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日星期五

姜维平:中纪委回头看,黄奇帆玩完



以反腐打老虎为幌子,中共党内的派系内斗越演越烈,号称“六朝元老”的政坛不倒翁,重庆市长黄奇帆,近日有了麻烦,2016年11月25日的重庆日报披露说,按照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统一部署,中央巡视工作专项检查组来渝对市委巡视工作情况开展专项检查。11月24日上午,中央巡视工作专项检查会在渝召开。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成员、办公室主任黎晓宏讲话,市委书记孙政才作表态讲话。
按照惯例,这是一次反腐工作的回头看,也就是说上级对山城反腐打老虎没打到点子上,表示不满,那么,谁是大老虎呢?显然,孙政才没问题,这几年他在重庆是混日子,不左不右地等机会上位,谁也不得罪,而且他当甩手掌柜,把市政交给黄奇帆,因为无权而没机会贪腐,尤其是他的推荐人,原总理温家宝,助习一臂之力,绊倒薄熙来,习不看繒面看佛面,孙既使当不上总理,也能安全着陆;但与薄紧密相处如鱼得水的黄奇帆,就不同了,他不仅是后娘养得,属于过时的江系人马,而且其家人以权谋私的丑闻已败露,被巡组抓住了尾巴,目前似乎大难要来临。
由以往中纪委抓老虎的战绩看,周永康,徐才厚,薄熙来等贪官污吏被整肃一般具备两个条件,一是行贿受贿,贪赃枉法的证据确凿,二是在党内另立山头,企图取代党内已集体决定的领导人,依据这一中国特色的标准分析,可以预知黄奇帆的官运走向,虽然,吴邦国,曾庆红等一些江派大佬一再力保黄奇帆,他本人在薄倒后的确也尽力填补薄熙来留下的滥摊子和无底洞,特别是,代表上级安抚重庆地方官的张德江,曾给黄奇帆一条出路,使他感动得涕泪横流,但他毕竟闯下的是十恶不赦的大罪,黄奇帆曾拿着鸡毛当令箭,亲自带领数十辆警车垮境追杀王立军,一路杀进成都美领馆,这一叛逆的举动在中国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他之所以这样做,既来自于对中南海政局变化的误判,也来自于对薄熙来的信仰和愚忠,这样的一个是非不分,胆大包天的官员,再有能力,谁还能用他呢?
重庆官媒还报道说,会上,黎晓宏传达了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巡视工作的重要讲话精神和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的工作要求,重庆市委巡视机构要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牢固树立“四个意识”特别是核心意识、看齐意识,持续深化政治巡视,发挥从严治党利剑作用,为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和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实现党的历史使命提供坚强保障。
对此,我们摒弃一些套话,大话和空话,可见“核心意识”和“看齐意识”的微妙和点睛,也就是说,虽然六中全会集体通过了“习核心”,但地方诸侯阻力依然相当大,重庆是其中最典型的一个,从内心深处,黄奇帆的核心是薄熙来,由此他还习惯性地向薄熙来搞得那一套看齐。
显而易见,自从2012年薄王倒台后,中国发生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先是杀人犯谷开来被判刑,后是贪官薄熙来入狱,咬伤主子的王立军也进了秦城,但重庆普通老百姓还有不少人怀念薄骗子,为什么呢?因为“唱红打黑”,“抢钱买官”造成的经济损失太大了,大得几乎使重庆已面临破产,中央下派孙政才,他不了解情况,不能独挡一面,不得不留用薄熙来的干将黄奇帆,这样减轻中央的压力,也避免社会动荡的风险,而且,黄奇帆特别狡猾,他不把重庆主掌经济命脉的“八大投”的商业秘密上交,下面又遍布他的人马,重庆许多占据要职的官员几乎全部听他的指挥,于是,黄奇帆成了重庆政坛不倒翁,这一特殊的形势,给薄熙来的余党以苟延残喘的机会,黄奇帆和张轩等把握全局,钱锋,余敏等人紧紧跟上,法院和检察院连成一体,他们首先力阻重庆媒体变脸,按道理,这些曾被染红了的媒体应当真实地揭露薄熙来贪腐与枉法的罪恶,把640个所谓的“黑社会”被虚构,包装,诬陷的真相告诉人们,为这些蒙冤的民企老板平反,该释放的一定要尽早释放,但恰恰相反,市委,市政府领导黄奇帆等官员当年与薄熙来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被其操控的公检法司等组织,至少当年参与专案组“黑打”的人就多达7000人,依据这一人多势众的公权力,黄奇帆一方面继续强奸媒体,使他们成为哑巴,另一方面对提出申诉的涉案人及家属全力抵制,结果造成现在这种矛盾的局面:薄熙来受审的罪行,仅涉及过去在大连的旧事,而在重庆,他似乎变成廉政的官员,一点经济问题也没有,实际上不是这样,我们从谷开来判决书里已找到疑问,即,英商海伍德与其翻脸的原因,就涉及一宗土地招商的案子,总之,是谁切割薄熙来在商务部和重庆的经济问题呢,至今这还是一个谜。
毫无疑问,把薄熙来的一系列问题碎片化,进而按照内定的刑期再去剪裁,似乎可以保住重庆官僚队伍的很多人,这也许是上级为稳定大局的权宜之计,但黄奇帆,张轩,钱锋等人正是抓住这一中南海主要领导人的弱点,利用公检法司的国家机器,组成一道厚实的防线,把数以百计的对冤案的申诉扼杀在萌芽之中,由于媒体不敢讲真相,普通民众还是拥护薄熙来,进而认为抓捕他是完全出于内斗;对受到不公平对待的民企形成的思维定式不变:他们就是黑社会,应该打;甚至认为薄王整他们是对的,因此,重庆以至全国就出现民企老板“两面人”的问题,他们一方面加快步子往海外转移资产和安排家人,一方面在国内竭泽而渔地拼命赚钱,不管职工的死活,不顾环境的破坏,一切都是短期行为。
不过,近期,黄奇帆儿子参与重钢的铁矿石生意的消息披露后,他的日子有点不好过,重钢破产的压力使其不得不进行资产重组,而黄的小兄弟主掌的重庆渝富公司出面拯救重钢,均显示黄的恐慌和胆怯,他的危险处境,有点类似2012年2月的薄王,从重庆官媒关于“回头看”会议报道的官员排阵可见,热锅上的蚂蚁黄奇帆就要玩完了。
报道说,中央第十一巡视组、中央巡视工作专项检查组有关同志出席会议。市委副书记、市长黄奇帆,市委副书记张国清,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市委巡视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曾庆红出席会议。市委巡视工作领导小组成员,市委各巡视组和有关方面负责同志等参加会议。我们知道,中共官媒对与会领导的表述先后是意味深长的,看来,张国清取代黄奇帆担任重庆市长,也呼之欲出,黄的利用价值已经不多了。果然,华龙网11月25日报道:从重庆市纪委官方网站“风正巴渝网”获悉,重庆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常委、副总经理、总工程师董荣华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非常明显的是,黄奇帆的儿子很可能与其有经济往来,而董荣华在重钢干了30多年,再深挖下去,就知道“回头看”的利剑是指向何人了。难怪民间有言:“二黄”倒“一黄”(黄兴国),还剩“一黄”也要“黄”(黄奇帆)。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