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日星期五

“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被拘4天其母下落不明

右起:访民孔祥珍、李昭秀、武素云、李健英及周文明拉横幅声援黄琦。(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右起:访民孔祥珍、李昭秀、武素云、李健英及周文明拉横幅声援黄琦。(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中国民间维权网站“六四天网”的创办人黄琦11月28日晚遭警方抄家后带走,至12月1日进入第4天。警方未公布任何案情以及黄琦被羁押何处。有四川访民反映,黄琦的母亲目前也下落不明。一位成都律师表示,黄琦属于被警方强制失踪,这完全违背法律程序;而由于警方未说明黄琦处于何种司法程序,律师无从介入该案。
四川成都、绵阳和内江三地公安11月28日晚把黄琦从住所带走,至今已是第4天。关注黄琦的访民及外界无法得知黄琦的情况。黄琦的母亲曾在事发第二天告诉本台,黄琦被绵阳警方带走,警方还将她软禁在一处宾馆内两个小时,以及内江市公安又把她的住所门撬开,入室搜查。
12月1日,四川多位访民告诉自由亚洲电台,目前就连黄琦的母亲蒲文清也下落不明。访民武素云当天中午告诉记者,黄琦仍然没有消息:
“黄琦被绵阳、内江及成都武侯区警察带走,下落不明已65小时;黄妈妈被内江警察带走下落不明,已经40小时,不知去向。绵阳的杨秀琼在28日晚上被绵阳警方带走,现拘留10天”。
另一位关注事件的访民周俊对记者说,他们呼吁外界关注黄琦的处境:“黄琦已经失踪了三天,他母亲失踪两天。昨天找了冉彤律师,今天还没有跟冉彤先生联系。黄琦的母亲被内江的警察说是送到内江的医院,我们早上去医院找人,也没有找到”。
现年83岁的蒲文清患有高血压等多种疾病,蒲文清的失踪以及三地警方抓人,增加了访民查找黄琦的难度。受到访民求助的成都律师冉彤,1号接受记者采访时感叹道,在目前阶段律师很难介入:
“有一些访民朋友跟我说了这个情况。我也实实在在的回答他们,现在律师介入要有两个前提,第一,是办案部门给了明确的法律文书,告知你在(黄琦)在什么法律程序,第二,就是要有家属的委托,现在这两项,没有任何文书。现在家属也不能联系,我们即使想提供他法律帮助,现在也有心无力”。
他说,警方的行为已超出法律程序,律师无法循法律途径为黄琦提供帮助:“从我对法律的理解,这确是一种强迫失踪。现在让我们律师非常头痛,这是跳出法律程序外做事情”。
记者:没有委托授权书这份材料。
律师:没有委托授权,还有更重要的是没有办案机关的法律文书,你不知道这个案子进入哪个法律程序、在哪个地方,就和“7.09”一样。抛开法律程序,强迫失踪,你让我们律师怎么操作?我们律师是要讲法,现在没有法律操作。
从邓小平时代起,中国领导人曾多次强调要“依法治国”。2014年10月,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还首次专题讨论依法治国问题,其后还发布《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据官方解释,依法治国就是依照体现人民意志和社会发展规律的法律治理国家,而不是依照个人意志、主张治理国家;要求国家的政治、经济运作、社会各方面的活动通通依照法律进行,而不受任何个人意志的干预、阻碍或破坏。
冉彤律师说,在中国,所学的法律和现实中的司法实施往往处在两个世界:
“但是我还是坚持我的观点,不管一个人他给政府惹了多大麻烦,但是你政府一要惩治他一定要用法律程序,不能够超越法律之上。不管现在说什么讲大局、讲政治,但是最重要的是讲法律”。
关注中国基层民众维权的“六四天网”已创立18年。天网12月1日发文称,与黄琦一起被失踪的还有天网义工蒲飞。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