能连任两届,但这必须说明此次修宪之前的国家主席与新体制中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总统”之间没有继任或者说连任的关系。如此操作起来,实属不易。
更何况,在一党专制前提下的中国大陆,党的最高领导人兼任“国家元首”说到底不过是为了“外事”需要,就如同中央军委对外要使用“国家军委”(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和国务院的“国防部”招牌是一回事。
无论是习近平还是未来的党总书记或者党主席,其权力并非是要通过行政职位去落实。除非他习近平所谓的“政改”是在过去赵紫阳曾经设计和推动的基础上再向“党政分开”的方向跨出一大步,让“国家元首”由虚转实才有可能。
相对于外界就习近平任十年后仍要继续连任的众说纷云,海外中国问题专家中头脑较为清醒的也有,柏林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的政治、社会、媒体课题研究部副主任潘宇舟就是其中之一。
中全会召开之后,这位德国学者发表看法说:(中共现政权)的集体领导和"核心"这个问题,这两者是可以并行的。一方面是集体领导制和做决策,另一方面将习近平推为"核心"、对外形象以及中国的强人。
这位先生还对记者表示说:目前,我无法想象,习近平会寻求第三次连任,从而质疑现有的、为了保证中共党内和国家领导层平稳换届而形成的党内规矩。不过,如果他的改革计划成功,我完全可以想象,他在第二届任期结束后,继续以很大权威积极参与中国政治。在中共历史上有不少先例,影响颇丰的领导人--特别是邓小平和江泽民--在不担任党和国家公职时,也要对中国政治进行有力决策。最近一段时间屡屡有报道,称江泽民、朱镕基这些党内元老参与、涉入有关改革的讨论。
依笔者之见,无论是习近平本人还是那些可能会拥戴习近平长期留在台上的党内“轿夫”们,完全没有可能在决定下届党代会召开时间的本届六中全会上讨论下下届的党代会上习近平是去还是留的问题。此其一。
其二,正象笔者已经在上篇文章中所分析过的那样,之所以推断下下届的习近平连任第三届党总书记或者说党主席的可能性低于只留任军委主席用枪杆子保证其个人意志在“接班集体”里被持续贯彻执行的可能性,是因为实现后者既无操作上的难度,亦无“法理”上的障碍,其党内精神领袖的地位和威望可以在此基础上长久地延续下去,永垂不朽。何乐而不为?
至于届时的比习近平年轻两岁的李克强是否会因为时年才六十七岁,是否应该按照“七上八下”年龄标准在二十大上留任第三届政治局常委的“问题”,肯定连李克强届时都不会觉得是个问题。
回想当初江泽民向胡锦涛交班党总书记的十六大上,江泽民被拥戴继续留在军委主席位置上“帮助”胡锦涛工作的结果并没有导致比他江泽民年轻两岁的李鹏,还有比他江泽民年轻九岁的李瑞环哭着喊着要与江泽民“共进退”,更何况如果说当初的李鹏和李瑞环在政治局常委会内对江泽民多少还能起到一定程度的制约任用的话,如今的政治局常委李克强在习近平面前已经是除了“遵命”二字别无选择。
总之,相比于比过去的江泽民和胡锦涛,习近平虽然是个人专断,大权独揽,刚愎自用,唯我独尊,但他在考虑个人进退问题时毕竟还是要从整个政权的“长治久安”着眼,利弊权衡之后,按时“退位”然后“垂帘听政”应该是最不坏的选择!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