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日星期五

盛言:把弥天大谎进行到底──评中共纪念“长征”八十周年



在刚刚过去的十月,由中共“习核心”领头从北京到全国各地都掀起了一场名为“纪念红军长征胜利八十周年”的活动。官方自编自演,自吹自擂,热闹非凡。民众则漠然视之,当成笑话。凡对历史稍有知识者都知道,这个所谓的“长征”不过是个欺世盗名的笑话。
把弥天大谎进行到底
人们应当还记得,在胡、温当政大肆宣扬和谐气氛之时,台湾马英九政府对北京不断“靠近”。为了加速“统战”台湾,因而当时中共也公开承认,抗日战争中,国民党政府的军队承担着正面主战场的战斗,中共的军队则担负敌后战场的作战任务。任何稍有军事常识的人也会明白,所谓担负正面主战场的战斗,那就是抗战的主力军,而“敌后战场”则只是配合辅助,这是中共自己说的。可是随着大陆政治气候的日趋“左转”和台湾民进党执政,中共纪念所谓长征八十周年的大宣传中,又老调重弹,公然宣称长征是高举反蒋抗日的大旗,挽救民族危亡,再次重弹国民党不抗日,中共才是抗日的“中流砥柱”一类神话。如此出尔反尔,自打耳光,将这些弥天大谎强塞给世人,令人啼笑皆非。所谓的长征,不但于抗日大业无补,反而是给当时艰难抗日的政府和民众添乱和制造困难。除了日本军国主义和苏联当局恐怕没有多少人会乐见此事。现在事隔半个多世纪了,明智者本应让其“冷却”,方是上策。如今大张旗鼓,自炫其丑,信口雌黄,硬要将这弥天大谎进行到底以欺世盗名,实属大不明智之举也!
颠倒历史指鹿为马
二○一六年十月二十一日,“习总”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的纪念红军长征八十周年大会上发表讲话,宣称:“红军长征的那个年代,中国处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黑暗境地,社会危机四伏,日寇野蛮侵略,国民党反动派置民族危亡于不顾,向革命根据地连续发动大规模‘围剿’,中国共产党和红军到了危急关头,中国革命到了危急关头,中华民族到了危急关头。”然而历史事实,根本不是这样。
历史的真相是:日本在“九?一八”后夺取了中国的东北三省,进而更大举侵犯华北。当时在武器装备等方面日军强,国军弱的不利情况下,南京国民政府在奋力抵抗日军侵略上处于下风之际,中共却于一九三一年十一月七日至二十日,在江西瑞金召开“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并于十一月七日(即苏联的国庆日)那天宣告成立所谓“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这个“国中之国”的国旗竟然就是苏联“镰刀与锤子”的图案。其控制的区域竟称为“苏区”,真令人匪夷所思。而该“苏维埃国”主席就是毛泽东。在外敌大举入侵中国国土的情况下,如此行为是一种公然分裂国家,乘国家民族之危制造内乱的行动。亦无异于在抗日的南京国民政府背上捅上一刀。不妨设想一下,假如在今日中国大陆也有这么一个组织,也采取这样行动,比如成立个“中华美利坚共和国”(哪怕只有这样的一些言论),试问中共能容忍吗?那肯定比对付什么“台独”、“港独”更严厉百倍不止!所以当时南京国民政府对江西所谓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进行武力清剿是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都必然要采取的正当措施,尤其是外敌入侵之际,肃清内奸、内乱更刻不容缓。
所以为了维护国家的统一,抵禦外敌入侵,对于如此公开勾结苏俄制造内乱的人,自然应予打击和惩处;因此当时蒋公中正提出“攘外必先安内”的策略是完全正确的。那不但不是什么“消极抗日”而是坚决抗日的前提和必须使用的手段。否则内乱不平何以禦外侮?况且当时这个“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拥兵自重,实行封建式的割据,更到处攻城掠地,公开宣称要推翻当时全世界都承认的中国唯一合法的南京国民政府。更有甚者,在苏联侵华的“中东路事件”上,“中华苏维埃”这帮人更公然宣布要“武装保卫苏联”。此举甚至连中共创始人陈独秀先生也无法认同,而予以严词批评。由此可见,“习总”的这番讲话完全扭曲了历史的真相。
是“北上抗日”还是西逃川黔?
