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0日星期日

胡少江:特朗普胜选令“中国牌洗脑药”失灵



政治素人特朗普一路过关斩将,不仅成功击败共和党内的一干政治大佬,最后也战胜代表民主党出征的老资格政客希拉里,成功当选下一届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胜选让几乎所有西方主流媒体的预测落空,或者说是使得社会精英们通过各种方式对社会大众所进行的引导失效。回想在竞选之初,特朗普被人们描绘成一个政治笑话甚至一个跳梁小丑。如今这个某些人眼中的笑料却成为未来白宫的主人,许多当初小看甚至嘲笑他的人显得措手不及。
在这些嘲笑特朗普的阵营中,中国官方媒体位列其中。当然,他们嘲笑特朗普的真正原因并不在于特朗普本人,而在于能够让特朗普参与竞选并取得胜利的美国民主制度。他们认为有特朗普参与的竞选是一种政治乱像,而这种乱像则证明了美国民主制度的拙劣。还真有不少中国人被中国官方媒体引导,认可这种说法。其实,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这一政治现像,对中国人来讲还真的有不少启发意义。至少它让中国政府用于给民众洗脑的不少药物完全失灵。
第一剂量洗脑药是:西方的民主是被金钱操纵的,不代表真正的民意。中国政府不断向中国人灌输,在西方选举背后发挥决定性作用的是金钱。特朗普现像却是这一宣传的悖论。无论是在共和党初选中,还是在与民主党的最后对决中,特朗普筹集的经费都不是最多的。例如,共和党初选的参与者杰布布什有能源财团的支持,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有金融财团的支持,他们筹集的经费远比特朗普多。但是这两个人却都相继败在特朗普手下。
第二剂洗脑药是:西方的政治从来都是被最强大的既得利益集团所操纵的。在经济全球化和信息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资本集团和信息技术的控制著无疑代表著全世界最大强大的既得利益集团。在美国,这两大利益集团的像征是东岸的华尔街和西岸的硅谷。特朗普却恰恰在这两个地方都是最不受欢迎的人。华尔街所代表的金融资本和硅谷所代表的信息技术产业在现代社会似乎法力无边,但是他们的法力在这次选举中却无法真正地左右选民如何投下手中的选票。
第三剂洗脑药是:在西方,当权者控制著媒体,而媒体控制著民众。镇压和欺骗是当代集权政府维持统治的两个必要条件。在他们看来,控制了媒体,实现了舆论一律,封锁真正的信息,民众就能够被洗脑。他们据此也推论道,西方的媒体也是被控制的,而且这个控制也是有效的。但是此次美国选举,在主流媒体几乎一边倒的反对声中,特朗普仍然打败了在任总统所支持的候选人。很明显,总统和其他在位者无法垄断媒体,而强大的媒体也无法对抗民意。
中国政府用来欺骗中国民众的论调还可以开出一长串,但是特朗普的胜选却让人们认识到这些都不过是拙劣的洗脑药。不错,经济实力、既得利益集团、媒体舆论在西方民主中都是重要的因素,但是我们绝不可忽略一个比所有这些都更重要的因素,那就是民意。现代民主制度给了选民一个基本的权利:假如他们希望变化,通过选举是可以让变化到来的。而在中国的制度中,老百姓没有推动变化的权力,只能绝望地等待统治者的觉悟。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