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日星期四

黄琦、刘飞跃仍未释放



维权网站“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被公安带走超过48小时,仍然失去联络。四川省公安在黄琦成都家中,带走一批电脑和手机,相信内有和六四天网有关的数据。同被公安强行带走的黄琦母亲蒲文清相信仍然留院。目前未知身患多种疾病的黄妈妈,病况有无恶化。(高锋 报道)
六四天网一班义工周三(30日)去到黄琦成都的寓所视察,发现屋内没有明显被搜查过的痕迹,但六四天网一批电脑和通讯器材不翼而飞,而屋苑一带就满布便衣。
“六四天网” 义工李昭秀担心,公安已掌握六四天网的重要数据。
李昭秀:手机电脑都不见了。黄老师重要的联系方式,他天网的数据,应该在电脑里面。我们看见有些我们不认识的,有一小部份原先经常看见的,还在那里。到那个小区询问黄琦的,他们都会注意一眼。我们进去的时候都把我们注意著的。
和黄琦同住的母亲蒲文清周一晚被强行带走后,李昭秀一直陪伴左右,两人抵达内江市后,随即送到派出所。期间蒲文清情绪一度激动。
李昭秀:我们进派出所的时候,他们就把我们带到楼上,把我们控制起来了,先把我的随身物品没收,然后又进行了搜身。还有黄琦母亲身上一个包,都被他们随身抢走了。我们没有被盘问甚么,他们主要是把我们的通讯电话没收。黄妈身体本来就不好。他们很多人围著黄妈。黄妈情绪激动反抗,昏厥状态都几次了,他们一直拖延。
周二晚上九点过后,当局派出救护车把患病的蒲文清送院。 李昭秀等六四天网义工一直尝试联络蒲文清,但直至截稿为止,一直未能和她取得联络。
六四天网另一名义工伍素云认为,今次事件不寻常,对六四天网造成压力。
伍素云:老师的事情是很不简单。对我们访民的压力也很大。以前老师没有发生过这种问题,这次是很严重,警察也很多。我们初步打算联名呼吁当局尽快释放老师。
而在北京,二十多名来自不同省份的访民,周二(29日)在北京丰台区一个汽车监测场高举标语,要求当局释放,被刑事拘留接近两个星期的的“民生观察”负责人刘飞跃。来自江苏的吴继新表示,他们曾经透过上访解决问题,但无功而还,相反刘飞跃就帮到他们。
吴继新:我们访民在国家信访局,在国家各个信访部门,都走不通(问题得不到解决)。刘飞跃这个网站能帮助我们说说话,是我们访民一个申寃的地方。他们抓刘飞跃,我觉得他们在屠杀宪法。
他认为中国当局加强打压维权人士,反映现政权害怕面对人民,害怕面对真相。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