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5日星期二

国家信访局再现人海 下岗民师集体维权

2016年11月14日,来自中国全国各地的下岗民办和代课教师,到北京集体上访。(民生观察提供)
2016年11月14日,来自中国全国各地的下岗民办和代课教师,到北京集体上访。(民生观察提供)


来自全国各地的下岗民办和代课教师,周一(14日)再度到北京集体上访,要求当局承认他们的教师身份,承担退休后的福利保障。这是今年以来下岗教师的第7次集体上访。有维权人士批评,当局宁愿投入庞大资源维稳,也不愿意为彻底解决为这批教师的合理待遇。(高锋 报道)
人山人海的场面,周一再度在北京国家信访局外出现。 这些民办教师主要来自黑龙江、吉林、辽宁、河北等省市。
这是今年以来,第七次有全国教师集体上京请愿。虽然他们由家乡长途跋涉而来,但并不是每一个都可以成功走到上访最前线。
以河北秦皇岛代课教师曹淑文为例。周日(13日)坐火车上京时,在车上被公安指为逃犯,扣起身份证等物品。
曹淑文:完了(公安)就给一个人打电话,说是他们领导,我也不知道是谁,说我是在逃犯。我说我甚么时候成了逃犯了。我没办过一件案,我没犯过法。我上访是依法依据的。
到北京后,公安经派出所,把她移交秦皇岛驻京办,最后她辗转来到国家信访局,不过就有两名来自老家的镇政府人员,跟随左右。
作为资深教育工作者,曹淑文的专业资格,一直未被承认,虽然为人师表十几年,但退休生活至今没著落。
曹淑文:别看你干了十年二十年,就是一个身份的问题,教育部到现在,他不承认我们是老师,始终就说,我们是代课人员。编制决定了我们的身份,身份决定了我们的待遇。我们没有教师这个身份,所以教师的待遇,我们就享受不了,一直是按照农民对待我们的,哪有公平呀?
曹淑文又埋怨当局在有关问题上向钱看。
曹淑文:哪有公平呀?人家干一年交一万块钱转正。我们干十多年,没给过一次机会。
关注事件的维权网站“民生观察”负责人刘飞跃表示,中国一些省市鼓励民办或代课老师,参加社会保险,但不少老师由于工资低,根本负担不起高昂保费。很多人因为没钱交保费,失去退休福利。
刘飞跃:这么低的工资,你现在让他补交一万块,或者两、三万的参保费,老师们就退休不了。出台这样一套政策,没有完全照顾到老师们的实际情况,没有完全尊重他们的基本养老权利 。
刘飞跃说,民办代课老师的问题,迟迟未获解决,一方面是当局不想为教师开先例,另外也反映,当局不想为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埋单。
刘飞跃:因为它要解决老师,不管养老,还是医疗、参保等问题,它都需要拿钱出来,可是它就是不愿意拿钱出来,解决老师的问题。
他强烈谴责当局,在漠视民办教师诉求同时,却投入大量资源维稳。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