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日星期四

吳戈:在中國講真相的結果是…


新聞的基本責任在於發現真相,中國也的確存在被遮蔽的真相有待發現。然而,就在記者們披荊斬棘揭露真相的同時,我們發現在中國社會,真相並不必然導致真知和共識。

比如最近北京的超市普遍不賣活魚,新聞界遲到的追問發現真相很簡單:全國畜禽水產品抗生素、禁用化合物專項行動,北京大商家根本沒信心過檢,乾脆集體停售,而北京食藥監局也怕公開查到的恐怖事實「影響穩定」,反而粉飾太平。

又比如有學生揭露蘭州財大食堂包子發霉,媒體還在主張就事論事,不要打擊學校,校方卻一面狡辯,一面借助派出所對學生施壓,企圖否定事實。同時,這位學生也被揭露出平時也熱衷於以詭辯術為政府遮羞,主張殘酷鎮壓「公共知識分子」,對外大開殺戒,樹立中國霸權。不久前在北京某野生動物園女遊客擅自下車被老虎襲擊事件,真相已然清楚,但關於當事人過錯、園方責任和索賠的規範和價值爭論卻無窮無盡。

可見,對已然清楚的事實,三觀盡毀、價值崩亂、法治倒退的中國社會,看法仍可能一團亂麻,四分五裂。匯率巨變是事實,但御用經濟學家非要強調「其實不是人民幣貶值,而是美元升值」;川普勝選是事實,但關於他為什麼勝就開始眾說紛紜,對這對世界意味著什麼就更是大量矛盾的觀點並存。

這讓人不由得想到中國人民思維方式的培養過程。歷史上,劉少奇被作為「叛徒、工賊、內奸」打倒時人民覺得罪有應得,平反時人民表示光榮正確,就連他兒子也覺得毛伯伯沒有錯。現如今,不管是川普勝選、英國脫歐、敘利亞危機還是朝鮮核試驗,中國都「或成最大贏家」。

在民間,昨天開始,大陸大批媒體人在微信上瘋轉某同行為白血病女兒募捐的消息,殊不知背後隱藏著某企業的炒作。為了吸引眼球給真實事件「加工」不光在新聞界感染,大陸網絡上更充斥著假托陳丹青、王朔、劉亞洲等名人之口,為民主自由慷慨陳辭的文章。目的高尚或自以為高尚,手段就可以不講究到製造謊言,已成大陸社會相當一些人的共識。

在法律界、新聞界、出版界、學術界、文化界也一樣,學者文人們不乏真學問、真問題與真性情,但不論集體還是個別,多還是少,求功名還是只為安放一張書桌,少不了與強權的妥妥協協甚至勾勾搭搭。

於反思、批判、監督之中看到事實的兩面性,看到當局的細微進步當然無可厚非,但借強調這些細微進步而安慰自己「這個時代還沒那麼糟,千萬不要全盤否定」,逃避或者排斥他人對體制的更深批評,就往往屬於不自覺的主觀過程了。當某些知識分子大叫「中央財政支出」的增加是「民生為重」時,就更是十足的利益,因為這筆錢實為包括部屬大學/社科院教授和新華社記者在內的中央財政領薪人員的住房醫保支出。

由於工作體面收入太高,同樣是媒體人,也會有人因為出國太多,每每就會覺得國內實在太美好的。他還會進而認為網絡信息封鎖將容易被境外言論蠱惑的劣等人群管好,卻不阻止他這樣的精英翻牆,等於通過「智商過濾」保證社會穩定。對中國的現狀和改變的路徑,這樣的高等媒體人甚至有這樣的煽動:「人生沒那麼多時間給你當鍵盤俠,辯不過就罵,罵不過就砍,恨社會就報復,怨體制就去起義。通緝就逃國外,大不了被槍斃。槍斃都怕,還敢說你看透了這個社會和國家。」

與之配合的是,中國學界也熱衷於「全球治理」。《人民日報》整版討論「美國為什麼遇到這麼多問題」提出的諸如「美國陷入國家治理的深層矛盾」、「精英迷失方向」和「西方文明衰敗」等判斷,即使在西方學者中也大受讚賞。只是中西學者都裝作沒看到:中國社會科學界也靠深揭狠批美國制度才能混得好,批評中國制度必然窮困潦倒;美國學者若批評中國,可能得不到研究所需的一切合作甚至簽證,但反過來迎合中國官方還有錢賺;谷歌還有堅守,但Facebook已接受把內容審核權交給中國「合作伙伴」,以為這樣就能親身入華,以其服務推動言論自由。

當今世界所有關於中國的研究和輿論正受到這個趨勢的強烈塑造,因此千萬不要以為你讀了幾篇論文或採訪到幾個教授就能準確地評價中國。這與不要以為你在中國揭露和傳播了真相就決定了真相對中國社會的作用,是一樣的。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