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9日星期二

评论:卡斯特罗所没有兑现的诺言



(德国之声中文网)无论是对把他当作"大救星"的数以百万热爱他的人,还是那些因为他是一个扇动者、政治善变者、集权统治者,将整个国家看作是自己的庄园而痛恨他的人来说,现在一切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他死了,他对古巴人民许下的那些将他们带入"光明未来"的诺言,没有一个得以实现。
他的崇拜者已经开始在互联网上讲述他在历史上的丰功伟绩,不光是他的思想,卡斯特罗本人也是永垂不朽。他的忠实追随者们不要天真地认为,卡斯特罗躲过600多次暗杀就可以证明他是不会死亡的,如果这样的话,他们无疑又在经历一次"20世纪的最后革命者"的造神运动。
对很多古巴人来说他是一个喋喋不休的老人
有一点他们忘记了:甚至连古巴政府公布的民意调查都显示,多数的古巴人早就对菲德尔·卡斯特罗不抱希望了。更多的人将他看作是一个老者,时不时在媒体上露一下面,试图将民众的注意力引向一个新的宣传运动:拯救地球。
他大谈地球变暖、冰川融化以及辣木(Moringa)的潜在营养价值等等。然而,他却没有认识到,对古巴人民来说真正的威胁是经常在该国肆虐,让成千上万人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的飓风。他们住在紧急安置点或者是本不适合居住的房屋里,由于灾难性的卫生条件,面临着受瘟疫侵袭的风险。
在另外一些互联网平台上,有一种意见将菲德尔·卡斯特罗选择火化看作是他的谦逊美德,然而古巴人还记得一个奇怪的事情,那就是卡斯特罗在一次公开露面中跌倒并骨折:多年担任其私人医生的欧亨尼奥·塞尔曼 - 侯赛因据称此后曾对几个朋友表示,卡斯特罗担心如果有一天革命失败,他的敌人会侮辱亵渎他的尸体。因此卡斯特罗没有满足大多数忠实追随者的愿望,将其自己像克里姆林宫的列宁那样装进水晶棺,成为永远保留在何塞·马蒂革命广场纪念馆的一具木乃伊。
Kubanischer Autor Amir Valle (picture-alliance/dpa/K. Blume)
本文作者、古巴作家Amir Valle
"菲德尔梦游仙境"
卡斯特罗走后的古巴与1959年12月独裁者巴蒂斯塔逃离时没有本质的不同,古巴人依然在等待卡斯特罗于1953年推翻巴蒂斯塔政权失败后,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时所发表的历史性演讲"历史将宣判我无罪"中提到的那个富足的国度、那个有尊严的民族、那个所有古巴人真正平等完全独立自主的古巴。
在搞了57年的社会主义"革命"后,今天的古巴经济、政治以及社会环境可以说更加糟糕,更加的混乱和不平等,道德、经济、金融以及社会等问题更加严重。
显然这些是这位"伟大领袖"不愿意看到的:曾经与他并肩作战的两位传奇人物,最终却走上了反对卡斯特罗主义的道路。古铁雷斯司令和马托斯司令分别与2004年在哈瓦那和2010年在波多黎各公开反对卡斯特罗。我曾经问过两人,如何看待对于菲德尔没有兑现自己诺言的谴责,他们的回答基本是一致的。古特雷斯说:"菲德尔活在一个平行的宇宙当中,在那里他的所有诺言都会兑现。"马托斯的回答则是:"对菲德尔来说就像《爱丽丝梦游仙境》中的女王,什么都是好的,所有的过错都是他的敌人造成的,谁反对他的计划就会遭到打击,在他的头脑中古巴是完美的。"
法院宣判无罪
菲德尔·卡斯特罗留下的这个海岛已经成为美州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对不断壮大的反对运动的压制日益增加,医疗卫生以及教育体系早就无法与西方水平相比。官方调查显示,年轻一代的唯一梦想就是移民国外。老卡斯特罗主义者们将他们手中的权力转交给不受欢迎的继承者:新卡斯特罗主义者。
在1953年的那次著名的演说中,菲德尔·卡斯特罗许诺将古巴建设成人间天堂,并无比自豪地对面前的审判者说:"对我宣判吧,我无所畏惧,历史终将会判我无罪。"对卡斯特罗本人以及掌握政治权力的卡斯特罗家族及其追随者来说,古巴或许是天堂。如果认为卡斯特罗是正确的,历史对他进行无罪宣判,无疑将会佐证很多人对历史的看法:历史就是一个与之身份不配的伪善的老妪。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