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4日星期五

喻培耘:有罪者绝不是子肃——闻子肃暂时失去自由而写



2016年以来,我的状况甚为不堪,而且所有公号、博客、微博悉被封杀,没地方说话。近日因外祖母去世,连续熬夜,直到昨晚才从微信群得知,子肃先生已失去自由好几天。与子肃先生的几位朋友联系,他们也十分焦急。

我和子肃先生电话和微信交流过多次,但真正见面只有一次。在我的印象中,子肃先生是真正有良知的正直的中国人,他嫉恶如仇、勇敢坚定而又沉毅理性,文史哲知识十分丰富,在激情四溢的交谈时,常常很自然的旁征博引。本来,象他这样一个年过花甲的省委党校退休教师,完全可以含饴弄孙,享受天伦之乐,或者与朋友聊聊风花雪月,一起漫游名山大川;什么民间疾苦,什么国家兴亡,关我鸟事——事实上,很多中国人正是秉持着这样一种生存理念,也正是这样做的。然而子肃先生不是,和年过八巡的铁流老先生一样,和年过半百的浦志强先生一样,和很多象他们这样忠勇的人们一样,他们是真正将“富贵于我如浮云,铁肩岂肯卸道义”精神贯彻始终的大写的中国人!

我确信:子肃先生没有说过于国于民有害的话,更没有做过一件于国于民有害的事——而是恰恰相反!子肃先生这样的中国人不是太多,而是太少太少了!华夏和华夏民族几十年来因某种错误体制而蒙受的巨大损失和灾难,需要无数个象子肃先生这样清醒的人来指出,来一起改变现状,才能让这片土地早一点减少和中止这样的损失和灾难。我们生存的这片土地,自古以来并不缺少天灾,但近代以来人祸如此集中而高垒,实为世界历史所仅见!我们所在的这个民族自古以来也并不缺乏先知和英雄,但先知和英雄却总是陷于同类的鄙夷、痛恨和伤害——这是一个集体愚昧到令人费解的民族,和朝鲜民族的愚昧一样,将来这两个民族的“愚昧事迹”以及这两个国家转型的艰难历程,必定成为世界民主发展史和世界人权发展史研究中的两个最经典的典型。

现在,子肃已经暂时失去自由,并且不知其音讯所在,也不知其最终会获得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我只愿和子肃的众多朋友一起呼吁:请有司善待子肃老先生,不要虐待他,要让他正常食宿,吃上药。毕竟他是一位有病的老人,毕竟法律还没给他定罪,毕竟他并没有做过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他不应该被当成罪犯或者对民族有害的人来对待——对我们这个国家和民族真正有害的,真正在对我们犯罪的,在外部是从未放弃且一直在蚕食鲸吞中国的领土、资源和金钱的黑心大鳄俄罗斯、在中国边境搞核试并常常越境到中国杀人的朝鲜;在内部是如过江之鲫的大小贪官以及阻止中华民族迈向民主自由富足公平的既得利益集团!中华民族的真正内外部敌人,恰是这样一群狗杂种,而不是子肃这类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

最后,祈愿子肃先生安好,早日平安归来,安度晚年,并能看到这个民族得享自由的那一天!

喻培耘

2016年10月31日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