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8日星期五

外国驻华记者到底有多艰难?

处处受限、屡屡被骚扰,助手被威胁,采访对象被恐吓。长期派驻中国的外国媒体记者不得不时时刻刻面对各种有形、无形的压力。本周,驻华外国记者协会发布了年度工作环境报告,指出在华外媒的工作环境与国际标准相去甚远。


(德国之声中文网) 驻华外国记者协会(FCCC)每年都会以问卷调查的形式评估外媒在华记者的工作环境。今年的调查,总共收上来112份问卷。其中,98%的受访者都表示,他们在中国从事新闻工作的环境难以符合国际标准,其中,29%的记者认为工作环境正在恶化。
大约有57%的受访记者在问卷中抱怨称,他们在进行采访、调查等工作时,受到过各种干扰、阻挠甚至肢体暴力。《华尔街日报》驻北京记者李肇华(Josh Chin)就在问卷中透露,他在试图报道维权律师浦志强受审一案时曾经遭到陌生人粗暴推搡,这些人都带着面具,有意不让他人认出。
除了驻华记者本人,他们的中国助手、翻译也会不断地被中国当局骚扰。一名为欧洲媒体供职的中国助理透露,赴约采访时,她常常会被警察或其他身份不明人员阻拦,并被教育称"为外媒反华势力工作"是"背叛祖国"。还有一名美国记者则在问卷中写道:"我的一名中国助手在文革50周年报道之后辞职,并且对我说,他觉得我的报道太负面了,他不想'损害党和国家'。我敢肯定,他一定是受到了某种压力,但他却无法承认受到了压力。事实上他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China Prozeß gegen Gao Yu Gerichtsgebäude in Peking (Reuters/Kim Kyung-Hoon)
外国记者的通讯工具经常受到监控
德国《世界报》驻华记者埃林(Johnny Erling)则表示,中国助手受到的压力往往比外国记者本人更大。他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如果使用中国翻译,他一定会不断地被中国当局约谈。我本人因为中文比较好的缘故,所幸不需要什么中国助手。"
埃林还说,总体上而言,中国当局的工作人员对他这样的外国记者还是比较客气的,但是在客气的外表之下,当局则在试图向驻华记者传递一种信息。他向德国之声介绍了他的几次亲身经历:今年春天,他随一个环保NGO在怒江考察,一路上总有警车在尾随他们,虽然警方始终没有干涉他的采访或报道活动,但是"警方总是在场,让人很不舒服";还有一次,中央高层在北戴河召开会议期间,埃林前去现场"采风",尽管他的调查工作完全公开合法,但是一名曾经在北京和他打过交道的警官依然赶到北戴河,"并且在沙滩上穿着泳裤和我见面交谈。他们既友好,也很明确地传递了信息:'我们正在关注你。'"
埃林表示,对于记者而言,调查是非常重要的一项工作,中国当局的上述做法事实上给他的工作造成了阻碍。
采访对象受到压力
在驻华外国记者协会的年度报告中,还有许多记者(26%)反映了采访对象遭到中国当局的骚扰。报告强调,即便按照中国政府自己制订的规定,外媒采访对象也不应该受到当局的干扰。一名德国记者在问卷中写道:"我们在新疆当地雇佣的一名司机,在我们走后遭到了当地官员的讯问。"
而驻华外国记者协会一名董事会成员则表示,尤其是学术圈内的采访对象,相比从前更不愿意接受采访了。年度报告中甚至还提到如今香港也有人表示不便接受外媒采访。
此外,这份年度报告还提到了驻华记者的通讯工具被监视、监听,甚至还有电子邮箱密码被破解的情况。他们所供职的媒体,也会受到中国驻外使领馆的压力。一名美国记者在问卷中说:"中国领事馆的官员找到了我的(美国)报社,要求和我的编辑部进行约谈。他们对我的报道感到很不高兴。"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