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日星期五

高新:江和胡的理想,习近平的梦想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以正式拥戴习近平“核心”的领袖地位为主要内容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召开之前,明显是因为官方媒体和李鸿忠之类的地方官员的变相鼓动,居然有“民间舆论”发公开信或提案要求习“延长任期”。
香港媒体把这些对习近平的“劝进”舆论,类比民国初年的袁世凯,其儿子袁克定专门印制一份假的《顺天时报》(袁世凯日常阅读唯一报纸),天天刊载社会各界“拥护帝制”的消息,令袁世凯终下决心“顺应民意”登基称帝。
历史有的时候真的是惊人得相似。如今的互联网时代,习近平手下的诸如栗战书之流的“轿夫”们虽然不太可能机械效法当年袁世凯的儿子也为习近平印制一份仅供他一个人阅读的《人民日报》,或者为他习近平专门订制一份《中华复兴时报》什么的。但却可以炮制一份所谓的“民意调查”劝进习近平接受“核心”封号。
今年10月18日,官方人民网属下人民论坛发出标题为“大国崛起呼唤强大领袖核心:当前公众的核心观念与核心意识调查报告”,声称调查逾1万5000名受访者,得出五大结论,显示“强化核心意识、明确领袖核心”势在必行,习近平有“大国领袖特质”,而且“得到广大干部群众由衷认同”,“社会各界对进一步明确习近平总书记的核心地位高度期待”。
该“调查报告”被摆上习近平案头九天以后,十八届六中全会10月27日闭幕当天,官方发布公告,宣布在本次会上确立了习近平的“核心”地位。
有理由相信,习近平在正式宣称他为“核心”的封册上签字时,肯定是满怀愧疚。不是因为他本人感觉自己的威望、能力以及成就与“核心”地位还有些许距离,而是因为登基三年才同意正式把“核心”的光环加冕到自己头上,令日夜期待着被他允许山呼万岁的亿万臣民和广大党员干部们昐了这么久,等了这么长,心里真得是很不落忍!
正如笔者过去文章中已经分析过的那样,现如今,习近平在党内的个人专断已经达到了说设一个自任主席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政治局众常委只能随声附和的程度,所以未来二十大上无论他习近平寻求所有职务一起连任还是只留任军委主席令党内再次形成党指挥枪的局面,只要是他本人主动提出或者某个政治亲信“联名拥戴”,相信无论是届时的李克强还是其他几位常委表面上都只会应和而没有可能投上哪怕是一张反对票或者弃权票。
但是,笔者还是倾向于相信为了所谓“党和国家的长治久安”,他习近平轻易不能更改邓小平制定下的“前朝旧制”,任满两届之后还是要继续赖在党的一把手位置上死活不下。
习近平上台伊始即提出的所谓“中国梦”说是要分成两个阶段来做的。习近平曾具体解释说: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年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这是中国梦的第一个宏伟目标;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一百年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这是中国梦的第二个宏伟目标。
查阅一下中共官方文献就不难发现,习近平“中国梦”的核心内容,即所谓“两个一百年”的口号并不是他自己的发明。
追溯以往,早在1958年“大跃进”期间,毛泽东曾经认为五十年可以建设一个社会主义强国。但随后在1962年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七千人大会)上,毛泽东再次强调:“要使中国变成富强的国家,需要五十到一百年的时光。至于建设强大的社会主义经济,在中国,五十年不行,会要一百年,或者更多的时间。”
中共官方文献中评价说:这标志着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正式提出一百年建设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的战略目标。
1974年,在筹备第四届全国人大的过程中,毛泽东委托邓小平负责起草《政府工作报告》由周恩来宣读。党史文献中记载说:周恩来表党中央和国务院在1975年1月召开的第四届全国人大期间再次向世界宣布:“在本世纪末,全面实现农业、工业、国防和科学技术的现代化,使我国国民经济走在世界的前列。”
官方报道描述说:当周恩来以顽强的超人的毅力再次把这一宏伟目标向全体参加四届人大的代表宣布的时候,绝大多数代表含着热泪,报以长时间雷鸣般的掌声。
二十多年过去以后,江泽民在一九九七年召开的中共十五大上宣布:展望下世纪,我们的目标是,第一个十年实现国民生产总值比二零零零年翻一番,使人民的小康生活更加宽裕,形成比较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再经过十年的努力,到建党一百年时,使国民经济更加发展,各项制度更加完善;到世纪中叶建国一百年时,基本实现现代化,建成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国家。
至此,“两个一百年”的说法正式形成。江泽民的这一“基本实现现代化”的目标,比当年周恩来宣布的“全面实现四个现代化”的时间推迟了整整五十年。
进入新世纪以后,江泽民向胡锦涛交出总书记位置的二零零二年十月,十六大上新修改的党章中宣称:“在新世纪新阶段,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战略目标是,巩固和发展已经初步达到的小康水平,到建党一百年时,建成惠及十几亿人口的更高水平的小康社会;到建国一百年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基本实现现代化”。
转眼又过了十年,胡锦涛退位,习近平登基,上台伊始即把江泽民和胡锦涛写进党章的“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或者说“战略目标”,改成了“中国梦”。
也许是为了说明“中国梦”的说法比“奋斗目标”的说法更贴切、更科学,习近平专门做过多次“梦的解析”,特别强调了“中华民族从来就是一个不缺乏梦想的民族”,但却没有顾及“梦”字在中华民族博大精深的“国学”内容中一般都是“不切实际”的代名字,而在现代汉语中,“梦”者,“虚幻”也。
江泽民和胡锦涛把“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的说成是“共产党人的理想”,习近平上台后“推陈出新”,“两个一百年”不再被说成是“理想”,而是“梦想”,据说在明年召开的十九大上再次修改党章时,就要把前面引述的““在新世纪新阶段,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战略目标是,巩固和发展已经初步达到的小康水平,到建党一百年时,建成惠及十几亿人口的更高水平的小康社会;到建国一百年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基本实现现代化”这一段话改成“在新世纪新阶段,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中国梦’是,巩固和发展已经初步达到的小康水平,到建党一百年时,建成惠及十几亿人口的更高水平的小康社会;到建国一百年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基本实现现代化”。
长期以来中国共产党人的习惯说法都是“实现什么什么理想”,或者是“为什么什么理想而奋斗”,现如今“理想”成了“梦想”,喊出“努力实现中国梦想”口号还不如直接说“圆梦”更好。
古代中国对“圆梦”二字的释意是解说梦中事,从而附会、预测人事的吉凶。但同时也可以用来形容“把梦想变为现实”,“化腐朽为神奇”。
如此说来,习近平按照“常规”只在位两届十年,“两个一百年”的“中国梦”他可以在任内“圆”了第一个,即二零二一年中共建党一百年时实现“全面小康”。所谓全面小康的具体指标,笔者只记住一个,那就是人均“鸡的屁”达到三千美元。只要届时的美元升值别太多,更重要的是人民币贬值别太狠,习近平肯定可以在中国共产党诞辰一百周年庆祝大会上豪迈地宣布他已经带领中国人民“圆”了“中国梦”的第一阶段。
至于“中国梦”的第二阶段即使能够按计划“圆”满,也是习近平九十六岁高寿之时。假如他习近平真计划恢复“终身制”的话,那也要靠每天在中南海“炼丹”才能坚持到那个时候。
所说,以中共建党一百年诞辰的庆祝大会标志他习近平的“功德圆满”已经足够。只要届的的习近平是真心希望他的党能够“长治久安”,至少也要“长”到中共在中国大陆建立政权的所谓“建国一百年”,“接班人”的选拔和培养计划是一定要有的。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