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5日星期五

劉未未:復旦大學生惡搞選舉的訴求如何破


11月16日,蒼井空老師,希拉里,川普等成為上海復旦大學大學生區人大代表候選人,上海市楊浦區第十六屆人大代表選舉第004選區(復旦大學的研究生選區)兩位正式候選人,鍾明月、唐榮堂,得票均未過半數,而不得不於17日另行選舉。不只是楊浦004選區,復旦大學參與到的楊浦第1選區,第2選區,第3選區和徐匯第137選區都同樣遭到不同程度地惡搞。5年前的人大換屆選舉中,復旦大學因學生棄權太多,兩位候選人同樣也是沒有得到過半票數。

復旦大學9月12日就正式啟動上海市區縣人大代表換屆選舉工作,「認真貫徹換屆選舉工作的指導思想和基本原則,精心組織、廣泛宣傳,嚴格按照程序、根據時間節點開展工作」,10月20日,完成選區劃分,11月8日,正式代表候選人名單公布。其中,11月14日鍾明月、唐榮堂等2位正式代表候選人還與選民代表見面。

「見面」沒能說服更多研究生,這兩位「代表」沒能代表大多數研究生的意願。既然不能代表他們的意願,為什麼成了研究生所在選區的正式候選人呢?復旦大學的公告稱,「經我校各選民小組反覆討論、協商,根據較多數選民的意見,確定了正式代表候選人18名」,顯然是有問題的,至少楊浦第004選區的鍾明月、唐榮堂不是「多數選民的意見」。要復旦大學公布醞釀提名的詳情,有點勉為其難。但是,問題不解決,下屆人大代表選舉,誰又能保證不會被惡搞呢?

一說到公開選舉,「國情論」者會言及民眾素質。且不說戰爭時期革命根據地百姓一人一顆豆子選舉的成功範例,復旦大學生的素質應該沒得說吧。他們既然不願意選代表不了他們意願的候選人,就讓他們自己推舉候選人並選舉代表如何?按他們的素質來講,國情論者應該沒話說了吧。這應該是一舉多贏:

首先,選舉的莊嚴和神聖性能夠得到維護。最起碼不會再讓蒼老師出現到選票中,也不會讓總統川普成為候選人川普。復旦大學生惡搞選票,在發洩不滿的同時,也讓選舉成了笑話,憲法賦予的選舉權利變得可有可無。這不是一次選舉不成功,再選第二次就可以解決的。

其次,學生主動履行憲法權利,既能強化對憲法的認同感,又能切實理解「責任與權利對等」,強化他們作為「個體」的擔當。選舉與被選舉權,不是紙面遊戲,每張選票不是簡單的「O」或「X」,而是關係到你和你所在群體的切身利益,必然要認真對待,參政熱情也會得到釋放。同樣還可以提升他們對公共生活的參與和關注。美國大選每次耗費的上百億美元,雖然可以解決不少貧困、醫療、教育等問題(當然,沒花的似乎也沒有多解決一些這類問題),但從「社會動員」意義上講,還是相當劃算的,它保證了一代又一代選民的「素質」。

再次,由復旦學生的選舉經驗可以推而廣之到全國各大院校。中國的改革開放不也正是由實驗特區到全面開放嗎?僅復旦一校的人大代表選舉,可控(畢竟,從人數上說還是微小的樣本。),又有效率(能考上復旦大學都深知效率的重要)。這種經驗的獲取,再到推廣,且不說到全國,僅此動員的一代又一代國家棟樑,於整個國家而言何嘗不是幸事呢?

我的意思是說,憲法賦予的神聖權利,每個公民都有責任履行,政府部門也應該想方設法落實這一權利,給公民創造條件和環境,而不是無動於衷。被動地任由蒼老師一次又一次成為大學生們的「候選人」,除了徒增笑料,消解選舉的神聖,無他。回應並解決訴求,不要再等到5年之後。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