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日星期四

木然:北京大學去行政化改革必敗


北京大學校長林建華早前受訪表示,北大綜合改革穩步推進,未來將在人事改革上嘗試取消院系行政領導的級別,採取聘用方式,進一步弱化行政級別,加強人員流動。對於院系層面,北大未來將取消院系行政領導的行政級別,包括學院的院長和副院長、系主任和副系主任,有關職務跟行政級別脫開,讓人員能上能下,在不同崗位間流動,相關文件正製定中。取消行政級別後,北大會採取聘用方式上崗,不同的人會有不一樣聘任方式,同時通過年度評估等加強職員序列建設。

大學去行政化如官員財產公示一樣,已經說了二十多年,在二十多年來,只聽樓梯響,不見人下來。如今北京大學行政化改革好不容易下來了,原來也就是改頭換臉,沒有實質性內容。或者即使也實質性內容,人走下來了,梯子也壞了,人被摔得鼻青臉腫。因為這種行政化的改革,是根本沒有效果的改革,改了也改不動的改革。院長及其行政單位,都是既得利益者,哪有自己要改革自己的。改來改去,把院級行政特權都改沒了,誰會願意改革。

在院級這個單位,即使院級的行政級別改革掉了,另一個相應的問題也還是解決不了,不但解決不了,而且具有強化的趨勢。那就是與院行政一個級別的黨委或黨支部書記如何改革?如果院長行政級別沒有了,書記的級別還保留,最有可能的結果就是行政權向書記轉移,院一級變成變相成為黨的領導。果如此,北京大學就成了政治大學,成了名符其實的黨校。如果院行政一級改革了,黨委或黨支部書記的行政級別也沒有了,就有可能擔負起取消黨的領導的政治罪名。院級具有行政級別的黨委或黨支部書記改也不是,不改也不是,進退兩難。

退一步講,如果院黨委或黨支部書記行政級別改革掉了,那麼學校這一級的黨委書記如何與院建立黨的聯繫。一個具有中央委員身份部級身份的北大黨委書記與沒有黨行政級別的書記如何建立上下級的聯繫?一個部級下面竟然沒有直接聯系的下屬,不符合黨的行政邏輯,在現實層面也無法操作。如果真要操作起來,給人的感覺,也是黨委書記到看望基層黨員,給基層黨員送溫暖的節奏。但僅送溫暖是遠遠不夠的,沒有了院書記這樣一個結構,黨的活動、意志和政策如何貫徹下去呢?

即使是院的書記和院長及相關人員都已經去行政化了,但學校的書記和校長都沒有去行政化的意思,那麼院裏書記和院長的權力就會轉移到學樣這個地盤。學校黨委權力的校長行政權力過大,這不但會讓院級沒有辦法合理流動和自由流動,反而會把院管得過多過死,犯嚴重的官僚主義和行政命令主義。與社會一樣,不受制約的權力都會導致權力濫用與腐敗,學校一級書記和校長的權力濫用與腐敗會更加嚴重。他們會把原屬於院一級的行政資源集中起來,隨意配置,從而影響了大學的自由發展。

大學改革是政治體制改革的一部分。大學改革的核心是學術自由,教授治校。在目前的體制下,大學不可能進行實質性變革,不可能搞學術自由,也不可能是教授治校。表面看來,在大學裏當書記的,當校長的,當院書記的,當院長的幾乎都是教授,不是教授也要搞出一個教授來。但這是官員教授,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具有獨立人格、獨立思想的教授,而是具有專制和強制意義的官員教授,他們的身份實質是官,他們的工作也是官的工作,也不是教授的工作。這樣的官員教授治校,只會把大學搞成臣大學,把獨立的教授搞成臣教授,成為官員教授的工具和玩偶。

通過官員教授去行政化,表面上是去行政化,實則是加強行政化,加強官員對大學的控制。控制的目的也是維穩,而不是創新。如果存在創新這個詞,也沒有創新的內容。對此,大學教授也看明白了,反正無論如何改,好處都是官員的,那就不跟你玩了。如果玩也可以,當官的玩政績,那麼教授也就玩玩學術。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