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日星期四

刘荻:为什么我不信基督教



首先,不管基督教所说的天堂是不是真的,对我来说它都没有什么吸引力。一群人整天弹弹竖琴唱唱圣歌,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大卡拉OK厅,这种地方我唯恐避之不及。现代科学所能带来的关于美好社会的想象,要比宗教所能带来的美好得多,丰富得多,有趣得多。而且科学的乌托邦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不断变化的,从中我们可以不断发现新的知识和新的美好,永远也不会感到厌倦。
这一切的关键都在于进化,或者叫做演化、自组织、负熵等等。原教旨基督徒反对进化论,而我有关自由和进步的理念都是建立在进化的基础之上的。一个没有进化的世界,就是一个死板乏味可怜的世界,我不想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之中。(其实达尔文的生物进化论是来自苏格兰启蒙学派的社会进化理念。)无论谁宣称掌握了终极真理,都无异于宣称今后不再会有进步,只会有衰败,自由也失去了意义。对于这种宣称,我必须要坚决反对。
谈到宗教,人们总会谈到对死亡的恐惧。可是古希腊的斯多葛学派就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死亡与我们无关,我们存在的时候不会死,死了之后我们就不存在了,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谈到神与道德之间的关系,古希腊人也说过:如果道德是神决定的,那么神说虐待儿童是善也是可以的了,这显然十分荒谬;而如果道德不是由神来决定的,那神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总之,基督徒要和你争论的东西,绝大多数情况下都不用启蒙哲人出手,古希腊人就能把他们驳倒。
有人说基督教有利于民主,这个说法确实是有的,然而这里说的基督教仅限于新教,而且说新教有利于民主,主要是针对天主教来说的——过去欧洲人一向认为天主教是一种专制的力量,英国人听说国王信了天主教于是就起来革命了,原因就在于此。至于无神论和世俗化,一向被认为是最有利于民主的。现在有些人说基督教有利于民主,然后就信了天主教或者犹太教,简直是莫名其妙。
老有文章说什么95%的人信基督教的国家怎么怎么好,不过60%人口是无神论者的捷克也好得很,而且是从共产主义体制下转型最成功的国家之一(仅次于东德,而且东德有西德的帮助)。在美国,无神论者是受教育程度最高,收入最高,犯罪率最低的群体。在学者中,社会科学家(心理学家、人类学家)比自然科学家更倾向于无神论。
当然,基督教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例如反对偶像崇拜,使人们不再崇拜“地上的东西”。人们发现自然可以用科学方法来研究,而一个超然于世界之外的神,有没有都是无所谓的。一神论消灭了自然的神性,最终也就为无论神铺平了道路。
基督教的好处,说到底就是它可以被改变,可以被现代化。“现代保守主义之父”埃德蒙·柏克说,不能改变的也就不能保守。古代的基督教就像现代的伊斯兰教一样,是一种偏执而狂热的宗教。然而今天的基督教接受了启蒙思想和现代化的改造,才变得能够跟现代文明合拍了。今天的基督徒恐怕很少有人相信《创世纪》中的宇宙观了,却还是有那么多人反对进化论,我认为这完全没有必要。基督教完全可以接受现代科学的世界观。例如德日进神父的进化论思想,就可以看作今天的奇点教的先驱。有些基督徒反对试管婴儿,反对克隆技术和转基因技术等等,这更没有必要。正如阿兰·图灵所说:上帝创造灵魂,我们给上帝创造的灵魂造一个容器而已,这没有什么亵渎神灵之处。
神话学家约瑟夫·坎贝尔说,神话要与当代的宇宙论相适应。因此今天的神话是像《星球大战》那样的科幻作品。我正是像他说的那样,把科幻当成我的宗教,在科幻作品中寻求宗教体验。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