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日星期五

恐遭打压 艾滋病团体不敢游行


周四(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有大陆的艾滋病团体害怕受到打压,不敢出外游行抗议;他们批评政府的支援不足,而他们在社会上受尽歧视,很多人未能找到工作。(黄乐涛 报道)

“艾滋病政策民间研讨会”召集人之一的河南省维权人士孙亚,周四(1日)对本台表示,在过往的“世界艾滋病日”,他都会联同各地的艾滋病患者,一起游行抗议维权,但在近1、2年来,他们不断受到当局的打压,故周四亦不敢再发起任何维权活动,因他害怕再次被当局抓走。

记者问:你之前有没有收到当局的恐吓,叫你不去游行,有没有这样子的?
孙亚说:他们不是恐吓而是劝你,然后就是通讯(工具)之类的,被监听的,你行动会被控制的,包括你买车票,是实名制的,它(当局)就会派人跟踪到,经常被抓了,就像关注我们的律师们,由于各种原因也都被拿下。

他表示,他的21岁儿子是1名艾滋病患者,与其他艾滋病患者一样在就业方面受到歧视,现在虽然民众的教育程度普遍提高,他们亦知道艾滋病不是那么容易传播的。但是他批评政府对艾滋病患者就业的支援不足,以致仍然有很多雇主歧视艾滋病患者,雇主往往是不愿意聘请他们,令到患者经常隐瞒病情。

孙亚说:这个歧视我觉得属于那种,雇主不想找麻烦,他们担心如果雇用他(艾滋病患者),那么将来你的健康出现问题了,他们就会考虑是不是要支付你健康这个费用,包括你的劳动保护这方面,雇主主要是这方面的担心吧,因为找工作跟健康状况的关系不大,所以我们作为感染者,也没必要对外传达这个状况。

他指,政府现在每月给艾滋病患者200元的生活费,对于他们来说,根本不能支持他们的生活,故希望政府每月增加他们的生活补贴,好让他们可以好好休息,不用经常为生活担心。

另外,一直关注艾滋病患者权益于的北京维权人士胡佳认为,政府根本只懂打压病患者,简直是将他们迫到去绝路。

胡佳说:在艾滋病的(高病发率)的地区,河南及安徽等,主要是河南的,这个(帮助艾滋病人)的工作,我在2001年来到现在,我没有听过谁通过打官司的,取得艾滋病方面、政府方面的赔偿。

他表示,很多艾滋病患者都是通过输血感染到病毒的,令他们饱受歧视,而政府除了要对艾滋病患者作经济补偿,还要安排专业人员为他们作心理辅导。

根据中国疾控中心统计,截至今年9月,中国的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超过65.4万人,累计死亡20.1万人。截至去年底,中国现存的感染者和病人约85万人。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