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0日星期四

守魚:川普當選 全球未來一片迷茫


川普當選了美國的新一屆總統。這個結果很令人意外,但也是現實的產物。

在民調結果上,希拉里一直大比分的領先。從理論上來說,她獲得最後大選的勝利應該是預料之中的事情。

弔詭的事情就發生了,希拉里雖然支持度比川普高,不過從情緒的動員上來說,希拉里沒有拿出幹貨來撬動民意,基本上還是兜售一些老掉牙的套路。川普的言行看起來出格不靠譜,從情緒動員上來說卻是高度成功的。

互聯網時代,得屌絲者得天下。奧巴馬依靠社運形象,極大刺激了喜歡公平的平民支持並投票。川普則依靠極端言論,獲取了喜歡簡單觀念的平民支持。川普的當選,意味著極化政治的全面勝利。

老牌的民主國家,從歐洲到美國,保守、收縮和自利的呼聲越來越高。二戰後的理想主義基本上一敗塗地,紅利出盡。尤其在全球經濟不景氣的情況下,傳統民主國家中的普通市民,越來越感受不到制度優越帶來的經濟紅利。

而以往的不民主國家,最典型的就是中國,卻在全球化的局面下,雖然人權狀況一直很糟,然而政治上的獨裁卻帶來了經濟合作上最需要的效率,尤其是從短期來看,與獨裁國家的經濟合作是最經濟的活動。在一個民主國家中需要反覆拉鋸討論,平衡多數人利益的活動,在獨裁國家中可以很輕鬆的就執行開來。

全球化的大背景下,民主國家的經濟在慢悠悠發展的過程中,獨裁國家反而出現了大躍進的增長。不民主的地區經濟大幅度提高,而許多沒有發財和已經發財的人群大比例流入民主國家,流入的窮人搶走了中下層的就業機會,流入的富人拉開了貧富差距,民主國家中的傳統中產社會地位進一步出現了下滑。

理想是重要的,前提是能當飯吃。一直以來堅守民主、開放、多元的價值觀,最終為自己帶來了損失,這必將動搖社會大眾的信念。既然民主並不能讓我們變得更好,為什麼不讓一個極端的人來嘗試。

為此,在這個歷史周期內,奧巴馬成為了理想主義的最後一次狂歡,而川普代表了現實主義的粉墨登場。

一些中國知識分子討厭希拉里,認為共和黨將持有對華的更嚴厲的措施。不過,像大小布什那樣,對邪惡國家直接採取武力打擊的活動,並不是川普所熱愛的。他的所有言論,針對的都是本國利益,讓國外的窮人更難進入,對穆斯林要更加嚴格,讓美國變成純正美國人的美國。

從國際事務上而言,川普代表的美國會執行更為務實的策略,有訂單什麼都行,不來錢的事情懶得沾邊。這樣的策略在全球經濟下滑的情況下,對美國當然會更加有利。

結合第三世界不民主國家的經濟崛起來看,此時的他們在全球化的時代下,相比於傳統經濟年代的蘇聯,有了更多談判的權利。作為牌桌上打牌的政治領袖來說,二戰後形成的幾大巨頭依然還在,牌桌上又重新進入了好幾位新秀,尤其是不講究規則的新秀。可想而知的是,世界格局在變化,世界規則在發生變化,對於大眾而言,將面對一個新常態下的世界形勢。

這樣的新形勢,經濟在普遍低迷,老牌國家在衝擊下問題重重,叢林法則或將佔據主導地位。對社會中的強者來說,他們永遠有自己的生存之道。

不過對於弱者來說,川普的當選,將是目前極化政治佔據主導地位的局面下,成為全球政治的犧牲品。未來,變得一片迷茫。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