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2日星期六

楊天衡:嫁致富是王道 女權主義趨衰微


錢權社會確立了財富是人民通往幸福的唯一途徑,扼殺了其他價值面向。中國人活在這個世俗下,失去了追求意義的自由,每個人的生存意義都被錢權綑綁,為了逐利做出很多荒謬絕倫的事。近月深圳城中村水貝村拆遷重建傳出每戶獲兩億賠償,引來各界譁然和羨慕,即使村民澄清官方闢謠,但亦阻止不了一群一心想釣得金龜婿的拜金女慕名而來徵婚。繼上月底三名廣州女大學生舉牌求嫁後,前日就有一名長沙女子千里迢迢來到村口招親,甚至願意倒貼五萬元作禮金,說就算「水貝男」只是一個小保安也不介意。

人貴自知,如此貼錢沽身的女子任她條件再好,都只會受到村民賤視,看穿此等女子皆是為錢而來,沒有哪個真心誠意。卿本佳人,奈何自賤?不外乎見獵心喜,眼見致富的捷徑就在眼前,才不顧一切賣弄姿色,不比貼大字報行乞的貧丐高尚。她為何會放下尊嚴?倒要反問尊嚴又值多少。如果能克服心理關口放下尊嚴可以換取千金,屆時花錢買奢侈品就能贖回點滴尊嚴吧,與中國人的炫富心態一脈相承。「富貴不還鄉,如錦衣夜行」,項羽為了一時面子丟了咸陽天險而落戶彭城,落得烏江自刎的下場,被利益牽著鼻走的中國人又丟失了甚麼?

一場表演,一對楷模,為錢權社會賺得了正當價值。「以前有道愛情選擇題,一個男人有10萬,給你花10萬;另一個男人有100萬,給你花10萬,你會選誰?而在今天我要告訴我的女友,我的愛就是我有100萬就給你花100萬,我有1000萬就給你花1000萬,存錢的人心太老。」一名21歲的才俊在上海某廣場直播求婚,一小時不夠就花了一百萬,用10萬元買下鑽戒,更豪言:「沒想到鑽戒這麼便宜,剩下的幾十萬全給女友買衣服。」女網紅女友獻上情深一抱,事件引來網絡熱議,叫女士夫復何求,亦叫男士情何以堪。

我們不必批評這段直播縱容了戀富歪風,事實是因果調轉,這風氣導致這種直播是理所當然的事。一個人有本事賺得巨富,再用巨富買得尊榮,我們不應抱妒恨心態仇富,有很多人就是心裏很想要卻要不得而變成心理失衡,用道德譴責彌償心理。我強調的是「不羨慕不妒忌才是有福氣」,因為這樣才證明一個人脫離了錢權社會的同化,得享買不到的思想自由。沒有這自由,賺再多的錢都不過是金錢的快樂奴隸,男男女女都只為錢思量,女人可為錢甘心成為男人的玩物,接受被買被包;男人則透過買來女人去證明一己的能力,根本是一場變形的人奴買賣。

這解釋了為甚麼女性主權運動沒有在中國極速發展,因為女權正正要對抗女人被社會物化,偏偏中國女性接納了物化的代價,嚮往用自由和尊嚴換來財富。如今若要女權主義高舉,恐怕只有「范爺」的一句「我就是豪門」才可解放中國女性─做了女富豪才不必出賣甚麼去換取金錢吧?但只有少數女性可享有這尊貴。對那些甘願紆尊降貴去到人家村口徵婚的女人而言,嫁個富老公然後離婚分身家才是致富捷徑。

中國不需要女權主義,怪異又合理。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