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日星期五

乐平冤案16年后再审择日宣判 法院认为“相对无罪”律师不服



在中国大陆,存在多处疑点的2000年江西“乐平奸杀碎尸案”的重审11月30日晚结束,法官没有当庭宣判。该案被告的代理律师表示,这是一起与呼格吉勒图丶聂树斌案极其类似的冤案,五个被告绝对无罪,而不是法官在庭上说的“相对无罪”。
该案代理律师王飞在11月30日晚庭审结束后,接受本台采访时称,法院方面认为,警方提供的证据有互相矛盾之处,与律师看法一致:
“法院的意见和我们的意见基本上是一致的,他也认为这个案子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公安重口供而不重客观证据,比如在现场的烟头,在当年完全没有做DNA的比对,没有做认定,他们当年只是依据一份口供,和来源于口供的现场指认,就把人定了罪,这认为这种司法是非常随意的。”
王飞续指,此案多名被告,都有“无作案时间证明”,且死者创口应是斧刃形成,和嫌疑人供述的乱刀砍死不符。被告人指认的分尸、抛尸地点也均无发现。此外,嫌疑人交代了抛刀地点,但警方没有找到作案凶器。且案卷材料中,嫌疑人描述凶器十分模糊。此外,四名嫌疑人的口供,多处与现场勘查笔录、尸检报告所确认的信息相矛盾。
但王飞指,律师与法院方面最大的分歧,是对警方证据合法性的认定,嫌疑人遭遇了刑讯逼供,是绝对无罪,而不是法庭认定的相对无罪:
“我们认为,比较遗憾的是,他(法官)不否认口供的合法性。但是我们认为,有种种证据已经指向有罪供述是刑讯逼供,我们要求把有罪证据排除,也就是说,他们认为案子存在疑问,疑罪从无。但是我们认为,这个案子现有的证据已经足以排除这五个人作案,他们是绝对无罪,而不是相对的无罪。”
在法院外声援翻案的江西维权人士周先生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检察院的态度,不排除是故意对警方的非法获取证据,甚至是刑讯逼供进行开脱:
“昨天开庭是不公开审理,高院门口我去看过,我给他们送过水。律师如果没有道理他不敢乱来,这个案子就是错误的,我看这个事肯定是刑讯逼供,他们真的是冤枉,人家没有杀人他却叫人家承认。”
该案未当庭判决,江西高院表示将在27号前判决。
王飞表示,这是一起与呼格吉勒图丶聂树斌案极其类似的典型冤案,对翻案很有信心:
“我们认为应该会有一个好的结果,这个案子没有道理再维持原判了,因为在处理案件过程当中,他们遭受刑讯逼供,一些相关人员、办案人员存在渎职犯罪,他们可以提出控告,意味着国家赔偿程序的启动。
“乐平冤案”指的是2000年乐平中店村发生一起抢劫、强奸、碎尸案,村民黄志强、汪深兵等五人被认定为凶手。此后,五人中除汪深兵出逃外,其余四人均被判死缓,已在监狱服刑长达10年。但该案中的3名嫌疑人有案发时不在场的证据,警方也承认未提取到有价值的物证。2013年涉嫌制造4起命案、10余名女性被侵害的嫌疑人方林崽承认他才是2000年那起奸杀碎尸案的真凶,让这个轰动全国的大案,突然反转。
但面对民间越来越多的关注和质疑声,江西省高院却长期捂盖子,阻挠律师阅卷,律师们因此还曾联名向中央报告。该案重审原在7个月前决定,但法院再三拖延。而这宗刑事案,也被法律界认为是直接导致人权活动人士屠夫(吴淦)、人权律师李和平等被抓的7·09事件的导火索。
对此,王飞指,或追究江西高院的违法行为:
“我当时也参与了,江西高院不给律师阅卷,是对律师代理权的极大的侵害,毫无法律依据。”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