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日星期五

陈永苗:权贵高层隐藏着毒药政策




我二○○六年在《给改革一个死刑判决》中说,为了转化内部矛盾,权贵资本主义会把中国变成法西斯国家,从而造成中华民族的巨大浩劫。

中国是经典的法西斯主义

改革就是法西斯主义,或者进一步奔向法西斯主义。这是德国、意大利历史发展的逻辑,也是与德国、意大利相近,但更坏的中国的必然方向。麦克勒丁博士是列根时期的白宫顾问,他在《远东经济评论》撰文《北京拥抱经典法西斯主义》。由于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很多只看表面的外国人,认为中国已经告别了共产主义,更像资本主义。麦克勒丁博士说,这种看法不对。资本主义的本质更在于自由,而不是市场经济,市场经济也正是在自由这个价值之上才有正当性。中国给与的一点经济上的自由,没有丝毫政治自由,只能证明是法西斯主义经济。「最接近中国目前体制的,就是法西斯主义,因为法西斯主义也有一些私产」。麦克勒丁博士说,中国是经典的法西斯主义,第一个非常成熟的法西斯主义。

资本输出与过去的四万亿以及之后一系列货币增发给央企有关。中石油、中石化和国电华能有了巨额资金,但「外战不行内战行」,投在与民争利的事业上,如房地产,股票以及其他垄断型行业,于是带动了一系列重大的群体性事件。国内近年来一些有名的群体性反抗事件,绝大部分都是由国进民退引起的,中石油、中石化和国电华能最力,如河北定州绳油村,钱云会,海门以及彭州,汕尾,什邡等等群体事件。权贵资本主义崛起必进入官僚帝国主义阶段,对外征服经济扩张无能,就延续深化六十年国内殖民,对内经济扩张。国进民退可以定性为对内的法西斯主义「战争」。这是一种没有能力对外扩张,而只能将扩张的渴望和帝国主义冲动,转向加深内部殖民的法西斯主义。从而与过去掠夺式改革同构。同构化的可能和限度,就像以党治国体制作为政治空间的可能和限度,直到榨干骨髓。

权贵高层隐藏着一个「沉船」计划

从建党开始就有统治中国,以作为加入文明国籍的投名状。跨世纪三代人成为英美名流的大规划:杀人夺权掠财私分移民。卡尔施密特说,希特勒不外乎想成为英美世界在德国分公司的负责人,他们想加入英美世界,成为其中的贵族。

一直很相信权贵高层隐藏着一个沉船计划。对内强拆、掠夺,对外撒钱讨好,勒紧全国人民的裤腰带,举全国之财力,全面援交外国,结友邦之欢好,原来是为权贵先准备好生活条件,搞好外交关系,建设新外国,然后好移民。原来是在用百姓的钱给自己铺后路。有人说他岂止绿卡这么简单,肯定已有一个「末日方舟」计划:该贿赂的国家已经贿赂了,该洗的钱早就洗好了,一旦那一天来临,立即激活档案自毁系统(全国联网)销毁所有危险的历史档案,然后整个家族从容撤至避难国,可保几代人平安富贵。

有人说,中国困境是上层在刮地三尺的掠夺性发展中杀鸡取卵式地榨取社会剩余价值,然后快速逃离;下层和子孙后代则被迫陷于自然环境和人心败坏的恶劣景况中苟延残喘。整个社会缺乏凝聚力与社会共识,离心离德,环境破坏、道德沦丧。因此我一直相信权贵高层隐藏着毒药政策,这也是掌权集团保持政权维稳的饮鸩止渴之策。反正他们都有了绿卡,外国银行有着巨额存款,这个国土成为毒国,也影响不了他们,也不能通过复仇把他们的子孙后代拔根而起灭绝。

文章来源:动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