中共在大陆夺权建政后,在其各类教科书中都大言不惭地宣称,红军长征是为了北上抗日。然而这个“长征”的红军,从江西出发后便一路向西逃跑,流窜于四川、贵州及当时的西康省境内。它自吹自擂的什么“四渡赤水”、“飞夺泸定桥”(现已证实就是走过一座并无守军阻击的铁索桥)、“爬雪山”、“过草地”都在西南川、康、黔境内转圈子,最后逃到了陕北被刘志丹收容。从出发时八万多人,到达陕北时连同它一路裹挟相从的人加在一起,只剩下一万多人了。由此可见这根本不是一次什么“征战”,而是被打败后的长途逃跑。而且一开始就向西逃,而入侵的日军在北方,与抗日何关?现在从刘伯承、陈毅、伍修权等人的回忆录中更发现,所谓红军长征,一开始并没有固定的称呼,而是先后用过“撤退”“迁移”“远征”“西征”等词语。何时用“长征”一词,据江西省“瑞金市委党史办”有关研究人员对外宣称,目前可查证的“长征”的称呼最早是毛泽东在陕北一次干部会议上提出的,认为红军已经走了二万五千里,应该用“长征”两个字来形容,于是此后便决定使用这个称呼。由此可见这是一贯说假话骗人,好大喜功的毛泽东自我吹嘘“专利发明”的一个弥天大谎而已。
是长征,还是残民?
中共自我吹嘘说:“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然而事实完全相反。当时所谓的红军所到之处,烧杀抢掠,状胜流?,对老百姓就是一场大灾、大难、大浩劫。笔者家在四川,先辈人提及当年的“红军”,无不既痛恨又害怕。家父当时就在原西康省,是国军二十四军某旅的一名军官。其时据守雅安城与所谓的红军隔河对峙,最后红军未攻打雅安双方未交战。后来据父亲及前辈讲,红军所到之处以“打土豪,分田地”为名大肆抢劫掠夺,滥杀无辜,恣意侮辱所谓“土豪劣绅”、“地主”家之女眷。而所谓“土豪劣绅、地主”则是由红军随意认定,说你是,你就是。红军更软硬兼施强迫青壮年入伍,不从者即杀。在川北,后来更发现多处“万人坑”,中共却推之于所谓张国焘“左倾”错误造成的。
我父亲有一郑姓朋友,其女儿郑娴雅,年方十七是个高中生,且多才多艺,被红军强拉去作“宣传”工作,为其画漫画、写标语等。后来随军前进途中,郑娴雅吃不了那个苦,便停下来不走了要回家。于是说她“叛变革命”竟遭杀害。待发现她遗体时,不但全身被脱光,显然受到了性侵犯,而且被剜去双乳,令人惨不忍睹。其父母见状痛不欲生,对人哭着说“杀人不过头点地,为何如此糟蹋她”?
这样的事绝非个别。当年如郑娴雅这样的女性受害人真不知有多少?一般而言,女性在这场痞子暴力“革命”运动中,是受害最烈的一族。当年毛泽东在湖南组织煽动所谓农民运动时,就在其撰写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一文中,津津乐道痞子们也可去“少奶奶的牙床上滚一滚”,其煽动性侵别人女眷的意图,昭然若揭,并称赞此举“好得很”。而在井岗山时期,更有煽情的“革命”标语曰“你想睡地主的小老婆吗?请来参加革命”!直到后来所谓土改中,同样任意欺辱、霸占地主家的年轻女性。而这样令人发指的行径、在这场张献忠流寇式的长征途中,更被他们发挥到了极致。
文章来源:争鸣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