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日星期四

刘细良:周融、回乡证与新维稳模式



“帮港出声”召集人周融率领的访京团,昨日获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接见,报导指张德江“充分肯定‘帮港出声’的工作,勉励他们秉承为香港普通市民发声的宗旨,积极反映民情,广泛凝聚民意,弘扬爱国爱港主旋律,不断增强社会正能量”。
今日,周融一伙再与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陈佐洱及港澳办主任王光亚见面。在与王光亚会面后,率先由周融公布向泛民议员发还回乡证,这等同宣布中央与泛民双方关系正常化,如此得民心之政绩工程,理应由梁振英去领,现在却由周融去宣布,“帮港出声”变成“帮党出声”,实在奇怪。加上中国官方报章《 人民日报 》在11月30日头版刊出二百余字的新华社稿件,报导人大委员长张德江昨日会见以周融为首的访京团,成为头版六则新闻之一,按排位属第四条。
访京团见面内容谈什么并不重要,也是来来去去反占中反港独“三幅被”(老调重弹)。周融访京姿态及所获规格待遇,当中所传达的政治讯息才是重点。

新维稳模式

周融在中央高举反港独民族主义大旗,及特首暗战进入白热化之际,获张德江亲自高规格接见,有评论认为是中央治港系统中的鹰派在造势,这种鹰派路线的展示,主要是为自2014年开始的强硬治港路线作全面政治肯定,并且向各方宣示。
共产党在本地的政治布局中,“帮港出声”乃外围群众组织,并非属根正苗红的自己人系统,忽然获得高规格接待、宣布北京与泛民关系正常化,并获《人民日报》头版报导,背后 show 味甚浓,应该不限于宣示强硬路线。“帮港出声”及一系列爱字头团体,是近年共产党在港成立的新群众运动组织,一改主权移交后中共治港模式。在董建华及曾荫权年代,政治工作由特区政府及亲中政党负责,群众工作则由工联、妇联、工商专联、学生、统战、侨务各有系统负责,这格局由1990年代斗彭定康年代开始,一直沿用了廿多年。
周融冒起的特殊性,必须放在习近平掌权后,一连串摆脱党内官僚主义、老土陈腐宣传模式的工作下考察。众所周知,习是以俄为师,效法普京方式,对付互联网大V、打击意见领袖,建立个人化舆论宣传方式,也活用互联网、制造民族主义挂帅的小粉红,为官方意识形态造势,应对颜色革命及“阿拉伯之春”的大变局。“周融现象”是这种新维稳模式在香港的伸延。

梁振英笃定连任?

在舆论战上,共产党香港组织及意识形态工作,同样摆脱不了官僚主义,亲中报章杂志市场占有率低钱花了不少,民建联、新民党、经民联等政党经已上位,议员爱惜自己羽毛,怎会上街头打“烂仔交”?周融、雷鼎鸣等人背后虽同样获组织支持,但挂出来的牌头是香港人代表、以温和中间派作定位,跨阶层、跨界别之余可以灵活走位,可为北京政治宣传打开新局面。
在政治上,这条受共产党控制的所谓香港温和民意,正是北京今后要壮大的维稳路线,一方面压止青年激进势力抬头,将港独自决派边缘化,同时为组建下届特区政府提供政治基础。我不认为周融获张德江接见完全是展现强硬路线主导香港政局,或显示梁振英笃定连任。刚好相反,周融宣布北京与泛民关系走向正常化,下一步可能会是扩大特区政府管治基础,吸纳个别泛民进入建制,甚至出任官员,这是北京治理香港思维的重要改变,试问北京又怎会选择强硬兼背负大量政治包袱的梁振英当特首呢?
当下午周融宣布中央同意泛民可领回乡证,而梁振英只能在港自己宣布为此出力,大家应该见到微妙的政治端倪。
(刘细良,香港跨媒体时事评论员,曾任职民主党智囊,其后从事传媒,曾任香港政府属下的香港中央政策组全职顾问)
文章来源:端传媒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